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楚王妃> 第三百二十一章
    相较于别的厢房的吵闹,寒玉曲妃卿以及夏侯安儿三人的厢房内,则显得安静地多。

    寒玉悄声走到窗边,轻推开窗子一条缝隙,灵活的双眸透过缝隙往外看去,只见客院中早已站满了海王府的侍卫,每人身上均是穿着铠甲、手中握着长剑立于每间厢房的门口,严防紧守宾客逃跑。

    整座客院的气氛肃穆压抑,除去宾客们的叫嚷声,园内寂静一片,一点声响也没有,让人心中透着寒意。

    寒玉抬头望天,只见方才还艳阳高照的天空,此刻早已被一层厚厚的云层遮挡住了阳光,使得客院更加地阴沉冰冷,隐隐透着一股杀气。

    一道警告的目光射过来,只见一名侍卫发现有宾客偷窥园内情景,立即投过来夹带杀意的视线。

    寒玉心头一紧,反手立即阖上窗子,另一手则是捂着心口,平复被突然吓到的心情,半晌才缓缓转过身,快步走到桌边坐下。

    寒玉看眼面前的二人,思及门口守着海王府的侍卫,立即压低声音,极小声却又十分冷静地分析着目前的状况,“此时这客院已经被海王的人团团围住,门外的侍卫均是身穿战甲、手持刀剑,咱们若是想硬闯出去,无疑是以卵击石。看来,咱们都掉进了海王的圈套。过寿是借口,小世子的死也是借口,让大家前来海王府,让太子离开皇宫前来海王府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说到这里,寒玉为其他二人分别斟了一杯茶,雅致的秀眉微微一蹙,神色中带着一抹难色地开口说道:“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将消息传出去。海王府地处偏僻,又在阳明山上,莫说咱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小姐,就算是有武功的男子,即便逃出了海王府,只怕也出不了阳明山。更何况,这里里外外这么多的精兵强将,咱们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逃出去的。”

    这是最让人头疼的一点,尤其此处还有海王府的侍卫重重把守,想要突破他们的守卫,只怕是难上加难。

    一旦海王兵变,只怕京城将会尸横遍野,而京中的亲人为了他们的安全自然只能屈服于海王。

    好一个老奸巨猾的海王,有这些公子小姐在手,他想登上皇位的阻力便会小上许多。再加上太子杀害海睿的借口,更让他能够名正言顺地起兵造反。

    曲妃卿闻言,神色间均是泛出愤恨之色,低眉小声说道:“海全果真厉害,借着寿宴的名头,竟将京城内所有名望大族的嫡出子女掌握在手中,这等于是握住了所有士族的命脉,想将所有人硬拉入他的阵营中,将来起事亦不用担心有人敢出声反对了。”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沉默良久的夏侯安儿小声开口,只见她从衣袖中掏出一支烟火,对房中的二人解释道:“这是今早临行前,表嫂交给我的。”

    “王妃果真聪慧,竟能够防范于未然。”寒玉鲜少佩服别人,但对云千梦却是发自内心的钦佩,那样聪慧的女子世间少有,即便只是寻常的宴会,她亦能够想到这些事情。

    夏侯安儿点了点头,“表嫂的确十分聪慧。咱们待天色晚些,再找机会将信号发给表哥,只希望海王不会太早发兵,否则京城的百姓可就要遭殃了。”

    三人正商量着对策,其他厢房内却传来一阵叫嚷声……

    “放我们出去……放我们出去……”海王府厢房内传来众人的喊叫拍打声,可客房早已被海王府侍卫团团围住,就算众人喊破了嗓子,也不会传到外人的耳中。

    “吵什么吵!”此时,一声大吼传来,众人透过窗子看去,却见海全身边的第一大将袁耀领着一纵侍卫巡视路过客院,见院内十分吵杂,立即大吼出声。

    “放我们出去……我们的家奴可都在海王府门外候着,若是你们敢不敬,便是与整个京城的士族为敌!”没有了海沉溪,这些公子小姐自然不会将任何人放在眼中。即便面前的是战功赫赫的袁耀亦是没有被他们看在眼中。

    “是吗?你是哪个府邸的?”只是,面对这样的威胁,袁耀脸上却是显出讥笑,更是出言问着那名公子的府邸。

    “哼,家父乃兵部尚书史周延!”那公子眼底不由得浮上一抹得意之色,朗声说出自己父亲的名号。

    也难怪这位史公子的底气这般足,有这样的家世,父亲掌管整个兵部事宜,自然是比旁人多了几分硬起。

    “哈哈哈,好好好,你们去找找史尚书家的奴才,带过来让他们家公子认一认。”却发现袁耀并未理会史公子,亦没有被吓倒,反而是侧身对一旁的侍卫下命。

    “是,将军。”那侍卫领命而去。

    袁耀抱剑立于客院入口处,眼底含着冷笑地看着此时已经打开窗子露出面孔的世家公子小姐,心头却是一片鄙视轻藐。

    而原本吵闹的公子小姐们却是面面相觑,不明白袁耀到底想做什么?

    众人这时想起方才海沉溪刀起剑落毫不犹豫地杀了一名千金小姐,心中均是有些后怕,更怕再看一场没有较量的杀戮。

    有些胆小的小姐已是想抽身关上窗子,却突然听到袁耀一声低喝:“不许关窗,都给本将军好好地看着,否则别怪本将军不客气。”

    此言一出,园内顿时响起一阵低低的哭泣声,大部分闺阁小姐已是掩面哭泣了起来,只见她们身子微微颤抖、面色苍白,显然是被吓到了。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便见方才离开的侍卫走了进来。

    夏日的午后,带着炽热,随着那侍卫的进入,众人竟是嗅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这股子腥味混合着夏日的燥热,令人作呕。

    “史公子看清楚了,这可是你府上的奴才?”而这时,袁耀竟从那侍卫的手中抓过一束黑发,随即右手举高至胸前,将手中的东西摆在面前让众人看清楚。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袁耀的手上竟是提着一个人头,那人头的面上毫无血色,七窍中均是流出血痕,而人头被砍断的脖颈处竟还滴着鲜血……

    “啊……”莫说千金小姐受不住这样恐怖的场面,就连那些公子中亦有不少人在看到人头时晕厥了过去……

    “哼,一群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你们可都看清楚了,若还有人敢吵闹,这奴才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本将军手中的长剑可不懂什么怜香惜玉!”说着,袁耀将手中的人头狠狠地摔在地上,那人头在地上滚了几圈,直到撞在花圃才停顿下来,上面那一双死前尚未来得及闭上的惊恐大眼正直直地盯着那些公子小姐……

    ‘砰砰砰……’再也无人敢多看一眼,所有人极有默契的在一瞬间阖上了窗子,至此不敢再出声反抗。

    袁耀见威慑了这帮公子小姐,阴冷的眸子中闪过一抹讥笑,随即整顿好身上的盔甲,领着侍卫转身离开了客院……

    寒玉瞬间阖上木窗,而曲妃卿与夏侯安儿则是双双捂着菱唇说不出话来,两人面色泛白、额头均是沁出一层冷汗,显然是被这血腥的场面吓到了。

    寒玉扶着她们重新坐回桌边,将茶盏递给二人压惊,只是她的面色却十分难看,注视着面前二人的眼神中带着凝重,半晌才艰难地开口,“恐怕今日随我们而来的家丁婢女,均已遭海王的毒手。”

    夜幕降临,城门已经关闭,可早上出门的各家公子小姐均没有回府。

    这让各世家的大家长们纷纷心生担忧,不明白到底出了何事,为何自家的孩子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快,都在门口等着,若是小姐公子回来立即派人回来禀报。”各府的门口均是烛火通明,奴才们站了一地,均是望眼欲穿地等候着自家的小主子们。

    楚相府。

    晚膳时没有等到夏侯安儿回来,云千梦心头的不安不由得渐渐地扩散开,推开楚飞扬递过来的热汤,云千梦担忧地开口,“安儿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是在海王府出了什么事情吧?”

    尤其此次夏侯安儿是受自己鼓励才鼓起勇气前去海王府,若真是出了事情,只怕自己一辈子都被不安的。

    楚飞扬握住云千梦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道:“兴许已经在路上了,别担心。你不是将那东西交给安儿了吗?若是真出了事情,相信她会通知咱们的。”

    可云千梦心中的不安却没有因为楚飞扬的安慰而散去,修眉淡拢语气中含着浓浓地关怀,“我亦让乔影挑了几名暗卫保护表姐与安儿,可连她们也未传回消息,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夜色越发的黑沉,云千梦抚着肚子安抚着腹中的孩子,脑中却将所有的事情翻出来反复的思量琢磨,面色越来越沉重。

    楚飞扬见云千梦不吃不喝,心头焦急,正要开口宽慰她几句,却见习凛快步走到梦馨小筑门外禀报事情。

    “卑职见过王爷王妃。”来到门边,习凛禀报道:“方才已收到公主发来的紧急暗号。”

    “快说。”云千梦瞬间站起身,转身看向门边,等着习凛开口。

    “卑职收到公主的暗号后,便着手让探子靠近海王府。据探子来报,今日前去海王府的宾客全部被海王强行留在了海王府内。此时海王府已进入戒备状态,不但海王府四周被精兵保护了起来,就连阳明山山脚下亦是关卡重重,卑职派出去的探子差一点死于乱箭之下。”习凛面色肃穆,眼神带着少有的肃杀之气,顿时让楚飞扬与云千梦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楚飞扬走到云千梦的身边,搂过她的身子,深怕她动了胎气,随后沉声问着习凛,“太子呢?今日是乌统领护送太子前去的,太子可有回宫?”

    “太子亦被扣押在海王府内,至于乌统领,却是失去了踪影。此时海王府正在摆设灵堂,据说是海王世子的小公子没了。”习凛皱眉说出这些事情,心底也觉得这海王府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原本是海王的大寿,可眨眼间竟又变成了丧事,这其中定是发生了不可告人的事情。奈何海王府守备森严,即便是他们手中的暗卫也无法进入,只能打探着这些表面的消息。

    “看来海全是打算动手了。”仅仅是听了这些消息,楚飞扬便已看清了海全的心思。

    听楚飞扬说出口,云千梦眉头骤然皱了起来,目光带着担忧地看向他,心早就猜出了事情的经过,随即冷静地分析道:“这是个策划多年的局。先是举办孩子的满月酒,让众人知晓海王府有小世子。随后便是海睿的周岁宴,大家当时可都是见过海睿,这也为今日的事情埋下了可行性。最后是海王寿宴,设计众人,让所有人百口莫辩。皇上派出了太子,其他世家自然不能不卖海王这个面子,当然得派出家中的嫡子嫡女参加寿宴,却不想竟纷纷自动跳进了海王所设的圈套中。”

    楚飞扬听完云千梦的话,漆黑如夜的眸子瞬间划过一丝冷光,只是揽在云千梦腰身的手却紧了几分,心头却是庆幸。幸而梦儿有了身孕不宜远行,否则海全手中有了梦儿,自己定会方寸大乱。

    “王爷、王妃,各府候在海王府门外的家丁婢女,被海王府侍卫,尽数诛杀了。王妃派去保护曲小姐与公主的几名暗卫,也因寡不敌众,被杀了。”习凛低头说出最后一件事情。

    “好个海全,当真是心狠手辣得很哪!”一声冷笑自楚飞扬的唇边溢出,“他这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传令下去,所有将领立即进入备战状态。所有的暗卫尽数集中在楚相府,保护王妃等人的安全。立即发暗号通知曲长卿,让他即可回来,同时你亲自去皇陵,务必保证他的安全。”

    说着,楚飞扬将云千梦揽入自己的怀中,轻吻了下她的发丝,低声叮嘱道:“梦儿,好生呆在相府中,让我放心。”

    云千梦一听楚飞扬此话,便知他定是要亲自行动,毕竟此时夏侯安儿被押在海王府,楚飞扬这般担心实属正常。

    在他怀中点了点头,云千梦轻柔地开口,“自己小心,保护好自己,我和孩子等你回来。”

    说完,云千梦退出楚飞扬的怀抱,目送他离开梦馨小筑。

    “王妃。”慕春看着桌上几乎没有动的晚膳,有些担心云千梦的身子,扶着她小心地坐下,出声劝道:“王妃,您再吃点吧。”

    云千梦此时哪里还有心情用晚膳,夏侯安儿与曲妃卿均被扣留在海王府做人质,按照海王府杀人不眨眼的方式,只怕宾客们均是活在刀口上。

    如今朝中海王已经是选择了动手,辰王只怕也是耐不住性子了,整个西楚朝廷,能够与二王相抗衡的,唯有楚飞扬一人。只怕率兵出征一事是非楚飞扬莫属了,这一桩桩的事情接踵而来,怎能不让人忧心不已?

    双手覆上小腹,云千梦看着桌上那碗温热的汤,缓缓端起汤碗,小口小口地喝着。

    “乔影。”喝完手中的汤,云千梦清浅出声,目色已是恢复了冷静与平静。

    “王妃有何吩咐?”乔影身影瞬间从门口来到云千梦的面前,低首等候云千梦的命令。

    “你过来。”云千梦双目看向乔影,朝她微点头,在乔影靠近后才低声吩咐……

    此时的长街上早已是乱作一团,迟迟不见自家小主子回来,奴才们均被要求出府寻找。

    一时间,长街上人声鼎沸、烛火通明,四处都是各府的奴才成群结队地往海王府的方向前去。

    而长街两旁的所有店家看到一簇簇的火龙在自家门口经过,早已被吓破了胆,纷纷命小二关上店铺门,免得被这些有权有势的士族迁怒。

    一片叫嚷声中,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传来,众人顿时停止了呼喊声定睛往暗夜处看去,却见楚王一身黑色锦袍骑马奔了过来。

    元府的林老太君见状,立即拨开人群站出来,挡在了长街中央,拦住了楚飞扬的去路。

    “吁。”一声清啸,楚飞扬快速地勒住缰绳,在林老太君的面前停住了下来,双目含威地俯视着面前的林老太君。

    “老身见过楚王。”林老太君临危不惧,丝毫不害怕面前的楚王,只见她沉声开口,但锐利的目光却是扫过楚飞扬经过的地方,目色随即一沉,冷声问道:“不知王爷可知海王府到底出了何事?为何各府的公子小姐到现在还未回来?”

    楚飞扬见林老太君直截了当地问出所有人心中的疑惑,沉着的目光却不见一丝波澜,淡然回道:“此时已入宵禁,大家都会府中等待消息,相信不久后便会有消息传来。林老太君,您是辰王的外祖母,辰王掌管京城事宜,您可不能带头不遵守辰王定下的规矩啊。”

    一番话,堵住了林老太君的口,又巧妙地绕过了林老太君方才的问话。

    林老太君心中暗恼楚飞扬的态度,面上却依旧沉稳镇定,见楚飞扬方才快马加鞭地奔过来,想必定是发生了事情。

    只是,林老太君心中明白问得太过直白,楚飞扬定不会正面回答,便转了个方向问道:“老身的孙儿孙媳今日均是前往海王府,至今未归,不知贵府的夏侯公主可有回来?”

    有了林老太君领头,其余府邸的家丁们也随之往楚飞扬面前涌来,其中更有不少夫人被婢女搀扶着走过来,满面焦急地盯着楚飞扬。

    楚飞扬面色稳重、眼底冷静地一扫马下的众人,淡然地开口,“各位还是回各自府邸等候消息。莫要在外逗留,免得引起京城百姓的恐慌。”

    “楚王此话,老婆子可就听不明白了。我们府中少了人,难不成还不许我们私下找寻?即便此事闹到皇上的面前,我们亦不理亏。”林老太君见楚飞扬一副公事公办丝毫不着急的模样,心头顿时大怒。

    元庆舟乃是元府的嫡长孙,而吴沁沁如今又怀着她韩国公府的孩子,林老太君岂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孩子遭受不测?见看着时间一点点地过去,莫说皇宫,就连海王府也不曾给个正面的回话,岂能不让林老太君焦急?

    听完林老太君的话,楚飞扬墨黑的眼瞳中划过一丝冷光,继而冷漠道:“若是府上丢了人,大可去向京兆尹报案,府衙自会派衙役帮忙寻找,老太君何必在此入夜时分扰民?万一京中百姓因此发生暴乱,韩国公府可担当的起这个责任?老太君莫要忘记,如今辰王与元德太妃皆在皇陵,俗话说远水救不了近火,只怕他们也是有心无力吧!”

    “楚王是看不起韩国公府?还是认为韩国公府没有这个能耐?”林老太君手中拐杖重重抵在青石路上,在一片沉寂中发出清脆的声响。

    众人不由得将目光放在面前对峙的二人身上……

    林老太君的脸上也是泛出怒容,火光照在她的脸上,显出一片严肃的面色来,浑身气势凌厉让人不敢逼视。

    而马背上的楚王却是沉静如水,只是那黑瞳中跳跃的火光,却比眼前的灯笼烛火还要耀眼。

    楚飞扬平淡开口,“本王只是就事论事,辰王虽交出了雀符,可在皇上下旨之前却依旧统领着城防军,领俸办事!老太君是辰王的外祖母,想必不会做出让辰王为难的事情吧!若是老太君不服,不如随本王一同进宫面圣!”

    林老太君心头一阵气结,不想没有打听到孙儿孙媳的下落,竟被楚飞扬一阵威胁奚落,怎能让她咽下这口恶气?只见她正要上前再次与楚飞扬理论。

    可楚飞扬却是面色一沉,眼底泛出淡淡地不耐之色,不等林老太君再次发话,只见他拉紧缰绳的手猛然用力,已是骑着马绕过她的身旁,朝着皇宫的方向奔去……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hb.8264.com/

北京赛车规律软件下载www.cnkgl.com,2017年新疆网络春晚还将在地州市县级城市设立分会场,与亚心网同时举行线下表演活动,并且通过网络直播连线形成互动。码头故事就餐环境活动最终由火锅品鉴团、美食专家组评等方式,从品鉴餐厅中,根据锅底、口味、食材、调料、器皿、环境为参考标准,选出一系列奖项,同时诞生新疆民众最认可的2015新疆十大健康火锅品牌专项奖项,包括新疆人最喜爱火锅品牌、新疆最佳养生火锅品牌、新疆最佳服务火锅品牌、新疆最佳品质火锅品牌、新疆最佳地方特色火锅品牌、新疆最佳平价火锅品牌、新疆最佳新口味火锅品牌、新疆最佳口碑火锅品牌、新疆最佳创意火锅品牌、新疆最佳口味火锅品牌和新疆最具特色火锅品牌,绘制“新疆火锅美食地图”,网罗新疆火锅优秀品牌,打造首府餐饮火锅类新的城市名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天津11选5玩法 排列5中奖号码 欢乐斗牛游戏下载 2018白小姐一肖中特马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安徽11选5走势图今天 甘肃11选5投注技巧 超级大乐透12027 广东11选5总和大小龙虎 体育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