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世家庶女> 053:对比结果
    楚云飞提前从潘家回来了?

    四太太不经意看了明玉一眼,朝明菲和明芳道:“你们先下去歇着吧。”

    两人福福身,一前一后退了出去,明玉局促地捏着手里的帕子,明白四太太留下她,是想叫她自个儿听听楚云飞如何说。她的心又乱又烦躁,楚云飞、徐之谦,同情她的意思更多吧?

    她内心深处,其实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如果她想要同情,对她而言实在太容易,她连楚楚可怜的模样也不用摆出来,知道真相的都会同情她。而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她似乎也没有选择的机会……

    明玉深吸一口,随着香莲去了西边的屏风架后面。四太太吩咐小丫头去将楚云飞请进来,不多时便隐隐约约看到那个身影大步走了进来。她心里一紧,手不自觉地又添了两分力道捏紧手里的帕子。

    四太太笑着请楚云飞坐下,楚云飞身体绷得紧紧的,看起来有些僵硬,接了顾妈妈送来的茶碗,微微点了点头就放在跟前的矮几上,张着嘴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晚辈见太太只想说几句话,晚辈心里并非是同情她,是真正敬她之勇,慕她之坚!”

    四太太愣了愣,屏风后面的明玉却不由得将头抬起头,其实看不清外面楚云飞的神情,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他提拔的身影。

    四太太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裳袖口,缓缓道:“她的事儿,还并未对你母亲说起。十三也与我提过此事,她说不想等日后你母亲晓得了,坏了我们两位长辈的情谊……”

    “家母那里,自然由晚辈去说,太太与家母虽多年未曾见面。想必太太也晓得家母的为人。”

    四太太道:“你既也是这个意思,如何不早说?”

    楚云飞反而轻松下来:“晚辈心中也知太太顾虑,虽晚辈与家母之心和太太一样,然他人之心竟未可知。晚辈不在于别人的目光,却不想别人用异样的目光看——她。”

    四太太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既然这样,你回去找了机会与你母亲说一说,婚姻大事,到底还是要长辈的点头了才成。”

    楚云飞长长舒了口气,提了半下午的心终于稳稳落地,那紧绷的眉眼也彻底放松下来,多了几分眉飞色舞的神采,顾妈妈瞧着都忍不住笑了。扭头看了看屏风一眼,明玉虽然坐在里面,可因那地方恰好背光,里面能模模糊糊瞧着外面,外面却一点儿也瞧不见里面。

    可顾妈妈的动作,还是让她垂下了头,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再后来楚云飞和四太太说了什么话,她也没听进去。也不知过了久,香莲叫她,她才晓得楚云飞已经离开了。

    顾妈妈仿佛完全忘记了明玉,笑着和四太太道:“在楚家的时候,奴婢还留心打听过,楚四爷这个岁数房里还没一个人呢!”

    四太太神情恍惚了一下,才笑道:“我晓得老姐儿的痴,老姐儿也有那个命……”

    顾妈妈这才反应过来,说到了四太太的痛楚,不禁后悔不已,看到明玉走出来,忙上前见礼岔开了。

    四太太就笑眯眯地看着明玉:“咱们就等他的信儿吧!”

    明玉平静的心跳动起来,脸颊也有些火辣辣的,低着头点了点下巴。顾妈妈就笑道:“眼下太太可有得忙了,今儿平阳侯赵家得知太太来了,就送了帖子过来……”

    话题在明菲的婚事上饶了几句,四太太便吩咐明玉下去。

    不知何时,外面竟飘起了雪花,明玉顿住步子望了望漆黑的苍穹,那雪仿佛越下越大,扶着她的香桃仰着头笑道:“瑞雪兆丰年,这个是好兆头。”

    明玉嗔怪地瞪了香桃一眼,两人到了静园,正屋灯火通明,门虚掩着,里面却时不时传来一阵哄笑声。就听到落英张杨的声音:“你们当时不在场,不晓得,潘家的那位太老夫人实在可爱有趣的紧!”

    香桃也不觉想到当时见潘老太太时的场景,笑道:“那样的性子才好,小姐真该也学学。”

    明玉何曾不想?初听明菲说起时,她就在想,如果她隔天起来就能将昨儿不愉快的事儿忘了就好。明玉扯了扯嘴角,既然不需要同情,又何苦去在意?

    她的心情立时松懈了下来,香桃把帘子撩起,屋里几个丫头忙过来相迎,周嬷嬷笑得好像脸上开了花,又怕明玉臊了才什么也没说。

    落翘便回报了今儿她们没出门的,在家把屋子都收拾了,包括明玉从淮安带来的东西,也都拿出来。明玉很疲倦,对落翘办事也放心,并没有去各处看。

    未了落翘又说起一件事儿:“今儿太太、小姐们出门不久,五奶奶和五爷来了一趟。”

    落英冷哼一声:“他们来做什么?难道还要看我们小姐的笑话不成?可惜没瞧见今儿在潘姨太太府上的事儿!”

    香桃就怕落英提到这事儿,回来的路上还特意嘱托了她,这会子听她说起,忙看了看其他人的脸色,见大伙都一脸好奇,才松了口气,正色道:“五奶奶和五爷未必晓得七姑奶奶做的好事,到底是至亲,咱们太太到了,他们身为晚辈侄儿侄儿媳妇来请个安也是应当的。”

    落英不服气地撇撇嘴,周嬷嬷晓得香桃素来稳重,暗自点着头,责怪地看了落英一眼,努努嘴示意她看明玉,用眼神儿告诫她,别去揭明玉伤口上的疤。落英到底还是机灵的,也反应过来,忙过去朝明玉赔了个不是。

    其实明玉真正已不怎么在意了,微笑道:“以后注意着,这样的话别浑说,没得外人笑话咱们家上下不合。”

    这大户之家,人口多是非自然就多,要说真正能和和睦睦没有一点儿矛盾的实在少之又少几乎没有,但对外却团结一致。陈老太太曾经说过,团结一致才坚不可摧。就算关上门来闹得头破血流,在对外的大事儿上,却一定要互相帮衬提携。

    这个道理明玉以前或许不太懂,可现在她完完全全懂得了。就好比她的事儿,没有青音的背叛,就不会有青桔的死。而归根结底,没有王志远和明珍的算计……

    罢了,都过去了,她是该学着潘老太太那样把不愉快的事儿忘了。

    忽然间,她觉得她的未来也没有那么惨淡。或者,这就是书里说的,失之东偶,收之桑榆。

    隔天一早,楚云飞就拜别了四太太,冒着大雪离开京都。四太太开始整理内宅,已是腊月的天儿,转眼就是年节,虽然离开京都多年,除了姨太太、三老爷、赵家等,还有别的故交仍旧在京都。

    四老爷是指望不上什么的,为了儿子陈明贤的前途,四太太也要备许多礼。

    明玉和明菲帮着四太太收拾,头一天忙着几乎脚不沾地,屋子里是不缺多少东西了,要置办的却实在不少。淮安的下人们也不是全部都跟着来了,因此更是缺少人手。

    好在,跟着来得都是办事可靠有章法的,将从淮安带来的东西理出来,姨太太府上的前儿去时便带了去,赵家的就等赏梅那日送去,而孔先生那一块儿的就由陈明贤自个儿送去。

    余下就是置办年货,明菲和明玉在淮安也帮着四太太料理过,一般的都能裁度着拿个主意,不能拿主意的请教顾妈妈,或直接问四太太的意思。

    一天忙下来,第二天事情就少了许多。吃了午饭,四太太便让大伙都回去歇着。

    花姨娘这两日都看着四老爷才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倒也没什么事儿。蔡姨娘却有些暗暗着急,楚云飞走了,明玉的婚事到底怎么样她也打听不出来。其实去了楚家,见了楚夫人后,她反倒有些后悔。

    即便如四太太所说,楚夫人孤儿寡母,是难守住财富。可瞧着楚二夫人等也只能在言语上挤兑楚云飞,可见楚夫人也不是面上瞧着那么软弱无能的人。明玉的声誉受损,楚云飞小人家的不明白大道理,可以凭着一腔热血不计较,可楚夫人就未必了……

    相对于这些,她更希望明玉早点儿嫁,还要嫁的好。到了明芳这里,再差也不能差的太远,可明玉的婚事没着落,明芳的婚事也只能拖着……

    蔡姨娘越想越烦躁,忽听见紫藤从外面走来,若有若无地说了一句:“徐家那位小爷又来了……”

    她再也安奈不住,抬头见明芳仍旧埋头坐在窗下纳鞋底,推着她道:“你也精明些吧,时常去太太屋里走走。”

    “白眉赤眼的,我去做什么?太太这两日也累坏了,十姐姐都不去打搅,更何况我?”明芳头也不抬地道。

    蔡姨娘更着急:“就是因为太太累了,你过去替她捶捶腿,或端茶送水,不好么?”

    明芳气恼地放下手里的活计,抬起头道:“太太何曾要我们去给她捶腿了?难道您忘了太太以前说过的话?”

    蔡姨娘被明芳堵了一回,登时拉下脸来:“好似我要害你!”

    说着话自己出去了,紫藤看着蔡姨娘负气的背影,低声道:“其实蔡姨娘也是为小姐好。”

    明芳道:“她给我说过她的心思,可是……那日……那日你也在场,我何必要去碰一鼻子灰?”

    紫藤眉间微蹙,露出几分担忧:“蔡姨娘不晓得,小姐还是告诉她吧。”

    明芳迟疑片刻,摇着头道:“别说不再提了,还要告诉人,更使不得。”

    徐之谦被陈明贤堵在了外院,到底没进得内宅,蔡姨娘去四太太屋里打了一晃,仍旧毫无所获。

    香桃从香莲嘴里知道徐之谦又来了,心里对徐之谦反而生出几分不喜,倒是落英,觉得徐之谦很热情,很会做人。差点儿就把那日在潘家的事儿说出来,幸亏香桃警觉,及时止住了她的话,把她叫去无人的屋子说了几句。

    落英仍旧觉得徐之谦更好,掰着手指头数他的好处:“年少有为,虽是商户,到底也是皇商。长得也英俊,配得上咱们小姐,比楚四爷强些……”

    香桃沉下脸来:“你明白什么?幸亏那日是在姨太太府上,若是在别处,他那样不稳重地闹出来,谁脸上好看?咱们十三小姐是如何出事的?若不是那姓王的隔三差五来咱们家,三太太又为了显摆,任由他进出,纵然他有那个心,也没法子闹事!”

    落英虽觉得香桃说得在理,却还是不服气:“那姓王的哪里比得上徐小爷,且不说别的,姨太太对他也满嘴称赞呢!咱们在路上时,他又上下打点,样样周全。”

    “他是不错,可总是太轻浮了些,没有楚四爷持重。太太也看准了楚四爷,那话你最好烂在肚子里,没得又坏了咱们小姐的名声!难不成你想同样的事让咱们小姐又经历一回?”

    落英想想那事儿就后怕,她们在柴房关了三天三夜,根本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从柴房走出去。香桃见她露出惧怕的神情,又有些于心不忍,目光柔和下来,声音也柔和了许多:“其实很多道理和咱们做奴婢守着的道理是一样的,咱们伺候十三小姐,跟了十三小姐,就要忠心十三小姐,一心一意伺候十三小姐为十三小姐着想。又好比咱们六爷读书,他是一心一意读书,方有了今儿的成绩,若他不是这样,而是今儿读书明儿习武,到了后儿又说去做买卖,他能有现在的成绩么?再比如……”

    这天,陈明贤和徐之谦促膝长谈,徐之谦便没怎么在陈家出现了,当晚修书一封送往直沽,将楚云飞臭骂了一顿,说他忒不地道……

    平阳侯府邀请赏梅的日期定在了腊月初八,正好是腊八节。一早就派了马车来接,四太太带着明菲、明玉、明芳出门。她们去的时候,姨太太、潘大奶奶已经到了。并没有别的人在场,看样子就是为了商议两家的婚事。

    赵家虽是功勋世家,人口却算的不得多复杂,上一辈的是分了家的,如今因太老夫人康健在世共有三房人口,一房嫡系,两房是庶出。

    明菲的未婚夫就是嫡系长房的嫡次子,那世子之位历来便由长子担当,长子赵承宣娶的是松江府魏家的嫡长女。次子赵承熙十四五岁便送去了府军前卫,如今受编于羽林左卫。

    她们这一次来,并没有瞧见赵大奶奶魏氏,见过赵家的长辈,由赵三姑娘带着她们去园子里那温泉边上赏梅。赵三姑娘与明玉同岁,中等个子略有些偏胖,生的一张圆圆的白净的脸儿,笑起来眼睛弯弯的,露出一颗小小的虎牙,很是招人疼爱的样子。

    最开始她还有些拘束,总是时不时偷偷地看明玉和明菲,有几次明玉迎上她的目光,她就忙不自然地移开目光,然后又扭头朝明玉和明菲笑。只要看见她笑,也会叫人不由得发笑。

    后来明菲和她说起上次一道游玩的事儿,她才放松下来,低声道:“上次瞧着菲姐姐我就自惭形愧,这一次又瞧见两位这么漂亮的姐姐妹妹,更觉得自己毫无所长了。”

    一旦开了口,话就多起来,从穿衣打扮,到喜欢的美食点心,很快便到了赵家的园子。赵家到如今已历经四代,这座宅子从外面看起来十分古老沧桑。里头处处瞧着倒十分簇新整洁,然而这个时节,除了那温泉边上的红梅开了,也没别的好瞧。她们走了一趟,赏了一回时间尚早,赵三姑娘带着她们去了赵家的温房。

    其实明菲想去瞧瞧生病的赵大奶奶,但几次开口赵三姑娘就好像没听见一样,最后想到赵大奶奶喜欢水仙,恰好温房中培育的水仙含苞待放。明菲就提议给赵大奶奶送去,赵三姑娘这才蹙着眉头低声道:“还是别去了,大嫂子现在身上不好,万一过了病气可怎么办?”

    见明菲蹙着眉头,赵三姑娘又看了看周围,丫头嬷嬷远远儿跟着,她才又道:“大嫂子现在病的厉害,从今年夏天开始就没出来走动了,脾气也变得有些暴躁……”

    赵家大夫人生长子时才十六岁,大概是因为年纪小的缘故,所以吃了些亏,当时太医还说不能生养了,后来养了几年又生了次子和嫡长女赵三姑娘。长子和次子的岁数相差有点儿大,所以明菲上次来的时候,赵大奶奶已嫁进赵家好几年了。

    她想到那个看起来十分柔顺但很单薄的身影,恍惚记得那时候赵大奶奶才有了身孕。

    “……上次大嫂子自己身边的人,从温房中搬了她喜欢的花去,不知怎么的她就犯起呕吐,把那姐姐好一顿骂,还说要找牙婆子卖了呢!最后还是我娘出面劝她,才保住了那位姐姐。我身边的嬷嬷说,叫我不要经常去她的屋里,即便要去也不要单独一个人去,更别说送什么东西了。”

    明菲大惊,明玉和明芳不晓得什么,只得当做没听见。明菲想了想道:“那就依你所言,我们也不送什么,有劳妹妹带我们去看看吧。”

    明玉也觉得有理,无论如何她们来了,总要去看看,何况明菲以后还要和她做妯娌。赵三姑娘想了想,勉强同意,不过特别强调:“咱们就去坐坐,问个好就行了。”

    等见到赵大奶奶,明菲简直不敢相信。上次瞧着只是清瘦了些而已,这一次却完全没有人样了。空落落的枚红色袄子挂在身上,头发随意绾起,身上披着一件银色大氅,膝盖上盖着猩红色的羊毛毯子,露出那张颚骨凸显蜡黄色的脸。

    然而,那一双眸子却锋利地从明玉和明芳身上扫过,明玉暗暗后悔不该来。其实赵三姑娘刚才说起赵大奶奶的情况,她就觉得有些蹊跷,现在瞧着,赵大奶奶这情况是真正不妙了。

    可已经来了,还是得体地上前见了个礼。赵大奶奶看着明菲,倒是愣了愣,才笑道:“原来是陈十姑娘。”

    明菲笑着点头,又介绍明玉和明芳,赵大奶奶又打量了两人一番,笑着点了点头,让屋里的丫头看座,才有气无力地道:“我这身子愈发一日不如一日,亲戚们长辈们来了,也不能出去见一见,一会子你们去了,替我告个罪赔个不是吧。”

    明菲含含糊糊地答应着,陪着说了些安慰鼓励的话。赵三姑娘一直正襟危坐,弄得明玉和明芳也格外不自在。赵大奶奶病重,能陪着起来坐一坐已非常难得,她们也不敢过多的打搅,吃了几口茶,便匆匆告辞了。

    等她们回到四太太跟前,事儿好像也商议的差不多,总之明菲的亲事催的比较急,就怕赵大奶奶突然间没了,这红白喜事相冲,白事为大,吃亏的反而是明菲,不如提前办了。

    下午,赵大夫人也陪着四太太去瞧了一回赵大奶奶的情形。初步定在了年后,看了吉期再决定,不是二月就是三月。

    接下来四太太更为忙碌,忙着预备明菲的嫁妆,以及过年事宜。明菲和明玉等姊妹虽能帮衬一二,到底许多事还得四太太自己拿主意,特别是明菲的嫁妆,要帮忙,也只能帮着做些过年打赏用到的荷包,香袋等。

    转眼已过了半个月,眼看着年关将近,直沽却还没有消息传来。明玉身边的人,从最初的期盼到现在已经开始着急。

    京都距离直沽也不远,来回也差不多够时间了。就连香桃也开始有些担心,如果楚夫人计较,这门亲事做不成……

    她想到这里,不由得停下了手里捻线的活计,抬头看了明玉一眼。明玉正在绣荷包,蝶戏花的图案,在她的手里,那花娇艳欲滴仿佛能闻着花香,蝶儿栩栩如生似要飞出来。香桃被明玉的安然淡定感染,慢慢的也平静下来。

    可她却也忍不住想到徐家,前儿徐之谦的继母徐夫人又打发人送了帖子来,说初五徐家办堂会,请四太太去逛逛。

    她们从赵家回来的第二天,徐夫人亲自上门来拜访过四太太,见了十小姐、十三小姐、十五小姐。送给十三小姐的表礼,和明菲的一样,比明芳的多了一对红珊瑚手串……

    四太太不过当做新结识的人来往,徐夫人几次提到那话,都被四太太不留痕迹地挡了回去。四太太是认定了楚家,可楚家偏偏又没信儿了……

    香桃叹了口气,等吧!

    “十三小姐,知春堂的人来了,太太请您过去!”

    香桃心头一惊,转而便按耐不住惊喜,忙隔着窗户答应了一声。知春堂是京都有名的成衣作坊,虽然京都大户大多数家里都有针线上的人,不过还是有很多贵妇千金喜欢外面那些专门做成衣的地方去做衣裳。

    四太太给明菲办嫁妆,其中少不了要做四季衣裳,便是请了知春堂做的。

    明玉也不由得愣了愣,心跳仿佛漏了一个节拍,被香桃推着从屋里出来。

    明菲也在四太太屋里,见明玉进来,就笑道:“快让她们量一量,不过阿玉可能还要长个子,衣裳最好放两寸,没得做了以后只能压箱底了。”

    四太太心情很不错,嗔怪地瞪了明菲一眼,道:“她们不比你明白些?都要嫁人了,还这么冒冒失失,一点儿也不稳重。”

    明菲暗暗地吐舌头,拉着明玉到了屋子中央,便有一位陌生的妇人拿着软尺朝她福福身,一抬头惊讶道:“好标致的模样!”

    忙扭头朝四太太恭维道:“太太真是好福气,妾身不才,倒也见过不少姑娘,可没见过谁像太太这样,一下子就养了一对这么标致的姐妹花。”

    顾妈妈假意恼了,道:“是我们潘姨太太介绍你们,才找你们的,少在这里卖乖!我们订的这些可都急着要呢,回头耽搁了工钱什么的可都没有了。”

    那妇人又陪着笑说了两句,这才朝明玉道:“有劳姑娘把手抬起来……”

    量完了尺寸,便拿出时兴的花样子出来,四太太让明玉和明菲自己选。明菲笑道:“我不过做两身明年开了春穿的,十三妹妹多选一些吧。”

    又叫那妇人把所有的花样子都拿出来,拉着明玉在铺了四喜如意云纹羊毛毯子的暖榻上选。明玉心里却没底,直到四太太把明芳也叫来了,才选了两张,就按照在淮安时,四季衣裳每季两套。

    蔡姨娘得知四太太请知春堂的给明芳做衣裳,高兴的掩也掩饰不住,说了好些恭维讨好的话。四太太不过一笑了之,道:“这里不比淮安,出门走动的时候多。”

    又扭头吩咐明玉:“你的就按照四季每季八套那样选,一共三十二个花样子,若是觉得这里没有好的,也不必着急,明儿叫知春堂的再送一些来!”

    一下子就做三十二套?!那知春堂的妇人也高兴起来,原还想着不过几套罢了,忙答应着:“姑娘们慢慢选吧,如果不合心意,明儿再送些过来!我们哪儿还有许多时兴的锦缎、花样子……”

    明玉心头有数,明菲当初也是这样做的,她不由得看了明菲一眼,明菲趁机低声告诉她:“我也才晓得的,咱们早上离开后,楚夫人的信就到了太太手里。我没看过那信,可你也见到了,太太心情很好。”

    明玉只觉脸颊有些发热,四太太的考量她心里再明白不过,楚家的情况虽然也混乱,可因为不在京都,因此她以后与明珍和王家都不会有什么交际。或者,其实她心里……

    明玉甩掉脑海里就要冒出来的思绪,专心选起花样子来。

    这件事终于宽了明玉身边所有人的心,大家喜形于色,落翘还没心没肺地道:“当初咱们在直沽时,就不该把东西都拿走了,现如今又要拿去……”

    被周嬷嬷瞪得声音越来越小,周嬷嬷正色而严厉地叮嘱众人道:“再不许浑说!文书聘书都没有,这话别嚷嚷出去!”

    顿时大伙都把嘴巴捂住了。

    是夜,北风呼啸,年节气氛随着时不时从街上隐隐约约传来的爆竹声愈发浓郁。没有祠堂祭祖,也没有姊妹凑趣论诗比画,四太太带着明菲她们围着红彤彤的炉子,吃着自个儿动手包的饺子,其乐融融守岁。

    初二去了姨太太府上,姨太太虽也收到了楚夫人的信,可想来想去还是徐之谦更得她心。不过四太太认定了楚云飞,姨太太又素来晓得妹子的性子,也不好多言,回头就把话带到了徐夫人处。

    过年期间,明玉也随着四太太出门走动坐了几回席,只有初五和初七,徐家、三老爷府上没去。头一天原是明菲偶感风寒,结果传染给了明玉和明芳,四太太一个人去了,再来便是王家的帖子,只有四老爷一个人去了。

    转眼便过了元宵,年味儿随之淡去,四太太正式进入给明菲预备嫁妆的事中,每天只见顾妈妈和一众大小管事忙进忙出。赵家看了下聘日子,就在二月初六,迎娶的吉期定在了三月中旬十六这天。

    恰好大地回春之时,陈五奶奶却为着这事儿头疼,和五爷商议:“……自从四婶婶来了京都之后,也不知为什么,对咱们总是淡淡的,眼下十妹妹大喜的日子临近,她又是嫁去平阳侯府,太太信上叫咱们就按照一般来往备礼……也不知是不是在淮安老家又发生了什么事儿……到底是至亲,叫别人瞧见,可怎么好?”

    五爷道:“太太不是近期就要来京都的么?我算着日子,等太太来了再商议也不迟。”

    五奶奶却把眉头蹙着,三太太和四太太不合,她嫁进陈家就晓得了。可到底还是要顾着大家伙的脸面,现如今在京都也只有他们两房人,本来就势单力薄。三太太只瞧着没什么可依仗四老爷的,但自己的丈夫和六爷到底是亲亲的堂兄弟。

    陈氏是百年书香望族,可到了他们这一辈,真正书读得好的,也只有六爷一人颇有祖风。另外她总觉得明菲对他们有些敌意……

    五奶奶百思不得其解,二月初,三太太一行人抵达京都。五奶奶尚未来得及和三太太说上一句话,明珠就抓着她问:“嫂子在京都,可知道十三如何了?”

    五奶奶不知明珠怎么就单单问起这个,倒也如实回答:“也只见过十三妹妹两次。”

    “那你晓得不晓得,她有没有定下亲事?”

    五奶奶不觉蹙气眉头,虽晓得这个小姑说话从来不知道忌讳为何物,可她这模样也不像是关心姐姐,反而有些幸灾乐祸。

    “我不清楚这些,四婶婶现如今都忙着预备十妹妹的嫁妆,十妹妹三月就要出阁了。”

    明珠冷笑道:“那个贱人,以为离开淮安老家,就麻雀变凤凰了!真正干净清白了!”

    三太太这才冷下脸道:“到了京都别以为还在淮安!大家闺秀是这样说话的么?!路上你姐姐都是怎样教你的?还把这些不干净的字眼儿挂在嘴边,仔细禁足不许你出门!”

    明珠已经迫不及待想去看看明玉的模样,生怕三太太真的禁足不许她出门,立刻把嘴闭上。三太太觉得耳根子清净了许多,这才问起五奶奶京都的情况。

    五奶奶见三太太满脸疲倦,也只捡要紧的说了。她们现如今在京都住的宅子是租来的,三太太想在京都买宅子,银两是预备了的,结果五爷纳监,虽然有王大人出面打点,却也花了三四千的银子周全。

    三太太娘家祖上是商户,总觉得在真正的书香门第前抬不起头来,因此嫁了人从来不开铺子做买卖。只拿钱置办田产地产,熟知田产地产全靠天气,那收益自然不稳定,也不比开铺子做买卖来得快又实在。

    三老爷仕途到如今,哪一次升迁少得了上下打点?实则手头并不宽裕。这会子听了五奶奶这话,只气得口冒青烟,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王大人出面怎么还花了这么多银子?”

    如果要花这么多,靠他们自个儿也能办成。

    这却是三老爷做主的,五奶奶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道:“王大人说了,不日便能谋了实缺,因此老爷才同意了。”

    三老爷同意的事儿,三太太也不好驳回,何况这笔钱这样说来也不算白花了,一般纳监之后,要谋实缺也要花银子打点才行得通,否则等到老死也不见得能真正步上仕途。缓了一口气又问:“现如今你账上还有多少银子?”

    五奶奶当即叫身边的嬷嬷去将账本取来,三太太看了又缓了一口气,五奶奶见她脸色好些了,才问道:“不知道七妹妹出嫁时,四婶婶是怎么随礼的?眼下十妹妹的好日子就要到了,咱们要不要比照着回了礼?”

    明珍出嫁时,四太太是比照着前面出嫁时,送了一份厚礼。三太太嘴角扯了扯,道:“等到时候再说吧!”

    五奶奶见三太太这样说,晓得自己劝说无用,只能暗暗琢磨着,等明菲出嫁时,她自己再补上一份厚礼。因此按下不提,别的还能等三太太休整几日再说,而赵家下聘就在这两天。

    “……咱们家在京都的人不多,初六平阳侯府下聘,太太要不要去四婶婶府上坐坐?”

    明珠立刻来了兴致,嚷嚷道:“怎么不去?肯定要去的!”

    三太太想到明菲的亲事,虽她嘴里时常说平阳侯赵家软弱,不敢有什么作为,很是看不起的样子。其实心里却十分在意,世袭罔替的功勋世家,对她们这样的人家来说才是真正的高门大户。

    就因为四太太本是京都人士,有个姐姐在京都,四老爷没本事,她连出门交际应酬的机会都不多,却因潘夫人就给明菲寻了这样一门亲事,原就是她卡在喉咙里的一根刺。三太太的嘴角又扯了扯,想到这一路与王夫人同行,一切都是王家打点,王夫人又格外喜欢明珍,对她十分客气周到,她心里才觉得舒坦了些。

    女儿高嫁固然是好事,然要在高门大户里生活的好,就难说了。何况,明菲也不过是嫁给平阳侯府的嫡次子罢了。

    三太太道:“到底也要顾着平阳侯府的脸面,咱们自然要去凑个热闹。倘或不去,还不知多冷清!”

    五奶奶松了口气,就担心三太太推说旅途劳累不去。这下聘除了媒人和男方的长辈,也需要女方的长辈在场把关。其实,不过是形式罢了,到了下聘这一步,就说明双方已经谈妥。但这些形式,在外人眼里就是重视不重视两家的姻亲关系。

    明珠对明菲的亲事不关心,她就想看看明玉。是以,到了二月初六这天,一大早就起来,特意穿了姐姐明珍给她做的新衣裳,戴着三太太才给她打的首饰,打扮的光鲜得体,对着镜子照了照自觉没有不妥之处,方出了房门去给三太太请安。

    三太太看着明珠倒有些吃惊,青缎掐花对襟外裳,玉色绣折枝堆花裙,倒比她时常爱穿的红色好看了许多。就连五奶奶也觉得明珠这样打扮,去了几分飞扬跋扈,多了几分小女儿清秀之雅,不觉笑着道:“十四妹妹也长大了,晓得打扮了。”

    明珠微微红了脸,三太太认得是明珍送的,笑道:“这一路上跟着你姐姐学了那么多,以后也这样穿衣裳吧。”

    顾妈妈没想到三太太竟然会来,听门上的小厮说了,将信将疑地去禀报了四太太。四太太倒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吩咐道:“来了就是客,别怠慢了。”

    顾妈妈想到五奶奶的为人,就明白了,笑道:“是五爷的命,五奶奶行事倒十分稳重得体。”

    “去给她们姊妹的说一声,一会儿三太太她们来了,也出来见见。”

    当明珠随着三太太到了四太太的院子,就看到出来迎接她们的四太太身后,穿着半新不旧木兰青双绣缎裳的明玉,神情淡然自若,与在淮安比起来,竟然明艳惹眼了几分!

    ------题外话------

    今天早起发现家里停电,所以更新完了……咳咳,今天这章,支持小徐的可能要失望了,囧。以明玉的处境来看,小楚其实真的更合适,她需要一个心智成熟的人,其实小徐……嘿嘿,不说不说,此人好坏参半!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0512365.net/

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使用技巧经验分享www.cnkgl.com,教育教育部授权各地各高校组织的单独招生、自主招生、综合评价及飞行员、国防生招生等其他特殊类型招生考试工作应参照执行。体育广东恒大女排是中国排球联赛的特殊存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重庆时时彩直播 江西时时彩漏洞 快乐十分计划手机版 华硕笔记本型号大全 彩客网app
辽宁35选7开奖走势图 博彩水位 麻将风云 平特肖规律原理公式 博发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