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楚王妃> 第三百二十四章 雪上加霜
    “此时二十万大军均在何处?”楚飞扬大步流星踏出皇宫时,已是换上了一身戎装。

    城外韩少勉率军五万与海沉溪手中握有的军队对峙,双方虽相持不下但短时间内却还不会动武,习凛便抽空回到城中与楚飞扬会合,同时等候楚飞扬下一步命令。

    听到楚飞扬的问话,习凛心中微微盘算了一番,这才谨慎地回答:“二十万大军聚集在城郊东大营与城郊西大营处,孟涛、叶驰、杜荣辉等人已经整装待发等候王爷。”

    仔细地听着习凛的禀报,楚飞扬略微点了下头,黑暗中那双如浓墨般化不开的黑眸散发出点点亮光,只见暗夜中墨绿披风在空中划过一道飞扬的弧度,楚飞扬已在顷刻间翻身上了马背,端坐在马背上却是转头看了眼身后的皇宫,楚飞扬眼底神色微微闪动,却没有再开口,领着习凛便朝着长街奔去……

    长街上早已恢复了安静,兴许是知晓海王军已经攻下了西楚的数座城池,方才还将家丁派到长街的世家大族已是召回了所有人,命所有的奴仆守着自家的院子。

    ‘哒哒哒……哒哒哒……’寂静的青石路上传来清脆的马蹄声,声响直直传向远处黑不见五指的暗夜中,留下令人悸动的害怕。

    “吁……”楚飞扬却在此时勒住手中的缰绳,让马儿停下了脚步。

    只见他微微侧脸看向楚相府的方向,眼底带着一抹担忧与挂怀。

    习凛紧跟着勒紧缰绳,让疾奔的马儿停了下来,随即稍稍牵动缰绳,让马儿靠近楚飞扬的坐骑,瞧出楚飞扬的视线正投向楚相府的方向,习凛低声轻唤了声,“王爷。”

    “你先回相府,将事情告知王妃,让她不必担心。”楚飞扬收回视线,低沉命令习凛。

    “是。”习凛坐在马背对楚飞扬抱拳,即可扯动缰绳转换了方向,以极快的速度往楚相府的方向奔去……

    楚飞扬见习凛离开,面色肃正,目光冷硬转向前方,手中马鞭扬起……

    “来者何人?”城门处,城防军早已严阵以待,整座城楼上烛火通明,四处可见巡逻的城防军,而城门内更是守着无数的城防军,看来即便江沐辰此时身在皇陵,城防军的消息一样十分的灵通。

    “楚飞扬。”楚飞扬俯视下面守城门的侍卫,冷声报出自己的名讳。

    “见过楚王,开门。”底下的侍卫见是楚飞扬,立即向楚飞扬行礼,随即扬声让身后的城防军打开一扇城门放楚飞扬出城。

    见城防军今日竟这般容易便放行,楚飞扬的身姿却未动分毫,目光冷幽地扫视着整座城楼,只见那城楼上人影幢幢,隐约还能够听到城防军巡逻的脚步声。

    “王爷?”那名侍卫见楚飞扬只是端坐马背并无出城的架势,一时间有些捉摸不透楚王心头所想,低浅出声轻喊了一声。

    “你们的消息倒是十分地灵通。”楚飞扬冷目转向那名侍卫,声音低沉却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威慑。

    那侍卫在楚飞扬的紧迫盯人下略微低下头来,却是铿锵有力地回道:“王爷过奖。”

    正在此时,城郊外竟响起一阵兵器相交声,楚飞扬神色一凛,身影在城防军的震惊中如鬼魅般冲出了城门……

    夜半三更,京城中却无人能眠,楚相府中亦是烛火通明,管家领着侍卫家丁死守楚相府,誓死捍卫楚相府众人。

    “王妃。”上官嬷嬷快步走进梦馨小筑,见到云千梦福了福身,赶忙开口道:“王妃,宫中方才传来旨意,说皇上封王爷为大将军,率军二十万围剿海王。”

    闻言,云千梦搭在桌上的手瞬间握了起来,一颗平静的心猛地跳动了下,却努力稳住自己的心神,面色沉稳道:“还是走到了这一步。王爷此时身在何处?是立即领兵出发还是先回相府?”

    楚飞扬此次可是临危受命,与蓄谋已久的海王相比可是丝毫不占优势,若是在这场战役中败下阵来,莫说楚家将被问斩,只怕西楚的百姓也会跟着遭殃。

    毕竟,放眼天下,楚飞扬战功赫赫,排兵布阵被人称颂。若是楚飞扬倒了,那朝中武将只怕再也无人能够撑起这个大局,那西楚的天下极有可能落入海王的手中。

    至于辰王,他亦有自己的打算,届时肯定不会顾及天下的黎民百姓。楚飞扬既要围剿海全,又要防备辰王,一身两用,难免不会出错。

    “卑职叩见王妃。”这时,习凛快步走到梦馨小筑的正屋门外向云千梦请安。

    “快进来,王爷此时身在何处?”云千梦大步走到门口,双目紧盯着习凛,口气中带着无法掩饰的焦急与担忧。

    “回王妃,海王手下四大猛将,已经在刚才过去的几个时辰内,攻下了郑州、通州、义城等十余座城池。而守在城外的几万大军已开始零星的与韩侍郎的军马发生小摩擦,并且有人放出谣言,说太子在海王寿宴期间杀害海王府小世子,说西楚皇室欺人太甚,要血债血偿,海王是逼不得已为了自保才起兵的。王爷已经离开京城,先去京城附近的军营查探情况,王爷让王妃安心。”习凛认真地向云千梦禀报着楚飞扬的留言。

    听完习凛的禀报,云千梦却是冷然一笑,眼底尽是讥讽的笑意。

    好一个海王啊,动作可真是快。

    那边刚打了胜仗,攻下了城池,这边便已放出口风打算混淆百姓的视线。

    的确,海王府小世子不过是一岁的孩儿,却死在海王大寿宴客期间。而海王又是功在社稷的大臣,手握几十万大军,皇室自然会忌讳此人。

    倒不如派人在海王大寿期间杀害小世子,让海王断子绝孙。

    天下百姓,有谁会愿意让连婴儿都不放过的人当这天下共主?海王的起兵反抗则成了清除暴君的善行。

    这样的套路,的确很俗,却极其能够勾起百姓的同情心,也让海全的叛变变得名正言顺、顺应民心。

    上官嬷嬷走近云千梦,扶着云千梦缓缓坐下,倒了一杯水让她压惊,生怕云千梦因为担心而动了胎气。

    云千梦虽坐下,心中的担忧却没有丝毫平复下来,望着屋外夜空下的烛火通明,云千梦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心头却是极快地分析着京城如今的形势。

    海沉溪手中的几万大军守在城门口,等于是堵死了所有人逃生的道路。而玉乾帝为了制止叛军引起的混乱,定会下令严禁所有城内的百姓出入京城。这样一来,京城便成了一座死城,逃生不得只能坐以待毙。

    而辰王的人却驻扎在城内,那么多的城防军若是来一个反扑,只怕无人能挡,届时京城只怕是要血流成河了。城内所有的士大夫极有可能成为辰王的筹码。

    想着之前在绿黛河河畔江沐辰对她所说的字字句句,云千梦心头一紧,若自己被辰王生擒,更会束缚住楚飞扬的手脚,到时候谁胜谁败,就更难预料了。

    “来人。”如清泉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坚决的光芒,云千梦突然沉声开口。

    “王妃,您有何需要?”上官嬷嬷上前一步,弯腰在云千梦身侧细心地问着。

    除此之外,正屋内一片寂静,所有人心中均明白天下即将大乱,但与平常的百姓家相比,楚相府内的侍卫家丁却是井然有序地四处巡逻。

    “让习凛进来。”云千梦面色稳重,眉宇间散发着肃穆的神色,目光坚定地望向屋外。

    “王妃有何指示?”习凛听到云千梦的声音,已是一身盔甲的他踏了进来,单膝跪在云千梦的面前,等候她的命令。

    看到习凛已是全副武装,云千梦心知这一仗是非打不可了,手指轻点下桌面,只见她站起身,面色严肃地命令道:“调集楚王府楚相府内外所有的暗卫,集中起来,做好离开京城的准备。”

    “王妃……”听到云千梦的命令,习凛顿时抬起了头,眼底一片震惊。

    王爷已经让暗卫将楚王府楚相府保护的滴水不漏,可王妃为何要离开京城?万一出了事情,王爷可是鞭长莫及啊。

    “速去办理此事,告诉王爷,我会照顾好自己,也让他保护好自己。”云千梦却是没有半句解释,转过头便吩咐慕春几个丫头,“收拾细软,挑些素雅普通的衣衫带着。上官嬷嬷,劳您去准备几辆马车,越是普通越好。”

    上官嬷嬷见云千梦神情坚定,可却十分担心她的身子,便与习凛一起劝着她,“王妃,您的身子可是经不起折腾啊,还是等王爷回来再说吧。好歹咱们府内有这么多的侍卫,相信不会吃亏的。”

    闻言,云千梦却是向上官嬷嬷射过去一记冷芒,浅笑道:“咱们现在的敌人可不仅仅是海王。那皇宫中龙椅上坐着的,那赶去皇陵的,都极有可能反咬咱们一口,我们不能上战场协助王爷,却也不能拖他的后腿。不错,咱们府中侍卫的确多,但与城防军禁卫军想必可就不够瞧了,到时候咱们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快去准备吧,莫要再耽搁时间了。”

    海王突然发难,辰王必定不会坐视不理,他们的心中装着的只有这西楚的江山,岂会任由他人夺取他们觊觎已久的龙椅?

    “是。”两人同时明白了云千梦的担忧,异口同声地应下,便各自忙碌了起来。

    熬了大半夜,云千梦的神色间已经渐渐显出疲态,只是心头突然想起一事,立即出声叫住即将离开的习凛,强打起精神问道:“爷爷与外公呢?”

    “老王爷与夏侯族长已在王爷出城之前去了军营。”习凛转身,将自己知晓的情况说与云千梦,随即行完礼转身离去,出去办理云千梦交代的事情。

    “王妃,奴婢扶您进屋歇息会吧。”暮春走上前,心疼地看着云千梦苍白的脸色与满是疲惫的神态,小心地扶着云千梦往内室走去。

    云千梦却是顾不得休息,踏进内室便将西楚的地图翻了出来,摊开在桌上细细地研究着西楚地图,更是将已经海王已经攻下的几座城池仔细地看在眼中。

    “王妃,一切都准备好了。”上官嬷嬷去而复返,低声禀报方才云千梦吩咐的事情。

    习凛的身影则随后踏了进来,亦是回禀着云千梦,“王妃,所有事情均已办妥,咱们是不是立即启程?”

    “王妃……王妃……”却不想,此时洪管家却是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双膝跪在云千梦的面前,满面焦急道:“王妃,大事不好了。”

    听到洪管家的声音,云千梦重新站起身,快步踏出内室,目光放在洪管家的身上。

    却见素来冷静、办事稳妥的洪管家竟露出这样的神情,云千梦的心微微一沉,冷声问道:“出了何事?为何这般慌张?”

    “王妃,不好了,城防军在王爷出城后便关闭了城门。不但如此,城防军竟堵住了所有出城的道路,让人进不来出不去啊,咱们只怕是出不了京城了。此时长街上尽是城防军,只要看到百姓便驱赶回去,若有不服反抗的便立即将人抓住。”洪管家来不及抹去头上的冷汗,快速地说出刚刚得到的消息。

    “什么?”上官默默率先反应过来,满口震惊地问着洪管家,“洪管家,你可弄错了?辰王此时可是在皇陵,他手中没有雀符,任何人都不能调动城防军的,况且……”

    可是,话说了一半,上官默默便停住了口。

    雀符如今在皇上的手中,可此时城防军异常的变动只能说明这一切是辰王早已预谋好的,那小小的雀符只不过是辰王安抚皇帝与百官的手段。

    辰王只怕在得到海王兵变时,便已算准玉乾帝会派楚飞扬前去围剿海全,于是耐心地等着楚飞扬出城,随后立即关闭城门,这京城便尽数掌握在他的手中了。

    “王妃,现下我们该怎么办?”此时,就连冷静的上官嬷嬷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辰王始终纠缠王妃不放的事情,楚相府中人人都是知道的。如今王爷不在城内,王妃又出不了城,万一辰王对王妃有不轨之心,只怕就危险了。

    “不必担心,嬷嬷,方才准备的东西全部藏好。既然爷爷与外公均不在京城,那咱们也可以把所有的人手集中在相府,做好最好的防备。乔影,你立即派人前去辅国公府、容府和云相府,告知老太君等人,在府内稍安勿躁,不管是辰王还是海王,他们首先要夺的是天下,还不会处置咱们,不到万不得已切切不可与城防军发生冲突,尽量降低咱们的损失。”如今之计,只能静观其变,若是硬闯,在如今的形势下,无疑就是己方吃亏。到时候没有逃出京城,只怕还会最先成为俘虏,这是最愚蠢的作法。

    “是,卑职这就去办。”语毕,便见乔影立即起身,步出梦馨小筑。

    “习凛。”吩咐完乔影,云千梦将目光转向习凛,神色中的托付与凝重让习凛心头一紧。

    “王妃。”习凛慎重地走上前,对云千梦恭敬抱拳。

    “还记得上一次暗夜离开京城,咱们前去普国庵的那条山路吗?”云千梦低声询问习凛。

    “记得。”习凛的声音坚定不移。

    闻言,云千梦眼底划过一抹赞许,随即沉声吩咐道:“城防军此时的注意力尽数集中在京城内的百姓身上,对于京城四周的山脉想必还未全部堵死。你即可动身,前去飞扬身边,定要护他周全。”

    “可是,王妃您……”习凛脸上神色却是犹豫不决,此时与城外相比,城内情况更为严峻。谁都知道辰王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却不想辰王竟这么快便动手。万一王妃被辰王掳获,后果不堪设想!届时只怕连王爷也会失了平日的冷静。

    “快去,战场上刀光剑影、暗箭难防,他所要面对的可比我这边可要危险的多,我自会想办法离开京城。”云千梦眼中射出凌厉之色,眉宇间尽是一片果断的坚定,二话不说便催促着习凛离开。

    “洪管家,立即为习凛准备马匹。”语毕,云千梦不再看习凛,将注意力转向上官嬷嬷,下命道:“嬷嬷,剩下的人分成三批,轮流守护楚相府。其余的人全部回自己房内歇息。”

    这是一场持久战,不能因为突发事件便慌了神,更不能草木皆兵的让自己的精神始终紧绷着,精力衰竭只会让对方钻了空子,反而便宜了敌人。

    “是,王妃。”所有人异口同声回道,这样的时刻,若他们还不能齐心,只怕很快便会被敌人攻破,既然形势已这般严峻,那不如做好充足的准备,誓死一战。

    “王妃,奴婢扶您回内室休息吧。”云千梦的脸色已微微发白,慕春看之心疼不已,悄声上前扶住云千梦,扶着她走进内室,伺候着云千梦躺下后,慕春却是坐在床头静静地守着云千梦。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shangqiu.liebiao.com/

北京赛车软件官网www.cnkgl.com,△12月29日,林芝二高教师代表一行与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老师学习交流。值此重塑换羽时代,每一位军人都当有刘锐身上的那股子锐气,敢于披坚执锐,当先锋,打硬仗,方能让手中的国之重器变为无坚不摧的利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七星刀鱼 广东11选5上宏发就能玩 博之道娱乐城 广东11选5一定牛新 今日福彩试机号
qq竞彩足球 酷划赚钱是不是真的 北京11选5遗漏 七星彩玩法 德州扑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