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世家庶女> 125:韩家
    顾妈妈微笑道:“我们六爷正与潘老爷说话呢,这会子怕是不得闲。”

    甘夫人不免有些失望,立在她身后的甘姑娘却缓缓舒了口气,一时有人来寻四太太说话,四太太请甘夫人落座便出去了。

    秦氏、廖夫人与姨太太聊起来,明玉、明菲、明芳三姊妹围着一张矮几坐在西窗下。甘夫人坐下来左右找不着说话的人,屋里太稍稍安静一些,只是孤零零的到底有些失礼,顾妈妈接了丫头送来的茶,呈给甘夫人,歉然道:“今儿府里人多,我们夫人事儿也多,怠慢之处还望夫人莫怪。”

    甘夫人笑着摇头表示理解也并不在意:“陈四太太是大忙人,从前我就晓得。”

    顾妈妈扯了扯嘴角,好容易才扯出一个笑来。她跟了四太太多年,很清楚四太太从前压根没见过什么甘夫人。那甘夫人却没打算放过顾妈妈,趁机就打听陈明贤的事。顾妈妈不耐烦,恰好又有二门上的婆子进来回话,因不见四太太,只得给顾妈妈说:“外头韩家打发嬷嬷送了贺礼来。”

    这话成功堵住了甘夫人打听陈明贤的事,问道:“可是内阁韩大人家的?”

    婆子点头,屋里其他人也被婆子的话吸引,姨太太笑道:“韩大人的小女儿,我见过几回,那真是个大方又知书达理的孩子。”

    廖夫人亦笑道:“韩家教养出来的孩子,那必是好的。”

    顾妈妈已紧张起来,忙吩咐丫头带去厢房吃茶,又忙叫人去通知四太太。

    关于韩大人,明玉也时常听楚云飞提起,每次说到此人,他脸上的神情就由不得带着几分敬畏。

    “韩家何时与咱们家有来往了?”明玉望着明菲问。

    明菲笑道:“过年时,我们家请客,韩夫人也来了。太太那时大概就有这个意思吧。”

    这个意思是,四太太看上了韩家的姑娘。韩大人入内阁岁数并不大,据说当初是大夏朝内阁大臣最年轻的一位。韩大人的女儿年纪比她们还小,韩大人如今的年纪也不见得多大。

    明菲又笑道:“我听京都有人议论,说韩大人择女婿很顽固,非进士不可。韩大人也就这么一位女儿,据说十分得宠。不过,韩姑娘本人倒不见得被宠坏了,她八岁就帮着韩夫人打理庶务。”

    八岁?她们八岁时才跟着先生读书习字。

    明玉犹豫着问道:“韩姑娘年纪不大吧?”

    明菲点头,笑道:“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

    看起来?明玉蹙起眉头,明芳微笑道:“韩姑娘自个儿说,她今年应该要满十七了吧。”

    大夏朝的女子,十二三岁就开始议亲,十五岁及笄后出阁,已十六岁还没议亲,也难怪明菲会说韩大人择女婿很顽固。明珍十三岁定了亲事,原本及笄就要出阁,只因王家太老爷去世等了三年。这三年对三太太她们来说也十分难熬,因此才有后来的事。

    而明珍后来的算计,说不得还有别的缘故。明玉甩开这些心思,就好比她,因出了那事,四太太才对她的亲事十分着急,生怕及笄前还没能定下来。

    韩大人的做法,她还真有些不能理解。

    “万一没有合适婚配的,难道一直等下去么?韩大人能等,韩姑娘也未必等得起啊!”

    “十三妹妹在京都待的时日不长,那时咱们又不常出门走动,许多事都不晓得。韩姑娘年纪虽大了一些,却没人说她不好。也有不少人家想与韩家做姻亲,可惜韩大人一概回绝了,韩大人成亲前已是两榜进士出身。”明菲喜道,“倘或韩姑娘真成了咱们的嫂子,太太也能省不少心呢!”

    甘夫人脸色已有些挂不住,甘姑娘更是满脸尴尬,垂着头绞手里的帕子。

    明玉很想亲眼见见韩姑娘,就是不晓得眼下有没有机会。不过,是四太太看准的人,一定错不了的。想到六哥要成亲,明玉不由得笑起来。果真能娶了韩姑娘,不晓得韩姑娘会不会觉得陈明贤闷?

    四太太见了韩家打发的人,留下顾妈妈作陪吃午饭,才回到正屋来。看她脸上的神情,就晓得她心情很不错。

    时辰已差不多快午时,外头男人们已开席,儿子女婿、准女婿都聚集在外院,里面女眷摆了两桌,主桌自然是几位夫人,蔡姨娘领着丫头在主桌服侍。明菲、明玉、明芳、潘大奶奶等小一辈的一桌,自然还有那位至始至终都没好生说一句话的甘姑娘。

    午饭后,甘夫人就带着甘姑娘先一步告辞了。其他人都不急着走,说起韩家。四太太起身朝姨太太福了一福,道:“贤哥的事,还要劳烦姐姐保媒了。”

    姨太太当即笑着点头,道:“贤哥如今已是钦点进士出身,虽没有挤入一甲,二甲中成绩靠前,韩大人那老顽固如今也没话说了,寻个时机把贤哥带去叫他瞧一瞧,看他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莫非……

    明玉低声问明菲:“之前太太就请姨妈出面说媒了?”

    明菲也不确定,可姨太太这话,分明之前就提过。

    这件事明芳略有所知,低声道:“听姨娘说,太太还没见过韩姑娘、韩夫人,姨太太就与太太说过这事,只是那时六哥还没大比。想来,大概是姨妈还没与太太商议,就和韩夫人说过这话吧。”

    不管怎么说,四太太是有意要陈明贤娶韩家的姑娘,今年陈明贤也已二十岁,到了成亲的年纪。姨太太保媒成功,她们就有嫂子了。

    有一位靠谱的嫂子,比什么都强。

    她们姊妹这厢说话,姨太太已与四太太商议起细节来,陈家百年侍书,门楣也与韩家匹配的上。陈明贤相貌堂堂,用明菲的话,也匹配的上韩姑娘。韩夫人性情和顺,在京都贵府中评价也好,是个好说话的。最难说话,又顽固的韩大人开出择女婿的条件,陈明贤也达到了。因此,商议的细节最后变成了如何翻修宅子。

    陈明贤是四房“明”字辈唯一的儿子,四太太陪嫁的宅子自然是他继承,这座宅子也是他的。他臀试成绩靠前,选入翰林的可能性极大,在翰林学习这三年,自然要住在京都。

    明菲见她们说得热闹,笑道:“至少要等换了庚帖吧,这么早就翻修,等六哥成亲时又旧了。”

    姨太太对此十分有信心:“现在预备一点儿也不早,想来半年内定能吃上贤哥的喜酒。”

    刚说到这儿,陈明贤陪同赵承熙进来向众人告辞,大家伙齐齐将目光落到陈明贤身上,他面色如常,好似没听见。

    明菲见丈夫进来,才晓得时辰不早了,忙和明玉道:“二十八这天,咱们要早些出城,就在城门口汇合,可别忘了。”

    明玉点头应下,起身送明菲夫妇先走一步。

    日落时分,方上了马车回去。晚间,明玉忍不住和楚云飞说起韩大人来,“……不晓得有没有机会在离开京都之前见见未来嫂子。”

    楚云飞却微微蹙了蹙眉头,问道:“今儿应该还有一位甘夫人造访吧?”

    明玉点头,一时也没多想,反问道:“你认得甘大人?”

    “今儿才见了,瞧着和泰山交情不错。”楚云飞沉吟道,“那人我不大喜欢,不过,泰山大人也委实莽撞,听他们今儿说话,好像……”

    该不会是四老爷与那甘大人口头上已定了陈明贤与甘姑娘的婚事?所以,今儿甘姑娘见了她们才那样尴尬?

    明玉盯着楚云飞,根本不用怀疑,楚云飞的神情是肯定的。

    明玉笑容淡下去,气道:“父亲还真是糊涂!”

    楚云飞反笑起来,道:“话说回来,大舅子的婚事,也要老太太点头不是?泰山大人也不过口头上说了一说罢了。一无文书,二无庚帖,不过议亲,双方不合意也就罢了,算不得丢脸的事。”

    再想想今儿甘夫人吃了午饭就匆匆带着甘姑娘走了,想必她也明白这亲事是做不成的。还有那位甘姑娘,怎么说也是官家小姐,没见过大场面,性子羞涩,外加紧张也不至于吃一顿饭连句话也不敢说。

    该不会那姑娘……明玉仔细回想,她唯一说过的一句话还是见四太太时,结结巴巴的问好请安,那倒可以理解成是她紧张,但后来……果真是甘姑娘自身的问题,甘夫人此举就是欺瞒了!

    瞧着甘夫人那样子,也是个难缠的主儿,倘或她的猜疑是真的,也就不必担心这个问题。不是看不起有不足之症的人,关键在于态度,结亲是结两家之好,可不是为了结怨。

    明玉脸上又恢复了刚才的轻松,楚云飞盯着她,笑道:“岳母的性子,是容不得欺瞒的,这一点儿咱们都一样。”

    容不得欺骗么?明玉忽地想起议亲前,四太太找她说话,问她要不要将所有一切都告诉楚云飞和秦氏,明玉当时丝毫没有犹豫。现在想想,倘或那时稍稍犹豫一下的话,也就没有今天的她了。

    明玉抬头迎上楚云飞的目光——他们都是容不得恶意欺瞒的人,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活的自在。

    只是……

    “你如何晓得这些?莫非你见过甘姑娘?”明玉蹙起没有,一脸阴沉。

    楚云飞没好气地翻白眼,道:“之前你不都说了么?再说,我如何能见着什么甘姑娘?”

    “这也不一定,当初我没见过你,你却已见过我了!”

    楚云飞汗颜:“你怎么晓得的?”

    明玉冷哼一声:“是你自个儿说的,别不承认!”

    楚云飞长舒一口,道:“罢了,我那时也不过见了你的背影而已。”

    “我尚且没嫁给你,你却不晓得回避,就算是背影,那也是失礼!”

    “反正如今你是我老婆,全身下上还有哪里是我没见过的?何必追究从前呢?”

    说罢整个人都倾斜过来,明玉身子一闪,站在楚云飞跟前,指着他鼻尖,咬牙气呼呼地道:“今儿是我,谁晓得明儿是谁?!”

    楚云飞望着她,半晌,靠着引枕哈哈大笑起来。

    窗外传来周嬷嬷的声音:“姑爷、姑奶奶时辰不早了,该歇下了。”

    可惜这话尚且没说完,楚云飞单用左手就轻轻松松把明玉抱起来,一边朝里间走,一边挪揄道:“从前倒没发觉,原来阿玉也是个醋坛子。”

    “和你说正经话呢,别摆出这不正经的模样来!”

    “不如这样吧,我也让阿玉好好瞧瞧我如何?”

    ……

    不过两日的功夫,明珍回淮安要预备的东西皆已预备齐全,王夫人、王志远亲自送来三太太府上,叮嘱了许多沿途注意事项,又请了太医院白太医的弟子跟随。

    五奶奶忙于准备,陈明贤臀试后也不曾得闲去道贺,原本三老爷吩咐预备了贺礼,也没送去。最后还是五奶奶与五爷商议,拿出私房钱买了文房四宝作为贺礼送去。

    连着几个月也不曾好好休息的五奶奶,送走王夫人,尚未回到屋里,就头晕起来。可把身边的丫头吓唬住了,忙请大夫来瞧,三太太才晓得五奶奶已有三个月的身孕。

    三太太盯着一脸倦容的五奶奶,道:“你也不是头一回怀上,竟然自个儿也不曾察觉。好在无事!”

    五奶奶暗地里苦笑,她早就知道,可家里事多,样样离不得人,她在这个时候因怀了身孕就诸事不管,三太太怕是也要多心。

    “是儿媳疏忽了。”

    坐在床边的明珍,带着几分歉然道:“都是我的不是,让娘顾不得嫂子。等我们回了淮安,家里就没多少要紧的事儿,到时候嫂子也能好好养胎,等娘从老家来,就能抱上孙子了。”

    五奶奶点了点下巴,手放在腹部,哪里有个小生命在成长。只是,是不是儿子现在还不知道。

    明珍陪着五奶奶说了一会儿话,让丫头扶着回去,才进屋,杜嬷嬷就从外头回来。明珍见屋里伺候的丫头支退出去,这才问杜嬷嬷:“事儿都办妥了?”

    杜嬷嬷点头:“姑奶奶吩咐奴婢带给雪鸢的话,奴婢也带到了。”

    明珍点头,又问:“她如何说的?”

    “还能怎么说?不过那些话。只是,奴婢冷眼瞧来,雪鸢这丫头从前竟错看了她。”杜嬷嬷一脸凝重,眼底更带着几分冷意。

    明珍自嘲地笑道:“可不是从前错看了她,她在我面前,要打要骂从来不敢吭一声。倘或不是那个贱人为了气死我说出那些话,我们现在还被埋在骨子里。她这样聪慧倒是好事,否则……”

    “只是,这丫头到底留不得。姑奶奶把她抬起来,以后她生了孩子……”虽然杜嬷嬷有所察觉后,就暗地给雪鸢吃了药,也难保万无一失。到如今,王夫人也不曾抱过宪哥一回,明珍要回淮安老家,王夫人一开始极力反对,想来也不过是为了大家的体面罢了。没生孩子的姨娘,和生了孩子的姨娘可不一样,如今没了明珍就绝不会有她,因此才有所保留。一旦她不需要这层庇佑,会不会彻底出卖明珍就难说了。

    明珍嘴角泛起冷笑:“我这么个情形也不晓得还能不能再怀上,就算她生了儿子,又如何?母凭子贵,若阴阳相隔,这贵也只能去黄泉路上受用了。”

    杜嬷嬷闻言,手心里竟冒起一层冷汗。

    明珍抬起,似笑非笑盯着前方,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缓缓道:“那事若成了,你就预备一笔银钱给她,把我的帖子也给她几份,让白太医好好给她瞧瞧吧!”

    杜嬷嬷点头,明珍说起药王会的事,杜嬷嬷十分担忧:“姑奶奶这么个情形,还是别去了,没得反厉害起来。”

    明珍坚持:“无论如何都要去,否则这出戏可就不精彩了,辜负看戏的人。”

    杜嬷嬷见明珍这会子精神还不错,情绪也稳定,才踌躇着劝道:“姑奶奶还是要紧着自个儿的身子,宪哥能依仗的也就姑奶奶您了。倘或姑奶奶有个好歹,别的还有什么意义?”

    明珍目光一冷,道:“莫非嬷嬷也觉得我已活不下去了么?!”

    杜嬷嬷唬得一跳,忙摇头道:“奴婢并非此意,奴婢也是为姑奶奶着想。”

    明珍冷着脸,仍旧坚持:“嫂子怀孕,这事嬷嬷下去安排吧,药王会那日咱们早些出门,顺道也给太太、嫂子求个平安符。”

    杜嬷嬷情知劝不住,暗暗叹了口气,点头应下。

    到了二十八这日一早,明玉就起来了。秦氏不想去,只说都是她们几个年轻的。药王会上人多,秦氏毕竟年纪大,再加上天儿一日比一日热,明玉也不敢狠劝。

    刚吃了早晚,小黄氏、宇文氏就到了。

    见过秦氏,小黄氏就道:“我婆婆也说不去,今儿我们就跟着四弟妹了。”

    宇文氏已满脸兴奋,连坐着吃茶的心思也没,迫不及待地问:“咱们什么时候出城?”

    明玉看了看窗外,太阳还没出来,笑道:“不必着急,我与十姐姐约好了在城门外汇合。”

    秦氏又问七爷的情况,小黄氏一一答了,少不得又表达了一番谢意,又道:“今儿总算能当面谢赵二奶奶了。”

    一时,香桃进来回话:“马车已预备妥当。”

    在宇文氏期待的目光下,秦氏笑道:“你们也差不多该出门了,早些去也免得人多拥挤。”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jgglj.wuxi.gov.cn/

北京赛车微信群weibowww.cnkgl.com,而这两种态度,实际上又在舆论监督的问题上截然对立。【内容简介】  「不违法可以称为合法吗」,「普通人突然遭遇法律问题时,怎样做才不至于很被动」,「遭遇欠薪应该怎样维权」,「律师的专业性体现在什么地方」……生活中,工作中,这些有关法律的疑问无所不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河南22选5直播 三分彩看数字技巧 湖北十一选五结果 2018年马会免费资料 多乐彩
699彩票是官方的吗 哪里app能玩快乐十分 江西快3一共多少期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