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楚王妃> 第三百零五章
    “轻扬……”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楚培岂能看着楚轻扬丧命于车轮中,想也不想便站起身,朝着车门跑去,及时地拽住了楚轻扬的衣袖一角……

    ‘撕拉……’一声,却不想,衣袖布料不堪承受两人的拉力,竟在此时断裂,楚轻扬往外前倾的身子在眨眼间便滚落出了车内。

    “啊……”车外瞬间响起一道凄惨地尖叫声……

    “停车、快停车!”听到这声惨叫声,楚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猛拍着车板对外面驾车的侍卫怒吼道:“停车,听到没有,快停车!”

    “吁……”一声轻呼,前方的侍卫勒住了缰绳,马儿渐渐停下了狂奔的脚步。

    楚培等不及马车挺稳,一手扶着车篷猛地往地上跳去,随即拼命地往后面跑去……

    而此时,楚轻扬则是抱着自己的胳膊在地上打滚,满脸痛苦的模样,发丝凌乱、脸色惨白,已完全没了往日翩翩贵公子的俊朗。

    楚培心头一紧,脚下的步子竟是一个趔趄,差点瘫坐在地上,定了定心神,这才重新迈开步子跑向楚轻扬。

    走近才发现楚轻扬满头大汗,表情极其的痛苦,见他抱着自己的右臂,楚培才知楚轻扬被伤到的是手臂。

    “轻扬,轻扬……”蹲下身扶着满地乱滚的楚轻扬坐起身,楚培将楚轻扬的身子固定在自己的怀中,这才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碰触楚轻扬的右臂。

    “啊……爹,你想弄死我吗?你不知道我的手臂被马蹄踩断了吗?”暗夜中顿时响起一阵尖叫怒骂声,楚轻扬喘着粗气、满头冷汗、浑身疼得瑟瑟发抖,只是却眼露恨意地瞪向楚培,恨不能朝着楚培方才碰触他的手咬一口。

    楚培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心中更是涌上心疼,对于楚轻扬方才的无礼却也没有在意,更是抬起头来对已经立于马车旁的楚飞扬喊道:“飞扬,快将轻扬抚上马车。”

    楚飞扬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侧身对身后的两名侍卫低语了几句,只见那两名侍卫快步上前,一人一边将楚轻扬扶进了马车。

    “楚飞扬,你这个扫把星,若不是你,我岂会变成这般模样?”可楚轻扬刚坐进马车内,便又紧接着开口骂道。殊不知他之所以断臂,全是因为自己的任性自私而造成的,现在却将所有的罪名推到楚飞扬的头上,就连向来表情冷肃的曲长卿已是露出不满的神色。

    紧闭的车帘顿时被人掀起,楚飞扬颀长的身躯踏了进来,只见他面若寒霜、眼露严厉之色,嘴角却噙着一抹极具讽刺的冷笑,双目不带丝毫感情地盯着极其嚣张的楚轻扬,寒声道:“看来给你的教训还不足以让你闭嘴。若是再让本王听到一句谩骂的话语,本王立即将你丢出马车。”

    “你威胁我?”楚轻扬猛地站起身,左手紧紧地护着自己的右臂,忍着身上的剧痛与楚飞扬对峙着。在看到楚培随后踏进马车后,楚轻扬紧接着又开口,“爹,您生的好儿子,竟要将我丢下马车。”

    闻言,楚培的眉头猛然一皱,这一细微的动作落在楚轻扬的眼中,却是十足的得意,仿佛身上的伤痛也随之远去了。

    “轻扬,我希望你能够懂事些。你为了自己活命,拿我当作挡箭牌,害得你娘惨死,如今却执迷不悟,若非你的动作,那张岚又岂会在大殿上提出搜身一事?为何你就还要如此?”却不想,楚培接下来的话竟让楚轻扬脸上的笑容定格住。

    那还未扩散开的笑容,渐渐变得扭曲丑陋,只是触及楚飞扬极其冷漠的表情后,楚轻扬却是破天荒的没有再开口,径自往后倒退一步缓缓地坐下。

    楚培看着这样的楚轻扬,心中说不出的痛与恨。若非为了楚轻扬,谢氏又岂会白白被人暗算致死?若非楚轻扬自己太过份,又岂会落得如今这样的田地?

    “这就是你们心心念念不肯舍弃的东西?”而这时,楚飞扬却是将那枚拼凑好的金牌递给楚培,言语间听不出半点父子亲情,让楚培的心顿时一沉,一股失望与心痛在心底渐渐的蔓延开。

    看着那枚躺在楚飞扬手心,散发着金光的金牌,楚培却是摇了摇头,伸出手将金牌推还给楚飞扬,带着一丝疲倦道:“这是你保住的,从今往后就是你的了。”

    “不行……”一声大吼从楚轻扬的口中喊出,只见原本已经闭嘴的他不顾手臂上传来的剧痛,一瞬间便窜到楚培的身边,伸出左手想要从楚飞扬的手中抢走那枚金牌。

    ‘啪’却不想,这一行为却是惹怒了楚培,想也不想便给了楚轻扬一耳光,指着楚轻扬的鼻子便骂道:“你真是死性不改!你害死了你娘亲,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愧疚吗?”

    “愧疚?你怎么不问问楚飞扬,若不是他,他的娘亲又岂会难产而死?要说愧疚,我们两人谁的更大更深?爹你又何必总是揪着我不放?更何况,这金牌本就是属于我的,谁也别想抢走!”说完,便见楚轻扬浑身颤抖地伸出手来,再次想将那枚金牌占为己有。

    楚飞扬看腻了这样的把戏,将手中的金牌丢入楚培的手中,冷声道:“这是你们父子间的事情,不必扯上本王。本王亦不需要这样的东西。长卿,送他们回大牢。”

    语毕,楚飞扬飞身坐上曲长卿始终牵着的骏马,一扬马鞭疾奔而去……

    楚培立于马车门口,看着那抹渐渐远离自己视线的背影,心头千头万绪却是无话可说,最终只是化为一蹙眉头,继而返身坐回了马车内。

    此时的楚相府内一片寂静。

    楚飞扬在书房内梳洗了一番,待换过干净的儒衫长袍,这才赶回梦馨小筑。

    蹑手蹑脚地踏进内室,看着那盏放在梳妆台上的烛火已经快燃尽,此时正发出些微的‘噼里啪啦’的声响,楚飞扬走进烛台,轻轻吹灭了烛火,这才返身走到床边,轻声坐下,借着月光打量着云千梦的睡颜。

    近日因为身怀有孕的关系,云千梦的脸庞微微消瘦了些,原本米分嫩的唇瓣此时看上去泛着微微地白色,本就极小的脸蛋如今看来更显得娇小了。

    手掌轻柔地抚上她的睡颜,感受着手掌心不可思议的细腻触感,楚飞扬心头顿时涌上一阵满足,嘴角亦是微微弯起,勾起一道完美的弧度。

    “嗯……”身下传来一阵嘤咛声,云千梦的睫毛微微颤抖了几下,试着几次睁眼后,缓缓睁开了那双明显还带着睡意的明眸。

    楚飞扬见她被自己吵醒,心中不禁有些内疚,只是看到云千梦露出少有的懵懂的眼神,却又是爱不释手,情不自禁地俯下身,薄唇轻轻贴上她柔嫩的菱唇,细细地嗅着属于她身上的香气。灵巧的舌慢慢描摹着她唇的模样,轻轻抵开她微抿的双唇,引诱着她尚且有些呆愣的丁香翩翩起舞。

    楚飞扬的双手亦是没有闲着,一手轻柔地穿过云千梦的身子,轻轻地搂着她,一手则是攻城掠地地往某处高耸的地方摸索而去。直到摸到比往日还要稍稍丰满一些的XIONG部时,楚飞扬极其满意地笑了笑。

    “怎么才回来?”可惜云千梦刚从睡梦中转醒,双手抵在楚飞扬的胸前推开了他贴上来的身子,随即揉着双眼缓缓坐起身,打着哈欠开口问着。

    有孕在身,就连往日浅眠的她,亦是变得有些嗜睡了,竟连楚飞扬踏进内室都未察觉到。

    楚飞扬见她连带疲倦的模样,便知是自己弄醒了她,压下生理的需求,楚飞扬伸出双手握着她纤细的肩头,将云千梦按着重新躺下,自己则也是脱掉鞋袜斜躺在外侧,拉过薄被为两人盖上,这才柔声将今夜发生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

    这么一折腾,云千梦睡意全无,枕着楚飞扬的手臂细听着他的复述,思索了半晌菜开口,“如此说来,皇上是借着此次的事情在寻找东西?”

    见云千梦已从自己的字里行间抓住最重要的讯息,楚飞扬低头轻吻了下她的鬓发,浅笑道:“极有可能。只是,想必皇上并未找到他想要的,否则脸色不会那般难看,更不会轻易地将玉牌还给我。”

    “有什么东西,值得皇上这般大费周章?”云千梦不解,况且在听完楚飞扬对玉乾帝仔细观察玉牌的描述后,只觉更加蹊跷,似乎玉乾帝十分在意。

    “睡吧,这事我会让人盯着。皇上心中最在意的只怕便是这块玉牌,如今没有从玉牌中找到他想要的,只怕对楚家而言亦不是坏事!你现在有了身孕,还是莫要多费心思,免得动了胎气。”说着,楚飞扬右手轻轻覆上云千梦的腹部,眼底浮现一抹爱怜之色。

    云千梦见他说得这般小心翼翼,倒是轻笑出声,调侃道:“哪有这么娇弱?动动脑子便能够动了胎气?”

    闻言,楚飞扬自己亦是不由得笑出了声,薄唇抵着她的额头,左手轻拍着她的肩头,轻柔道:“还是小心为上。睡吧,我可不希望生出个夜猫子的孩子。”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yzz.cn/

北京赛车自动投注方案www.cnkgl.com,父亲完完全全变成了陌生人。  恒大人士称,业绩承诺是引进战投的常规安排,为了进一步给投资人树立信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辽宁快乐12规则 三d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遗漏 体彩36选7走势图
足彩任九 七星走势图 贵州快3推荐号码 天津11选5选号方法 广西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