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楚王妃> 第三百三十二章 夫妻团聚
    众人均是抬头看着楚南山从天而降,纷纷面露诧异与惊喜,不由得尽数跪倒在地行礼道:“参见老王爷。”

    “都起来吧。”楚南山快人快语,此时见云千梦不但毫发无伤,更是很好的保护好她自己,楚南山提着一日一夜的心终究是放了下来。他向飞扬打包票定会带回梦儿,若是食言,只怕此生均是再无颜见飞扬了。

    “乔影,快扶着梦儿前去偏门小巷中,焦大已经在外边等候,咱们立即启程。”冷目扫了眼梦馨小筑内遍地的辰王府侍卫尸首,楚南山身上隐约地散出一股怒意与杀气,只是如今时间紧迫,容不得楚南山杀进皇宫,只能命自己的侍卫领着楚相府众人尽速地撤退。

    乔影负责保护云千梦,小心翼翼地扶着云千梦快步走出梦馨小筑。留下一干丫头婆子将早已藏好的包袱取出来,小跑着跟在侍卫的身后出了楚相府。

    回头看了眼跟在后面的楚南山,云千梦心头浮上无数问题,却也知时间紧迫,容不得她提问,便在乔影的搀扶下,极其快速地出了楚相府的偏门。果真见焦大驾着一辆坚固却毫不显眼的马车候在外面,几人立即坐进马车内。

    待云千梦坐稳了,众人只听见车外的马匹嘶吼一声,马车便疾奔了起来……

    辰王府。

    “奴才参见皇上。”京城内外早已知晓辰王称帝一事,辰王府管家见当今圣上回来,立即上前行跪拜大礼。

    “太妃回王府了吗?”江沐辰冷声询问跪在面前的管家。昨夜自己忙着逼宫一事,只让侍卫护送元德太妃回王府,这才开口询问管家。

    闻言,管家眼中顿显焦虑,可面对当今皇上,他也只能说实话,“回皇上,太妃方才领着数百侍卫去了楚相府,还未回来。”

    “什么?”江沐辰心头大惊,不禁失态轻呼,正要转身离开,却被紧跟在身旁的曲炎给拦住。

    只见曲炎面色镇定,但那半垂的眼眸中却折射出点点寒光,抱拳躬身恭敬地开口,“皇上,太妃此行定是大有深意,且如今楚相府中皆是妇孺,皇上自当避开。”

    曲炎此言说得大义凛然,满面均是一副忠贞不二的表情,措词间均是为德夕帝着想的拳拳忠心,当真是一副忠臣的模样。

    可这对于熟知曲炎与云千梦过节的江沐辰而言,却只是一个笑话。

    江沐辰敛去脸上的焦急,面色微沉,双目似铁般射出雪芒,冷声讥笑道:“你当朕不知你的心思?”

    被江沐辰当中戳穿心思,曲炎心头微颤,可脸上神色依旧,丝毫不见半点动摇,更是撩起朝服前摆跪于江沐辰的面前,痛心疾首道:“皇上虽地先帝遗诏继承这西楚江山,可毕竟还未行正式的登基大典,岂能在这当口闹出不好的传闻?可太妃却不同,太妃将来母仪天下,这朝中百官的女眷均受太后管制,皇上不如交给太妃,这样也不必落人口实。”

    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元德太妃并不喜欢云千梦。德夕帝为云千梦所做的事情,早已让元德太妃不可忍受,如今太妃要除掉云千梦,对众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更何况,由元德太妃出手,也免去他们这些臣子与德夕帝之间的正面冲突,这对于景清将来入宫也是件好事。

    思及此,曲炎跪在地上的身子便越发沉重,丝毫不肯让步。

    那些跟在江沐辰身后的武将见之,也纷纷效仿曲炎跪在江沐辰脚边,恳求道:“皇上,楚王叛乱,楚王妃作为乱臣之妻,自是要同样待之。太妃出手,则是再合适不过,也好让楚王明白这天下是由谁主沉浮的!”

    这些武将均不是傻子,在刚刚见识了皇宫的奢华与将来成为京官的威风后,首先想到的便是用怎样的手段让皇上永远看重自己。

    而古往今来,除去尽心尽力为皇帝卖命之外,便只剩联姻这一招。

    奈何德夕帝与楚王夫妇之间的纠缠却让人头疼,若将来德夕帝将楚王妃纳入后宫,只怕他们的女儿便再无立足之地,倒不如借元德太妃的手除去这楚王妃,也不会伤了君臣之间的情分。

    如此一想,众臣均是认为曲炎此时劝解德夕帝是极对的行为,纷纷效仿,唯愿德夕帝能够回头是岸,莫要牵扯到妇人之间的事情中。

    江沐辰冷眼瞧着跟随自己多年的部下,虽知他们中不乏真心相劝者,可也有不少心存别样的心思,淡然冷笑,江沐辰阴沉吐出一句话,“若再有挡路者,当与谋反同罪!”

    语毕,江沐辰收回视线,转身跑下台阶,牵过自己的坐骑翻身坐上去,策马扬鞭朝着楚相府奔去。

    “皇上……”后面的一群武将见状,面上顿时浮现焦色,纷纷扯开嗓子大呼,却依旧盼不回江沐辰的回头。

    即便不是为了皇帝的颜面,如今江沐辰身份尊贵,可是受不得半点伤害啊。万一有一个好歹,让海王楚王甚至是玉乾帝反扑,那最先倒霉的便是他们这群跟随者。

    众人二话不说,快速地上了马背,跟随江沐辰身影而去。

    曲炎满面阴冷地站起身,心思却早已是转了千回,随即便见他整顿好脸上的神色,收起眼底极大的失望,随着众人骑上马背,跟随在江沐辰的身后奔向楚相府。

    一阵疾奔,马蹄还未停稳,江沐辰已跳下马背,手持马鞭冲向楚相府。

    楚相府的门口横尸着数十名楚相府侍卫以及元德太妃侍卫的尸首,此时楚相府大门禁闭,门房处连个小厮也不见,血腥味伴随着阴森森的气氛让人心生不好的感觉。

    看着面前庄严肃穆却又寂静如夜的楚相府,江沐辰方才萦绕在胸间的焦急渐渐淡去,眼底冷漠的眼神中射出点点精光,将楚相府外面静静地打量了一番,这才叫来虽未将相府大门撞开,他倒要看看如今如瓮中鳖的云千梦还能玩出怎样的把戏。

    ‘哄……’结实的相府大门在木桩的强烈撞击之下应声而开……

    江沐辰却是谨慎地没有立即踏入楚相府,那双含着阴寒冷芒的眸子直直地射向楚相府,却见里面竟无一人。即便大门被人撞开,居然也无人出来指责,其中所含的诡异气氛顿时让江沐辰皱起了眉头,继而对身旁的侍卫使了个眼色,让其带领一队城防军先行进府。

    那侍卫领命,招手让身后的城防军跟上,随即小心踏足楚相府,只是在绕足了楚相府的前厅后,却发现府内空无一人,让人疑惑不已,那侍卫便快步跑出相府,半跪在江沐辰面前禀报,“回皇上,楚相府前院一切正常,只是不见任何人影。”

    闻言,江沐辰眉间的褶皱越发明显,心底却早已是翻出无数的揣测,要么是云千梦捉住了母妃,随后集中了楚相府所有的侍卫将梦馨小筑保护了起来。要么便是楚相府的侍卫护着云千梦逃去辅国公府或者云相府避难。

    只是,后一条猜测却是不成立的,方才自己前来的这一路上并未接到城防军察觉楚相府女眷逃跑的禀报。且云千梦素来有胆有谋,也断不会做出连累他人的事情,那么极有可能,此时人尽数藏在梦馨小筑。

    “禀皇上。”而这时,一名城防军慌慌张张地自楚相府内跑了出来,还未跪下便已开口,“皇上,卑职在梦馨小筑内发现尸首……”

    一阵劲风刮过众人的身旁,那城防军的话还未说完,江沐辰的身影已经冲进了楚相府……

    “快,保护皇上……”几名武将心头大急,怒瞪那冒冒失失的城防军,随即众人提剑紧跟上江沐辰的脚步,将他护在中间,以防楚相府内有暗器射出。

    可越是接近梦馨小筑,浓烈的血腥味便越发地浓重,让江沐辰猛地皱起眉头,眼底的冰冷瞬间被击破,换上绝无仅有的紧张与担忧。

    脚下的步子越走越快,当江沐辰来到梦馨小筑的门口时,却只看到院内躺满了身穿辰王府侍卫服的侍卫,震怒瞬间直冲江沐辰胸口,二话不说便冲进了屋内。

    屋内摆设依旧,桌上的清茶还冒着袅袅茶香,可屋内却不见半个人影。

    江沐辰返身踏出屋子,鹰目扫向地上的尸体,见还有人活着,立即走过去抓起那侍卫的衣襟寒声问道:“太妃呢?楚王妃呢?”

    那侍卫肩上受了一箭后便晕厥了过去,好不容易醒来竟是看到自家主子,不敢有丝毫怠慢,忍着箭伤回答着江沐辰的问题,“太妃领着卑职等人前来楚相府,却不想与楚王妃一言不合,楚王妃便命藏身在房顶的侍卫放箭,兄弟们都死在楚王妃的手中,太妃也失去了踪影。”

    “蠢货。”听完那侍卫的禀报,江沐辰心头气急了,手中的长鞭瞬间挥向那侍卫,在他的身上划下一道血口子。

    虽然此时江沐辰怒上心头,可到底脑子还是冷静的,云千梦自是不会做出那等连累旁人的事情,可如今却凭空消失无踪,若不是还藏身在这楚相府中,那偌大的京城,她又该藏在哪里?

    江沐辰努力地压下心头的惊怒,脑中翻腾着各种可能,辅国公府内有谷老太君等人,老太君年事已高,云千梦自是不会去打扰她。

    云相府内又皆是妇孺和未出嫁的云嫣,云千梦只怕也会担心城防军会不守军纪侵犯了云嫣,而不会选择云相府。

    那么整个京城,能够让云千梦了无牵挂藏身的,只有如今没有主人居住的楚王府。

    打定主意,江沐辰神色一沉,冷声吩咐道:“给朕好好搜查这楚相府,即便是挖地三尺,也不准放过任何一寸土地。”

    语毕,便见江沐辰快速转身离开,一个翻身便骑上了马背,带着一纵城防军朝着楚王府的方向奔去……

    一群大臣看着德夕帝匆匆离去,顿时面面相觑,讶然无声……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上,万一皇上有个闪失,咱们可负担不起。”坐上辰王这条船,不管进退,他们都不能让辰王出事。曲炎立即拎清所有的利害关系,对众人开口,自己则率先步出楚相府。只是,如今没有看到云千梦,曲炎心头却是松了一口气,神色相较于方才的凝重却是多了一抹轻松。

    当江沐辰等人赶到楚王府时,竟看到与楚相府相似的情景,楚王府门口虽没有尸首,可肃穆宁静的庄严模样却让江沐辰眼底燃起熊熊烈火。

    只见他二话不说便举起右手,城防军会意地撞开楚王府结实牢固的大门,便见江沐辰率先冲了进去……

    空空如也的楚王府一如楚相府,一路走入楚王府后院,竟连半个人影也没有,江沐辰的脸色骤然铁青难看,满面的怒意似是随时便会爆发一般,让人不敢靠近。

    “皇上小心……”空中传来一阵急速地破空而来的劲风之声,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便见江沐辰所站立楚王府花园中竟从四面射来冷箭……

    ‘噹噹噹……’所有城防军、武将均是一拥而上,将辰王护在中间,手中的长剑不断挥舞打掉射来的暗箭,寂静的楚王府院落内除去那兵器相交声,便徒留一股冲天的血腥味盘桓在楚王府的上方。

    “给朕搜,搜完后封了楚王府和楚相府,朕倒要看看,他们没有落脚之处时的落魄!”几乎是从齿缝间挤出的这句话,江沐辰的脸上已是一片狰狞之色。

    手中的马鞭狠狠地抽在楚王府的圆柱上,留下一道极其深刻的痕迹,江沐辰却是马不停蹄地跑出楚王府,再次坐上马匹,朝着城门口的方向奔去……

    “参见皇上。”众将领见德夕帝前来城楼,纷纷行礼。

    江沐辰却没有享受帝王待遇的心思,凛冽的眸子透过城墙看向城外,只见韩少勉领着五万人马始终与海沉溪的部下对峙着。

    而楚飞扬所领的二十万大军因为距离京城甚远,让人目测不到。

    “那个蠢货。”一拳头砸在城墙上,只见原本完好的指关节立即皮开肉绽,留下鲜血来。

    此次错失了把云千梦关在身边的机会,不知还要等上多少时日,才会再遇上这样的好机会。

    若他的猜测没有错,只怕母妃此时也在云千梦等人的手上,等于是给他多设置了一道阻碍。

    “皇上息怒,卑职定会全力营救太妃。”定远将军见德夕帝这般懊恼,快速走上前,誓死保证道。

    “哼,楚飞扬果真是个对手。朕的防守已这般严密,他居然能在朕的眼皮底下掳走朕的母妃和云千梦,狼子野心,天地可诛。”江沐辰冷峻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极其阴寒的冷笑,声音骤然一降,冰冷至极道:“传朕的旨意,按照原定计划进行,朕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将西楚的江山尽数握在自己的手中,让云千梦无处可逃。”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云千梦,你要逃到哪里去?

    只是,江沐辰心中却还是懊悔不已,早就应该在自己逼宫之时派人将云千梦捉住,如今却错失了这般好的机会,怎不让人懊恼?

    “是,卑职遵命。”定远将军听命,快速地跑下城楼。

    而立于江沐辰身后的曲炎却在此时缓缓上前,低声进谏,“皇上,如今咱们掌控了京城。以臣所见,皇上一则应立即登基继承大统。二则,京城中多是皇亲贵戚,为了让这些大家士族臣服,皇上还是应该尽早广纳后宫,让这些家族与皇家扯上关系,届时便不用再担忧他们临阵倒戈了。且海王挟制了那些世家大族的嫡子嫡女,皇上此时若是给与他们适当的奖赏,想必他们定会倾向于皇上,更有助于讨伐海王楚王。”

    “此事不必再提,朕现在没有这个心思。待救回太妃与云千梦再说。”却不想,江沐辰竟是想也不想便拒绝了曲炎的提议。

    曲炎心头一阵着急,可皇上金口一开,他若是反对便是抗旨,便只能咽下心中的不敢与焦虑。

    尤其方才皇上口中可是明明白白地说道‘救回太妃与云千梦’。

    太妃是要救回,可云千梦是敌方将领楚飞扬的妻子,岂能也用‘救回’一词?

    更何况,如今云千梦还是楚王妃,皇上却已是直呼其名,这当真是司马昭之心啊。

    思及此,曲炎额头不禁流下一行冷汗,若是云千梦当真被皇上捉回,那曲景清岂不是没有任何的机会?

    再观其其他大臣的表情,众人听完德夕帝那句‘他居然能在朕的眼皮底下掳走朕的母妃和云千梦’,均是头冒冷汗、面面相觑。那楚王妃可是楚王的正妃,却不想如今在德夕帝的口中,竟成了他的,如此看来,那楚王妃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只怕是无人能够取代。

    看来众人均是明白了其中的干系。

    用力地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曲炎脑中思绪翻转,脸上表情却是忠贞不二。

    崎岖的上路上,马车疾奔了整整两个时辰。

    此时天色已晚,一轮明月已悄悄升上天空,光线在月光下变得幽暗隐晦,山路显然变得更加难走。

    “丫头,累不累?身子可吃得消?”楚南山坐在马背上,领着众人朝着山谷的出口处奔去,心中却担忧云千梦的身子。

    “爷爷,我很好,不必顾及我。”云千梦紧紧扶着车内壁,防止冲力把自己甩出车外,同时冷静地出声让楚南山安心。

    一道黑色身影却在此时迎着众人奔来,银白的月光下,此人面色冷峻、神色谨慎却又带着急迫,手中的马鞭不停地抽打着马身,企图让马儿奔跑地更快。

    “飞扬。”楚南山最先认出来人,不禁低低地惊呼出声。

    车内的云千梦在听到楚南山的声音后,却是想也不想直起身子,快步走到车门口,一手掀开车帘,眼中含泪地看着迎面而来的夫君。

    楚飞扬早已在楚南山出声时抬起了头,在看到那不顾危险冲出马车的人儿时,冷然的目光瞬间转化成一往情深。

    “梦儿。”悬着的心重重地放了下来,楚飞扬一手撑在马背上,借由马背的力量腾空而起,足尖一点马鞍,瞬间朝着云千梦飞去。

    马车奔驰的速度丝毫没有减慢,楚飞扬的身影却已稳稳地落在马车上,长臂伸出将立于车门处的云千梦揽入怀中,心口缺失的那一块瞬间被填满,让楚飞扬放下了高悬多时的心。

    只是,两人还来不及细聊,楚飞扬的目光已看到车内晕厥的元德太妃,薄唇勾起一抹冷笑,楚飞扬轻柔地问着云千梦,“元德太妃去相府找你的麻烦了?”

    江沐辰行事谨慎小心,绝不会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放任自己的母妃在京城四处乱走,那么唯一可以肯定的,便是元德太妃自行走出辰王府,前去楚相府找云千梦的麻烦。

    可元德太妃实在是太过心急了,心急地想要立即除掉云千梦,却忘记此时京城内危机四伏,一不小心便会殒命。

    这一次,是元德太妃失算了,而让她失算的缘由无它,只是一颗为儿子打算的慈母之心。这才使得元德太妃一时间失去了往日的冷静谨慎,却让云千梦钻了这个空子。

    关心则乱,大抵便是这样吧。

    不过,看着贸然前来接应自己的楚飞扬与楚南山,又何尝不是关心则乱?万一江沐辰早一步在楚相府外布置好了陷阱,只怕今日爷爷也会因为心急救自己而陷入危境之中。

    思及此,云千梦后背衣衫早已被冷汗打湿,更不愿让早已背负众人的楚飞扬知晓当时的险况,只挑着无关紧要的事情回道:“多亏爷爷及时赶到。如今,有元德太妃在我们的手上,相信辰王行事定会顾及自己的母妃,不敢太过偏激。”

    云千梦避重就轻,并未提到元德太妃的咄咄逼人以及自己方才的命悬一线。

    初见楚飞扬时的激动被云千梦立即压在心底,此时最重要的便是分析时局,找出最好的一条出路。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73444.gansu.8671.net/

北京赛车投注信誉平台www.cnkgl.com,白芥子粉小量内服可使唾液分泌,胃液和胰液增加,大量可引起呕吐。用于火毒蕴结,咽喉肿痛,齿龈肿痛,外治诸热肿,毒虫咬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重庆时时彩和历史记录 北京pk10七码死公式 极速赛车计划手机软件 11选5前三神奇公式 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黄大仙灵码 黑龙江十一选五网址 秒速几种赛车玩法 11选5软件 青海十一选五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