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凤凰小说网楚王妃> 第三百章 本王扶您!
    宁锋立即勒住缰绳,领着侍卫立于原地等着张岚的靠近。

    “这么晚了,张统领怎么出城了?难不成城防军形同虚设,竟随意放任城中百姓进出京城?”宁锋先声夺人,将罪名扣在张岚的头上。只见宁锋挺直腰杆坐在马背上,目光在月光下显得幽冷狠辣,隐隐带着一丝杀气扑向张岚。

    而张岚看到宁锋亦是有股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气势,皮笑肉不笑地直视着面前的宁锋,冷声冷气地开口,“宁侍卫怎么在这京郊树林?难不成城防军的职责变为看护树林了?若辰王殿下的兴趣在此,不如就让本将替王爷向皇上禀明此事,收回王爷手中的城防军,改而看护这片树林!”

    “哼,张统领真是会说笑话!城防军的雀符是先帝交给辰王的,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禁卫军副统领在此造次?难不成你想违抗圣命?张统领可有算过自己有几条命够皇上砍的?可不要因为贪一时的口舌之快,而让家人也跟着遭殃!”城防军与禁卫军本就不对盘,相互侍奉不同的主子,主子之间又隔着夺位之仇,此刻没有厮杀起来,已是两人极力在克制,相互之间又岂会有好脸色?

    张岚被宁锋的话呛得一时结舌,冷肃的眼眸中射出点点寒光,拉着缰绳的手微微收紧,强压下心头的这口气,将目光自宁锋的身上转移开,却发现这一片的树林中竟是死伤无数,地上倒着无数的黑衣人。而原本被判流刑的楚家人亦是坐在地上,一个个面色各异,却难掩眼底的惊慌与哀痛。

    张岚轻扯手中的缰绳,坐下的马儿立即领会了主人的意思,瞬间抬起蹄子往前走去。

    而宁锋亦是看清了张岚的心思,随即也轻扯手心中握着的缰绳,一人一马挡在了张岚的面前,冷笑道:“张统领的指责是守卫皇宫、保护皇上,什么时候也管起宫外的事情了?是不是有点越俎代庖了?”

    “城防军亦只是掌管京城的事务,怎么触角这般长,竟伸到了城外?本将此次前来是受皇上口谕,难不成宁侍卫以为有辰王爷撑腰,便想罔顾圣意?”张岚十分不满宁锋挡住自己道路的行为,口气越发的恶劣,就连脸色也变得阴沉无比。

    一时间,双方相持不下,气氛愈发的剑拔弩张……

    而已经远去的两人一马,此时却还在马背上打斗着……

    楚飞扬嘴角含笑地看着江沐辰,好心的提醒着,“辰王不想回去看看到底出了何事?张岚前来定是奉了圣旨,宁锋尽管是王爷身边的第一侍卫,可若是执意抗旨,就连王爷也要受到惩罚吧!可惜如今太妃已经被罚送往皇陵,这一次王爷若是再惹怒皇上,只怕是没有人能够替王爷出头顶罪了!”

    说话间,楚飞扬躲过了辰王的十三次攻击,而他自己手中的长剑则是见缝插针地刺向辰王更多次。

    江沐辰面若含霜,眼中尽是毫不掩饰的怒意,手中的长剑挥舞自如,在月光下散发出一道道银白的花朵,让人望之眼花。

    “你以为玉乾帝如今还会为楚家做主?还会一如往日的偏袒楚家?”江沐辰的口中,已直呼玉乾帝的名号,看来其心中对玉乾帝当真是恨之入骨了。

    只见他反问完楚飞扬,便见他出手的招式越来越猛、越来越毒辣刁钻,尽是攻向能够置人于死地的部位……

    殊不知,楚飞扬此时竟还能谈笑自如,含笑的眸子越过辰王的头顶看了前方一眼,却见楚飞扬笑得更加开怀,只是攻势却也更加凌厉不带半点拖泥带水,招招均是直击要害,与辰王拉开了架势。

    “楚家何时需要皇上的袒护?辰王可真是会说笑话。既然王爷这般想知道皇上如今对楚家的态度,那就请回吧!”说着,楚飞扬猛地朝江沐辰的心口刺出一箭……

    江沐辰心头大惊,立即收回右手的长剑护在胸前……

    银剑对上剑尖,争锋相对,两人丝毫没有沾到对方的便宜……

    只是楚飞扬却突然扬起一抹诡异的浅笑,随即朗声道:“不陪王爷玩了,张统领可还在等着本王!”

    语毕,楚飞扬在眨眼间收回手中的长剑缠于腰间,身子在半空中划下一道半圆的弧度,已是翩然落地……

    江沐辰见楚飞扬竟逃开,眼底顿时浮上轻藐,怒道:“楚飞扬,你这个懦……”

    ‘咚……’最后一个字还未说出口,辰王的后脑勺竟猛地撞在树枝上,只听见安静的树林中发出一声巨响,江沐辰更是因为这股冲力整个人往前倒去,还未回过神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他已摔下马背,趴在了地上,姿态尤其难堪。

    楚飞扬双目含笑地欣赏着辰王从撞头到摔倒这一系列的动作,见辰王一时间还没有回过神的趴在地上,楚飞扬姿态优雅地踱步来到江沐辰的面前,啧啧有声道:“早让辰王您回去查看到底出了何事,您却不听,瞧瞧,这回被撞到了吧!这若是传了出去,王爷的一世英名可就尽毁了!”

    说着,楚飞扬蹲下身,好心地伸手摸了摸辰王的后脑勺,却突然如碰到尖针般立即缩回了手,诧异道:“瞧瞧、瞧瞧,这后脑勺竟起了这么大的一个包,王爷,您还好吧?您还站得起来吗?需要本王扶您一把吗?”

    说着,楚飞扬好心地伸出双手,只是却捏着兰花指,用大拇指与食指拉了拉辰王肩上的外衣,惊呼道:“王爷,看来你真的病得不轻啊!”

    辰王终于缓过气来,听到楚飞扬装模作样的惊呼声,江沐辰气得差点翻出白眼,撑着一口气从地上站起来,江沐辰只觉一时间眼前天旋地转,整个眼前猛然一黑,头痛欲裂的感觉顷刻间席卷而来,江沐辰立即伸手撑在身旁的树干上,这才勉强站稳脚跟没有再次摔倒。

    “你没事吧?要不要本王扶着你?可惜那马自个跑远了,否则还能驮着王爷回去!唉,这牲畜就是牲畜,害得自己的主人这般模样,自己却跑走了,唉唉唉……”楚飞扬唉声连连。

    听着楚飞扬口中吐出那个‘驮’字,江沐辰被气得直喘着粗气,却没有立即反驳楚飞扬,足可见方才那一下的确是撞疼江沐辰,否则岂会只剩下喘气的份?即便他此时已被楚飞扬气得满面通红,奈何力不从心,现在他只要微微张开嘴,后脑勺便会传来剧痛,直让他口中不断地吸着冷气,恨不能抱头在地上打滚,只是在楚飞扬的面前却只能咬牙挺住。

    “啧啧啧,看来王爷是真疼啊!”看着辰王已经扭曲变形却硬忍着的模样,楚飞扬喃喃自语道,看向江沐辰的眼中尽是一片可怜。

    “既然王爷不喜欢让本王扶着,那本王先回去让宁锋前来接王爷,辰王,您看这样总可以了吧?”语毕,楚飞扬不等江沐辰开口,便径自转身,以散步的形式慢慢地往回走……

    “楚--飞--扬……你这个混……”江沐辰心中恨透了楚飞扬,可刚一开口,脑后便传来一阵巨疼,只是顷刻间,他的额头便已沁满了一层冷汗,眼前更是泛着阵阵黑云,迫使江沐辰不得不闭上了嘴,缓缓将身子靠在树干上,平复着心头的怒意。

    一道黑影渐渐自远处投射过来,宁锋已无心与张岚对峙,眼中掩藏着担忧往黑影的方向看去,却发现回来的竟只有楚王一人。

    心头顿时掀起大浪,宁锋手中捏着的长鞭立即抽向马背,马儿一声痛苦的嘶叫声,瞬间朝着辰王方才消失的方向奔去……

    一阵劲风刮过身旁,楚飞扬稍稍停了下脚步,侧目看了一闪即过的宁锋,嘴角不禁挂上一抹深沉的笑意,随即收起方才面对江沐辰的散漫,面色沉稳地快步走向张岚等人。

    “卑职见过楚王!”张岚见到楚飞扬,自然是下马行礼,尤其楚飞扬的手中竟还保留着先祖帝御赐的腰牌,更让张岚不敢怠慢。毕竟,比起宁峰,楚飞扬可是难缠上几百倍,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踏进这位楚王事先设好的圈套中。

    “原来是张统领啊!近日本王似乎常常能够见到张统领!怎么这么晚出现在这里?那不成张统领要回乡探望乡亲父老?”楚飞扬来到众人面前,命人扶起楚培等人,且暗示侍卫看好楚轻扬,这才将注意力放在张岚的身上,沉声问道。

    “王爷说笑了!皇上听闻京郊有人打斗,担心会有流匪出入,便让卑职领禁卫军前来一探究竟。只是不知到底出现了何事?为何这树林中死伤这么多人?就连刑部押送犯人的衙役也无一幸免,王爷可否解释一下?”张岚冷沉的目光一扫楚飞扬身后的一切,随即出声问道。只是身后有玉乾帝撑腰,张岚的口气带着特有的强硬与咄咄逼人,让人听之十分不舒服。

    楚飞扬顺着张岚的目光转头看了眼身后的一切,平淡冷静地开口,“既然皇上已经知晓此事,又这般关心此事,本王自然是进宫直接向皇上解释最为妥帖,张统领意下如何?”

    轻松的一句话,堵回了张岚的质问。

    张岚面色一怔,却是无处反驳,只能挑错道:“既如此,相信王爷不会在意卑职将这些人检查一番吧!”

    “自然不介意!这件事情,辰王方才已经命人搜查过了,想不到如今城防军与禁卫军均是这般闲逸,一个不在城中巡逻、一个不在皇宫守卫,均是跑到城外找事做,若是皇上知晓,定会十分欣慰!去吧去吧,本王还等着进宫面圣呢!”却不想,与方才死挡在自己面前的行径相反,楚飞扬竟大方地让出道路,让张岚随意检查所有人。

    而楚飞扬自己则是淡然地立于一旁,幽深的目光平视着前方,让人察觉不出他心中所想。

    想起宫中皇上还等着自己的回复,张岚立即收回落在楚飞扬身上的目光,领着一纵队的禁卫军越过楚飞扬,仔细地检查着地上躺着的死尸。

    而这时,宁锋则是牵着自己的马走入众人的视线中。

    只见辰王端坐马背,只是神色却十分怪异,似是忍着极大的痛苦,当他看到楚飞扬嘴角含笑地翩然立于不远处时,江沐辰眼底骤然窜上一团焰火,恨不能将楚飞扬烤化了。

    众人见辰王归来,均是有些奇怪为何还让宁锋牵着马匹,楚飞扬却忙不迭揭了江沐辰的底。

    一个跨步上前,楚飞扬迎上江沐辰眼底的怒火,笑意盈盈地关心道:“王爷的头还疼吗?唉,下次骑马可要小心些,可别再撞到树上了!好歹王爷也是文武双全的无双人物,怎能出现这样的失误?这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宁锋啊,你可要牵好马儿,莫要牵到树上,害得你家王爷再被撞一次。一会进了宫,快让御医诊断诊断,莫要留下病根,那可就难办了!”

    “楚飞扬,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江沐辰双手死死地抓着马鞍,咬牙切齿地低吼出这句话。可旁人却不知,他每说出一个字,脑后便会痛上一次,如万箭穿心,差点让向来忍耐力强的辰王也破口大骂。

    “哼,好心没好报!”楚飞扬耸耸肩,瘪瘪嘴,轻轻吐出这句话,然后不再开口。

    “两位王爷,卑职已经检查完毕,还请二位随卑职一同进宫面圣。”张岚站起身,命几人抬走几具尸体,留下一半的禁卫军看住现场,这才对楚飞扬江沐辰开口。

    “既如此,那就走吧!”楚飞扬看眼楚培等人,让自己的侍卫看好几人,这才骑上马背领着众人率先往城门口走去。

    江沐辰则是闭上双目养神,任由宁锋牵着马匹往回走。

    楚轻扬听到将要前去皇宫,整张脸顿时皱了起来,双手不由得往自己的衣襟内摸了摸,待触摸到怀中藏好的金牌后,这才松了一口气,殊不知,这个动作竟被张岚看在了眼中……

    ------题外话------

    第三百章了,近三百个日夜,洋洋洒洒写完200万字,很累,却也很开心很满足!

    三百个日夜,是所有的读者陪我走过,宁儿真心感谢所有的读者,给我力量和坚持!

    哈哈,打个推荐:

    推荐好友青衣直上新文《错嫁——宠冠六国》!

    超级好看的文文,让人欲罢不能,文笔绝佳、构思巧妙,少有的好文,欢迎大家阅读,嘿嘿!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caidengw.com/

北京赛车pk10皇家科技视频直播www.cnkgl.com,当时,他外出多方考察,认为铁锅产业市场前景广阔,就与几个朋友合伙创办了东阳锅厂。  第四项:加油费  私家车一年一般行驶2万公里左右,这个根据您自己的实际使用里程来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广东11选5的倍率是怎么算的 双色球网上投注 2008年七星彩走势图 广东11选5推荐号码任4 21点赢钱
贵州快3开奖结果一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湖北快3开奖号码今天 南国体彩论坛4 1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