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楚王妃> 第三百四十三章
    见云玄之出面,玉乾帝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下来,只是目色依旧冰冷如霜,极其冷漠地看了地上的云千梦一眼,心思翻转不下百次,半晌才沉声开口,“楚王妃起来吧。素闻楚王妃巾帼不让须眉,如今怎么也这般闺中无知妇孺的姿态了?”

    云千梦听玉乾帝的口气,已知自己几次的推拒,已是让玉乾帝心生出许多的不满。只是却并未与玉乾帝多加争执,也并未就方才的指责为自己辩解,单单是安静地朝玉乾帝磕了个头,这才谢恩道:“臣妇多谢皇上。”

    语毕,便见云千梦缓缓站起身,那敛的容颜上静如湖面,冷静的眸子中折射出的唯有屋内的点点亮光,让人窥测不出她此时心中所想。

    “你身为右相这么多年,朝中的事情自然了然于心。既然你已开了这个口,自然是揣测过的,不妨说来听听。”玉乾帝见在云千梦这边没有突破,只能将视线转向云玄之,半恩半威地开口。

    云玄之目光自云千梦的脸上扫过,继而半垂着头恭敬地回着玉乾帝地问话,“回皇上,此次江南地区出事的时机,偏又凑巧遇上海王叛乱,白无痕已经掌控了大半个江南地区,难保这不是海王一众叛贼想出的离间计。”

    说到此处,云玄之稍稍停顿,眼帘微抬快速地看了玉乾帝一眼,见玉乾帝的脸色随着他的话而渐渐阴沉了下来,云玄之心头百般揣测,继而又开口,“自然,即便这是海王等人的诡计,可容家明智如今时局严峻,却没有看顾好自家的米铺,导致出现这样的丑闻,容家也是要担上失责的罪责。只是,皇上,如今皇宫被辰王霸占,户部中又均是辰王的势力,楚王大军想要打胜仗,这军粮自是重中之重,容家此时愿意一力承担军饷,咱们断不能在这个时候将容家定罪。但若是放任容家不管,将来若是军粮出了问题,那就后悔莫及了。依微臣之见,不如让漕运使督促容家运输粮草之事。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闻言,云千梦敛着的眼中划过一丝冷芒,心头淡淡冷笑,双手微缩紧却并未立即开口,只耐着性子等着玉乾帝的回复。

    而听完云玄之此言的玉乾帝,亦是沉吟了半晌,含着凌光的龙目紧盯着面前的云玄之,见对方眼底赤诚一片,声音却略微高扬与恍然大悟地开口,“苏启?你今日不说,朕倒是将此人忘记了。”

    见玉乾帝这般口气,云千梦心头一片冷然,玉乾帝根本不是忘记苏启此人,而是他的注意力始终盯着容家那偌大的家财而忽略了其他的人或事,亦或者玉乾帝想以容家的事情逼着楚家交出丹书铁券,可如今看到自己软硬皆不肯让步的模样,只能退而求其次顺着云玄之的话提到苏启。

    思及此,云千梦微微抬起眼眸看了云玄之一眼,这个父亲可真是会揣测圣意啊。只是,云玄之这般做,只怕不仅仅如此吧。

    “朕听闻,苏启的妹妹,曾是云相府上的妾室,很得云相的宠爱啊。”玉乾帝并未表态,平视云玄之的眼眸中划过一丝精湛的光芒,其中却又带着一抹戾气,让云玄之心头一紧,应对之时更加的小心谨慎。

    “回皇上的话,却有此事。只是苏氏已经过世,微臣与苏家走动地也不如往日那般勤快。”停顿片刻,云玄之继续开口,“如今海王辰王叛乱,朝中大臣跟着两个叛王的不在少数,皇上,咱们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只要苏启对皇上忠心耿耿,自然能够办好差事。”

    此言一出,就连方才怀疑云玄之用心的玉乾帝,一时间也沉静了下来。

    云千梦静默立于一旁,听着云玄之的话,心头却不得不佩服云玄之的滑头,一句‘对皇上忠心耿耿’,便让玉乾帝心意渐渐转变。知晓苏启的心不是向着海王辰王,也不是忠心于楚王,那便是可用之才。

    “苏启是漕运使,由他督促此事是再合适不过的!既然云相已是分析地这般透彻,那便命人前往江南找到苏启,让其将容家的事情接掌过来。容家的事情,更要命人查清,届时朕再与容云鹤算账。如今楚王肩负重任,朕自然不能在军饷上委屈了楚王和众位将士!”此番话,玉乾帝说得大义凛然,目光更是似有若无地扫了云千梦一眼。

    只是,不管玉乾帝是怎样的态度,对楚家的态度是褒是贬,云千梦却始终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如一直软绵的靠枕般,打上去竟是半点成就感也没有,让玉乾帝心头暗恼,却又不能发作出来,唯有沉下的脸色让人能够窥测出圣心圣意。

    云玄之见玉乾帝暂时将容家的事情压了下去,悬着的心总算了放了下来,便拱手恭敬地开口,“既如此,那微臣便先行告退。”

    玉乾帝见今日没有让云千梦松口,心头暗自生气,却再也没有借口留下云千梦,只抬起右手挥了挥,略带不耐道:“小余子,送云相与楚王妃出去。”

    “臣妇告退。”闻言,云千梦与云玄之一同朝玉乾帝行礼,父女二人一起随着余公公踏出屋子。

    刚踏出木屋,便见候在外面等待的慕春迎夏朝云千梦快步走了过来。

    云千梦正欲抬起头来,目光却突然扫见木屋的转角处竟飘过一道淡黄裙摆,那宫制的衣料以及上面的花纹让云千梦眼神微微一沉,脚下步子稍稍放缓了些。

    “王妃可是身子不适?”慕春眼明手快,见云千梦眼底泛出一抹稍纵即逝的寒光,随即走上前扶住云千梦的手臂,担忧地询问着。

    “可能是方才站得有些累了,暂且歇一歇吧!”云千梦顺着慕春的话停下脚步,纵使是送她们出来的余公公见状,也不敢明目张胆地促崔云千梦尽速离开,只能耐着性子候在一旁,等候云千梦歇够了再起步。

    一阵微风拂过,吹得发丝稍稍凌乱,云千梦抬手轻撂耳畔青丝勾于耳后,这才笑着对余公公开口,“皇上身边离不开人,公公还是尽速回去吧。本妃自是认得回去的路。”云千梦见云玄之也跟着自己停下脚步,便知云玄之定是有话想对自己说明,借着玉乾帝身边离不开人的说法,将余公公支开。

    余公公已是人精,岂会看不明眼下的行事,便点了点头,向云千梦云玄之行了礼,这才返身回到玉乾帝的身边。

    “王妃,您的耳坠怎掉了一只?”此时,慕春突然开口,小手指着云千梦秃了的耳垂低声提醒道。

    顺着慕春的眼神,云千梦抬手轻抚耳垂,果真发现耳坠少了一只,立即回身往方才踏出的一路看去,却发现路面干净平整,并未多出其他的饰物。

    “方才本妃倒是看到一名穿着淡黄宫装的宫女在附近,你留下替本妃好好找找吧。”见云玄之尚在此处等着出谷,云千梦便嘱咐慕春几句,随即与云玄之往山谷的入口处走去。

    “王妃好本事,连皇上也奈何不了王妃。”走出了玉乾帝的监视范围,云玄之这才低声开口,声音中少了以往的温和,多了一抹凌厉的责备。

    云千梦走在云玄之身侧,眼角余光瞟到云玄之略沉的脸色,不由得浅笑开口,“父亲难道不认为,今日之事,皇上实在为难本妃吗?不过方才多谢父亲为女儿解围,否则女儿还真不知该如何收场呢!”

    “哼!你能够坐上楚王妃的位置,又岂会不知如何收场?为父却是真真正正被你吓了一跳,皇上本就不喜容家,你却执意趟进这浑水中,竟还将楚家曲家拉了进来,你难道是仗着如今楚王手握兵权便肆无忌惮吗?”云玄之却是心头恼怒,只是在满山满谷的禁卫军面前,他依旧保持着平静的表情,依旧是那个在殿堂上沉稳镇定的右相。

    听出云玄之低声的责备中带着气急败坏的怒意,云千梦只是低低一笑,继而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道路,缓缓而低浅开口,“皇上如今将我传唤过去,便已是将楚家容家看作一党,即便我再如何撇清也是无用。倒是父亲好计谋,竟让皇上在此时用了苏启,难道父亲忘记苏源故意陷害云相府的事情了?”

    话锋一转,云千梦骤然停下脚步,微抬眼帘,眼底凛冽之光倏而射向云玄之。

    云玄之早已知晓这个女儿厉害,如今看来,只怕这个女儿还知晓自己不知的事情,见云千梦眼底神色凛然带着杀气,云玄之眉头不着痕迹地一皱,继而开口,“你已将容府与楚家绑在一起。楚家云家乃是联姻,你以为容家出事,云家会安然无恙?苏家既然与我们不对盘,那苏启自然不可能帮着咱们,如今粮草一事交由苏启,将来事好事坏也与苏启脱不了干系。也只有这样,才能让皇上暂时移开盯着容家的视线。本相只希望你莫要义气逞能,将家族利益置于一旁不管。”

    说到最后,云玄之的口气越发加重,听之似是在训斥云千梦一般……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ziyang.renrzx.com/

北京赛车1-5买法www.cnkgl.com,  如果家中孩子已经可以独立睡眠,并且在一个房间居住,那组合儿童床无疑是很好的选择。  5天前,在11月23日新浪2016中国教育盛典上,清大紫育荣获“2016年中国品牌影响力课外辅导机构”荣誉称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极速时时彩有官方的吗 凤凰彩票平台骗局 广西快三最大遗漏 安徽快三app 豪享博娱乐城官方网站
上海快三奖金 浙江快乐12计划 澳洲幸运5开奖网 幸运飞艇哪个网站有 广东好彩1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