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世家庶女> 111:搬家
    心里松口气的同时,又不由自主地长长叹了一声,三爷和吴氏,到底情非得已,还是……打心眼里,她情愿相信三爷和吴氏只是迫不得已,而不是与楚大夫人、阮氏同流合污,唱一出双簧。

    楚云飞目光在屋里扫了一圈,神色缓了许多嗓音也恢复以往的平静:“别的事不用操心,咱们要带走的东西也不多,一会子给母亲说一声,让莲月、莲蓉把库房的东西也整顿整顿。”

    明玉皆点头应下,楚云飞这才大步流星走了。

    明玉慢慢坐下来,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目光在屋里缓缓移动。虽然在这里住的时间不长,到底也有大半年,这屋里的一切她都已熟悉。说不上舍不得,但多少有些怅然。

    半晌,她抬头朝春蕊道:“你也先下去吃饭,一会子过来帮忙。”

    春蕊也被刚才的情形吓着了,这会子才回过神来,听明玉这样说,略琢磨心里便是一喜,忙福福身告退。

    周嬷嬷在心里盘算了半晌,道:“就算东西不多,半天也是搬不完的,再说,东西都搬去别院好么?”

    他们是要去京都的,也晓得楚云飞、秦氏、明玉都打算搬去南京,可王福才走没两天,南京那边也没打点好。别院离城里远了些,就算桃花山另一边是军营,可如今那几处庄子连个完全叫人信任的人也没有。明玉值钱的东西不多,秦氏的库房却不少呢。

    只是,楚云飞能这样说,必然心里也有了周全的打算,明玉道:“照着爷说的做就成,一会子吃了午饭,你们就回来收拾。”

    就算楚云飞还没想好,明玉心里也已有了主意。不等周嬷嬷说话,起身朝内室去。五奶奶见她进来,从坐处站起身来,跟在他身边的香桃,一脸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

    虽然五奶奶在内室,外面发生的事儿也听得一清二楚,这会子满腹疑惑,问道:“怎么要搬出去?”

    明玉淡淡笑道:“我婆婆和相公原是借住在这里的。”

    五奶奶大惊:“这是怎么回事?”

    关于楚云飞的身份,也委实没什么好隐瞒的,明玉道:“公公与大老爷、二老爷原是堂兄弟。”

    五奶奶明白过来,可就算是堂兄弟,分了家的,像这样的大家族世世代代住在一起的也不是没有。就好比陈家,也是分了家的,搬去苏州的堂叔老爷一家,在淮安的老房子仍旧还在,堂叔老爷也是近些年才搬去苏州。终究是别人家的家事,别的也不好打听,点着头道:“原来如此。”

    说着神色就恢复平常,只当没发生什么事儿,朝明玉道:“咱们先去园子里,没得那边见咱们这些时候没回去,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楚家的人是没什么可隐瞒的,到底还有个胡夫人在,要是晓得嫂子在弟妹跟前跪下的事,不止让明玉陷于不义,更显得拿大没教养。

    明玉感激五奶奶好意,歉然道:“让五嫂也不能好好吃饭,实在对不住。”

    五奶奶摇头道:“说这些做什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说句拿大的话,搬出去过自己的小日子,反而比挤在一处好许多。何况,你们原是借住,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两人回到园子里,小黄氏忙叫丫头们将冷掉的热菜拿去厨房热一热,又为之前丫头失手打翻茶碗的事万般致歉,五奶奶只说不碍事。

    主桌的楚二夫人等人已吃得差不多,大菜都撤了下去上了汤,又另上了下酒菜,一边吃酒一边听戏,间或对戏文闲聊几句。胡夫人许是多吃了几杯,已上了脸,看起来十分高兴的样子。

    小黄氏请五奶奶坐下,略问了一句:“怎么去了这许多时候?夫人问了两回呢!”

    五奶奶笑道:“在屋里多坐了一会子。”

    小黄氏也不再继续追问,等丫头另上了菜,就热情地招呼五奶奶。

    周嬷嬷等人回来略吃一些便寻了莲月、莲蓉去收拾东西,虽然大部分东西之前就已经拾掇出来,剩下装箱打包的事也不算少。还有,这边这么大的动静,楚大夫人那头应该第一时间就能得到消息。

    明玉想过去瞧瞧,偏偏这里又走不开,正不晓得该寻什么样的借口,就听到五奶奶十分担忧地道:“十三妹妹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累了?”

    小黄氏闻言也将目光落到明玉身上,端详着道:“到底才病一场,要不回去歇歇吧?我在这里陪陈五奶奶。”

    小黄氏应该也晓得了吧。能走开自然再好不过,明玉起身告罪,小黄氏连声道:“快去吧,夫人哪里我去说一声就成,你看起虽没大嫂那样厉害,终究比不得从前。”

    “如此,就谢谢二嫂了。”明玉福福身,让落英陪着回屋里去。

    周嬷嬷已领着香桃等去秦氏的库房抬了几顶大箱子来,清理干净,由莲月看着账册,一样一样整齐地放进去。

    “爷刚才使人来说,大件的家什就不必带走了,其他平常之物也不必。夫人屋里素来简朴,没多少东西要搬,倒是夫人的库房。只怕今儿是搬不完的。”

    明玉听了点点头,问道:“大伯母、大嫂那边可有人来?”

    周嬷嬷摇头:“没有人来。”

    又道:“幸而一个月前咱们要去别院小住时,二夫人打发了人过来帮忙,许多东西都清点拾掇好了。”

    算上周嬷嬷她们,还有留下来看屋子的人,但还是少了些。明玉想了想吩咐落英:“去外面找爷,就说这头预备的差不多了。”

    落英点点头便去了,周嬷嬷微微蹙眉,明玉叫了莲月、莲蓉一声:“这里先不管,去把夫人库房的东西整理出来吧。”

    秦氏库房的钥匙总共三把,上回秦氏带明玉去了一回后,便给了明玉一把,秦氏自个儿有一把,另一把之前在莲月身上,后来莲月到了明玉屋里,钥匙就交给了莲蓉。

    莲蓉闻言,就拿出钥匙来,先和香桃她们去了,明玉吩咐菊香找了一件旧衣裳换上,留下菊香、春蕊、惠香三个在这里整理,便也去了秦氏的库房。

    秦氏库房这些东西,几乎都是当年从南京带来的,有些是她的陪嫁,还有一大部分是当年公公留下的东西。其中古董瓷器一类不少,只因秦氏守寡,出门走动的机会几乎没有,礼尚往来也不多,因此大多早已封箱,摆在外头的,就直接用库房中遮盖灰尘的棉布包裹起来。

    预备了笔墨,每一箱装了什么东西便都记下来,一式两份,一份放在箱子里,另一份收起来,便于以后核对,之后才封箱。

    更大件的没法子装箱,也只得用棉布直接包裹,避免搬动时损坏。

    莲蓉和莲月都帮过秦氏打理库房,周嬷嬷做这些事也拿手,人手虽不多,倒有条不紊。楚云飞从外面进来时,已装了两大箱子。明玉一手持本子,一手持笔,正在装第三箱。见楚云飞进来,就指着南墙下堆放的东西道:“这些都弄好了,直接抬出去便是。”

    楚云飞点了点头,身后跟着两个身强力壮的,一看便知并非普通人,且还有些面熟。明玉微微有些吃惊,那两人已拱手行了个礼,十分洒脱的样子。明玉忙还了一礼,晓得上次搬去别院时,这些人也来了的,他们是随着楚云飞一块参加武举,江大人的部下!

    且这些人力气也委实大的狠,因怕弄坏了箱子里的东西,故而两人合力抬起,走起路来快捷如飞,就好像抬着的根本不是沉甸甸装满东西箱子。

    看着他们走远了,明玉才喃喃问道:“怎么将他们找来了?”

    “他们是随江大人一块儿来的,听说我要搬东西,便自告奋勇来帮忙。”

    随着江大人一块来,明玉蹙眉:“这样说来他们也是今天的客人。”

    楚云飞笑道:“这些人没那些讲究,且不是那等爱嘴碎的人。”

    明玉不自在地红了脸,楚云飞道:“你带两个人去我的书房,倒不用所有的都搬走,捡那些要紧的拾掇出来,一会子我过去搬。”

    明玉晓得,大概楚云飞还找了另外的人,她是内宅女眷,在这里终究不好,便喊了香桃跟着,将登记的事交给莲月。

    正预备走,楚云飞突然叫住她,迟疑着问道:“你五嫂在何处?她是你那十四妹妹、七姐姐的嫂子吧?”

    明玉怔了怔,楚云飞不会不晓得五身份,他这样问的意思……

    明玉道:“五嫂也不是那样的人。”

    楚云飞晓得她误解了,那位陈五奶奶瞧着倒不错,“咱们今儿怕是要迟些时候回去,你那十四妹妹……”

    原来是为这个,明玉微微汗颜:“五嫂留了人,实在不成,一会子就让母亲、五嫂、周嬷嬷她们先回去。本来今儿也打算把周嬷嬷留在别院的,只是五嫂留了不少人,人多了反而会叫十四妹妹抵触。”

    楚云飞点头,明玉才想起问楚云飞预备把这些东西搬去什么地方,没想到楚云飞和她想的大同小异,“之谦在直估也设了几处存放货物的库房,倒十分周全,暂且就搬去城东的一处,哪一处正好空着。等南边打点好了,就送去南边。”

    不用搬去别院,时间就十分充足了。

    正说着,搬箱子出去的那两人已返回来,果然身后又多了三四个同样身材魁梧的汉子。其中一位额上一道疤,看起来面目狰狞,莲月几个都唬得呆了一呆,那人大概意识到自个儿的模样吓人,反不好意地挠挠后脑勺,憨憨笑起来。另一人就笑道:“早说不叫你来,偏偏跑来,可别把弟妹吓着了,楚老弟说好要请弟妹亲自烧几个菜招待我们,若是吓着了,我们也没得吃,回头只得你请客了。”

    那人哭丧着一张脸忙赔不是,模样滑稽引得其他人都笑起来。

    明玉和香桃去了书房,因之前就在楚云飞的书房翻腾过,他又说了只捡要紧的,明玉就寻思着只把不易得的先装起来,平常就能买到的暂且不考虑。并没有用多少时间就择了出来,正和香桃两个往箱子里装,就听到外头传来小黄氏的说话声:“四弟妹可在这里?”

    明玉应了一声,小黄氏身边只一位大丫头跟随,进来之后便打发那丫头出去,香桃预备去倒茶,小黄氏忙拦道:“不必了,我就过来瞧瞧。”

    已晓得这头正在收拾东西,且一点儿也不惊讶,目光在屋里扫了一圈,只叹道:“没想到这样快。”

    顿了顿,望着明玉道:“就不能缓一缓么?这样着急,东西都搬去别院不成?哪地方哪里比得了府里?”

    是来打听东西都搬去什么地方么?明玉微笑道:“我也不晓得要搬去什么地方,相公吩咐我收拾,我便收拾。他去哪儿,我就跟着去哪儿。”

    小黄氏又长长叹口气,明玉请她坐下,小黄氏不坐,道:“你们要收拾,我也帮不上什么忙,眼下瞧着一时半刻只怕走不了,晚饭也留下吃吧。今儿过了,也不晓得什么时候咱们还能一锅里吃饭呢!”

    语气竟有些怅然不舍,紧接着又道:“便是搬出去了,不管怎么样,以后到了我这里仍旧也是你们的家。”

    明玉也被她怅然的语气感染。小黄氏代表二房,二房这样的反应也确实在明玉预料之外,她还以为小黄氏至少会说些挽留的话,她这样是要与楚大夫人等人撇开关系么?不管怎样,至少楚二夫人、楚二老爷、小黄氏都不曾过分为难过他们。

    明玉道:“即便搬走,也不可能永远不回来,都是一族人,走到哪里都姓楚。还是七叔的事,我和相公都没忘。”

    小黄氏感激地笑了笑,道:“七弟妹晓得你们要搬走,只怕也着急,不过有弟妹这句话就够了。”

    絮絮叨叨又说了一阵,小黄氏道:“……我先过去了,这会子戏也唱的差不多,夫人们要摸牌取乐。”

    送走小黄氏,明玉和香桃继续整理。

    戏已唱到最后一出,小黄氏带着人张罗桌牌,因午后太阳晃眼睛,便设在花厅内。楚二夫人进来查看,小黄氏便趁机说了明玉等收拾东西的事,楚二夫人闻言,沉吟半晌,叹了一声道:“这也是无法挽回的事,当初堂叔老爷临终前就说过,等云哥成家立室,就不必依仗我们了。这些年若不是你大伯父、大伯母拿着堂叔老爷这句遗言,云哥不敢违逆,只怕早就搬出去了。”

    其实理由还不止这般简单,当年楚云飞的父亲没了的时候,秦氏确实悲伤过度大病一场,病好之后,就算是守寡的寡妇,哪里就不能打理庄子?可楚大夫人的心思那时候就有了,竟动了将秦氏赶出楚家的心思……也就是从哪个时候开始,秦氏便再也不出门走动,就连府里的管事也不再见了,每日里呆在四方小院,与外界几乎隔绝。

    楚二夫人叹了一声,将这些尘封已久的事埋下去,脑海里却响起楚大夫人前儿傍晚说的那些话……

    戏台子上的戏落幕,胡夫人兴致颇高,和秦氏道:“果真新鲜又不错,在京都虽也有会唱这些戏文的戏班子,终究比不得他们。这戏班子若是去京都就好了,以后想听也便宜。”

    那过来讨赏的大娘,闻得胡夫人这话,忙笑道:“我们当家的也有这个打算,夫人这样赏识我们,回头去京都,还要请夫人多多赏脸。”

    胡夫人连点头说好:“到时候我也好将你们介绍给别个,对了,你们戏班子叫什么名儿?”

    那大娘忙满是欢喜地报了名号,胡夫人重复两遍,“我记下了。”

    随即吩咐身边的嬷嬷打赏,那位大娘自是千谢万谢,秦氏亦给了赏钱,楚二夫人便过来说摸牌的事,胡夫人推辞道:“今儿闹了大半日,也该叫你们的家人歇歇了,不如我们坐着吃茶说会子话吧?”

    楚二夫人笑道:“牌桌都备好了。”

    胡夫人仍旧推辞,楚二夫人也不勉强,立即吩咐身边的丫头去给小黄氏说,又道:“这外头太阳晒得晃眼睛,咱们去屋里坐坐吧。”

    一行人进了屋,五奶奶晓得明玉那头忙不好过去,也只得在这里坐。只是,胡夫人说着说着话题就转到楚胡两家的婚事上,小黄氏怕楚凤怡害臊失礼,就让楚凤怡带五奶奶去她闺房午睡。

    客随主便,五奶奶也就随着出来。

    刚出了园子,就瞧见二门上的婆子领着一位嬷嬷急匆匆走来,五奶奶望去,是今儿留在别院的嬷嬷,她心头一惊。

    那位嬷嬷本来三步并作两步走来,因五奶奶身边还有楚凤怡,只见了礼。楚凤怡看她们主仆眼色,晓得有什么话要说,便道:“我有东西忘在园子里了,请陈五奶奶略等等,我去取了来。”

    身边跟着的也都是有眼色的明白人,也就随着楚凤怡去了,等他们走远,五奶奶才露出几分紧张:“可是十四妹妹出了什么事?”

    那嬷嬷忙摇头:“十四小姐今儿一直在屋里,是太太来了。”

    五奶奶不由大吃一惊,就听到那嬷嬷道:“太太也是直接去了别院,到了之后便吩咐奴婢来传话,请奶奶过去。”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hami.ohqly.com/

北京赛车网址建设www.cnkgl.com,当AR实景红包的新鲜劲过去,下一个能引爆话题的AR体验会是什么呢?调查显示,仅是做外卖的初创公司在2015年便获得了超过55亿美元的融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新疆时时彩开奖视频 五分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赢者得天下】单双中特 内蒙古快三一定牛推荐 上海快三直播
快乐12开奖结果 贵阳捉鸡麻将 吉林十一选五现场 香港马会资料一肖中特管家婆 刮刮乐上瘾输1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