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楚王妃> 第二百九十六章
    “什么人?”十几名衙役听到不同于风声树叶婆娑声的声响,纷纷拔出手中的长剑,将楚培几人围在其中保护着他们。

    一名衙役见楚洁还未站起身,冲上前想要拽过楚洁,却不想敌人也早已发现了楚洁这个漏洞,几十人瞬间朝着那名衙役攻去……

    “啊……”一道凄惨的喊痛声瞬间响彻整片树林,一道血柱冲天而喷,那名本想救回楚洁的衙役被一名黑衣人砍断了原本伸向楚洁的左臂,整个人痛苦地倒在地上打滚。

    而原本攻向他的几十名黑衣人却在此时同时出剑,将原本在地上打滚的衙役刺成了马蜂窝,浓重的血腥味瞬间在整片树林弥漫开,惹人作呕。

    “啊……”楚洁距离那名衙役最近,自是将那名衙役的凄惨死状看得一清二楚,尤其那黏糊温热的鲜血喷洒在她的脸上身上,莹白的肌肤瞬间被鲜红的血液所沾染,让楚洁的神经大受刺激,整个人疯狂地大叫起来。

    只见她一面大叫一面迅速地从地上爬坐起来,双脚用力地踩着地上的土地,不断地往后退去,口中大吼大叫惊慌失措道:“不要过来……不要杀我……不要过来……”

    “抓住她!”只是,与残忍对待衙役的态度截然相反,一名身穿灰色紧身长袍的男子只是命令身旁的黑衣人抓住楚洁,看来他们暂时还不会对楚培等人动手,只是想以楚洁等人为人质对付某人。

    楚洁满眼的惊慌恐惧,看着手持长剑的黑衣人一步步逼近自己,整个人竟是吓得呆住了,尤其在看到黑暗中那冰冷剑锋上滴落在地的红色液体,楚洁竟是突然两眼一翻晕厥了过去……

    “洁儿……”此时,谢氏最为焦急,看着自己的女儿如今落在对方的手中,谢氏哭喊着想要上前用自己救回楚洁,却被几名衙役死死地拦住,始终将她保护在包围圈中,不让谢氏再冒险。

    楚培看着那把充满血腥味的长剑架在楚洁的脖子上,却没有如谢氏那般惊慌失措。毕竟是风浪中走过的人,楚培在最初的震惊诧异后,此时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冷静,脑中不期然地想起楚飞扬之前在刑部大牢内对自己所说的话,楚培的心中顿时有了底。

    眼底的惊怒瞬间掩去,楚培双目冷静地看着面前蒙面的灰衣人,却是快步来到谢婉婉谢媛媛姐妹的身后。只是,由于双手均被枷锁束缚住,楚培只能拽住姐妹两的长发,冷然地对灰衣人开口,“让你们主子出来,否则我立刻杀了她们二人!我想,用两条命换一条命,这可是极其划算的买卖!”

    阴狠毒辣的话语一出,灰衣人裸露在外的眼眸神色骤然一沉,却没有多做挣扎,只见他朝着身后挟持楚洁的黑衣人做了个收拾,那黑衣人立即收回了架在楚洁脖子上的长剑。

    “楚大人,这样总可以了吧!”灰衣人冷目看着楚培,只是目光在触及到谢婉婉谢媛媛微皱的眉头时,冰冷的眼底却有一抹怒意一闪而过,只是有夜色作为掩护,倒是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可以?哼!”楚培重复着灰衣人的话,随即便是冷哼一声,拽着谢婉婉谢媛媛长发的手却是再次用力,直到二人因为后力而跌倒在地,楚培阴冷凶残的双目冷盯着跌坐在自己脚边的两人,继而抬起眼眸直射灰衣人,冷声道:“让万伟滚出来,本官的耐心有限,没空跟他玩捉迷藏。”

    从楚培与灰衣人的对话中,楚轻扬已是知晓这些人的主子是南寻万宰相,想不到万伟胆子竟这般大,在他们刚离开京城时便带人前来劫持他们,难道他不怕被辰王的城防军发现,或者被楚飞扬低下的人看到吗?

    思及此,楚轻扬心中已猜出万伟这般着急派人行动的原因,除了讨要那半块金牌,只怕这世上再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万伟这般迫切地行动了。

    一个闪身,楚轻扬来到楚培的身侧,一脚用力地踩在谢媛媛的小腿上,阴冷开口,“让万伟出来,否则我立刻杀了谢媛媛!”

    小腿上传来剧痛,谢媛媛只觉自己的骨头即将被楚轻扬踩碎,眼中顿时蓄满疼痛的泪水,抬起头看向楚轻扬想求饶,却不想入眼的俊颜上布满阴霾,以往的清朗少年早已成了黑面死神。

    只见楚轻扬面色阴冷带着凛冽的杀气,满身的戾气萦绕在他的周身,让谢媛媛不由得浑身一颤,顿时吞下到口的求饶,咬牙忍着腿上的剧痛,免得再次激怒楚轻扬。只是,谢媛媛的心中却不禁充满失望与难受,半垂的眼眸遮住了眼底的神色,却遮不住满身的绝望气息。

    “别……”没想到楚轻扬的举动顿时引得灰衣人紧张不已,只见他微微上前一步,一手伸出想要阻止楚轻扬的暴行,可瞬间一道黑影便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他的手,阻止了他的焦急。

    “可真是南寻的宰相啊,架子竟这般大,非得我们三请四请才肯出现。”看着并未蒙面的万宰相,楚轻扬冷笑出声。

    十几名衙役听完楚轻扬的话,所有人的心顿时提了起来,南寻?万宰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寻不是已经成西楚的附属国了吗?为何南寻国的宰相会出现在西楚?而面前的状况,显然楚家人与这位宰相是相视的?他们这些人是不是在无意中听到了不该听到的消息?

    所有人只觉冷汗飕飕,额头后背纷纷沁上冷汗,被树林中的夜风一吹更觉寒冷直达心脾,一股绝望渐渐自脚底升向心头……

    楚培见楚轻扬将事情尽数讲开,凌厉的目光一扫身前护着的十几名衙役,既然他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一会就不能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楚轻扬,不要以为你挟持了媛媛和婉婉,本相就那你没辙!别忘了,你这些人都是些绣花枕头,岂能与本相的人相提并论?”万宰相见楚轻扬竟用力地踩着自己女儿的小腿,而媛媛神情低落、面带痛色,顿时心痛如割,极其冷声地对楚轻扬开口。

    “哼,只要她们二人在我的手上,我就不相信你敢轻举妄动!万伟,识相的就将那半块金牌交出来,否则不要怪我杀了你的女儿!”殊不知,楚轻扬竟是先下手为强,率先提出自己的要求。

    莫说万宰相心头一震,即便是立于他身旁的楚培,已是带着异样目光地侧目看了楚轻扬一眼。谁人能想,轻扬这孩子对权利的控制欲望,竟比他这个父亲还要强烈,尤其此时见楚轻扬满面满眼的狠劲,更是让楚培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楚轻扬,你始终是太嫩了。你以为你挟持了本相的女儿,本相就会乖乖听你的话?你也不想想,本相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居然敢在本相的面前妄自称大,你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再开口吧!”语毕,万宰相拔出手中的长剑,剑尖直指楚洁纤细的脖子,冰冷锋利地剑尖瞬间划破楚洁的肌肤,洁白无瑕的肌肤上瞬间留下一道极细的红色血液……

    “楚培,你交还是不交?你若是交了出来,本相保证放你全家一条生路,将你们送到无人的地方安享晚年!你若是执意不从,那就休怪本相不客气了,几百人对付你们这区区十几人,是极其简单的事情!莫要考验本相的耐性,现如今本相没有动手,已是看在你我相视多年的情分上网开一面了!”

    “万伟,本官也许你一生荣华富贵,只要你将把半块金牌交出来!”楚培岂会放弃自己手中握着的那半块金牌,立即以万宰相的条件堵住了他的口,让万宰相一时哑口无言。

    “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上,不用手下留情,尽数杀掉!”万宰相往后退去,留下一小部分黑衣人保护自己,让其他人全部上前杀了楚培一家。

    十几名衙役自是知晓自己今日是在劫难逃,可若就这么丢下犯人自行讨回京城,只怕皇上也饶不了他们,倒不如殊死一搏,或许还有一线生计。

    十几人立即举起手中的长剑,迎向冲过来的黑衣人……

    只是敌我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几乎是眨眼的瞬间,原本挡在楚培等人面前的衙役尽数被黑衣人杀死,其死状之惨烈、黑衣人手段之残忍,让看到这一幕的谢氏、谢媛媛、谢婉婉三人尽数干呕了起来,三人均是紧盯着地面不敢看暗夜中那些支离破碎的尸体。可饶是如此,四周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却依旧充斥在她们的鼻中,让她们干呕不已,整个人均是抖动不已,心中万分恐惧。

    一时间,数百名黑衣人将楚培等人团团围住,手中的长剑在暗晦地光线中散发出森冷的光芒,而黑衣人脚下的步子亦是渐渐逼近楚培几人,幽暗的目光犹如野兽般散发着凶狠嗜血的光芒。

    这时,一道极细的笛声在树林中响起,万宰相听到这阵笛声,眼底瞬间覆满戒备,手中长剑瞬间劈开楚洁肩上的枷锁,一手用力拽起地上的楚洁,将她拉至自己的胸前当作挡箭牌,目光却依旧注视着树林中的一举一动。

    楚轻扬听到这阵笛声却是有些不解,目光随即落在楚培的身上,似是在询问楚培可是援兵到了?

    而楚培心中亦是满是疑惑,只是贯穿事情的始末,他心中的疑惑却瞬间解开,眼底不禁浮上一抹复杂的神色,紧抿着双唇并未开口,更没有看向楚轻扬,而是全神贯注地听着四周细微的声响,注意着周边环境的变化。

    正在众人停下手中的事情注意树林动静的时候,另一批黑衣人竟铺天盖地地从天而降,不等万宰相的手下反应过来,便已是刺出了手中的长剑。

    眨眼间,万宰相的人在没有回神的情况下竟被消灭了一半,待另一半人回过神时,自己身边已是尸横遍地,所有人这才举起手中的长剑抵御敌人的进攻。

    与此同时,剩下的一半人渐渐放弃了围攻楚培等人的计划,有规律地往万宰相身边靠拢,瞬间将万宰相保护在其中。

    这一批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却并未乘胜追击,立即将万宰相等人赶尽杀绝,而是纷纷将楚培等人护在中间,除此之外,不再有其他的举动。

    “你们这帮蠢货,还不赶紧将万伟给我杀了,我要让他尸首异处!”楚轻扬却在此时朝着保护自己的黑衣人吼道,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寂静的树林中显得极其刺耳。

    可黑衣人除了保护他们滴水不漏之外,竟无人理会楚轻扬。

    楚培看着被杀的万宰相的侍卫,所有人均是一剑毙命,手段极其娴熟老练,且这些人的动作干脆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招式,一看便是长期行军打仗中磨练出的。

    而轻扬却并未仔细观察这些人,便认为这些人是自己暗藏在京城的侍卫,这般的丢人现眼,实在是让楚培心头暗恼。

    “本王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二弟指派了?若他们愚蠢,只怕二弟早已被人杀死了,岂会轮到二弟在此跳脚乱叫?”暗夜中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伴随这阵脚步声而来的,是一道冷笑不已的讥讽。

    闻言,所有人均是顺着声音处看去,只见从树林中走来一人,此人身材颀长精瘦、一身黑色锦袍裹身,发丝被一根玉簪固定住,即便是在这暗夜中亦能够看到玉簪散发出的莹润光泽。而最是引人注目的,则是那人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如暗夜中的一颗明珠散发着璀璨的光芒,此人不是楚飞扬又是谁?

    楚培见是楚飞扬前来,心中有些异样的感情在慢慢滋长,眼底的神色越发地复杂。

    而楚轻扬却是满面的恨意,双目在黑夜中散发出野兽般的怒意,恨不能立即扑上前将楚飞扬撕烂。

    “我们也没有让王爷前来相救,王爷可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楚轻扬嘲讽着楚飞扬,此时他的注意力已有万宰相转向了楚飞扬。在楚飞扬的面前,他总是落后一步,可明明两人均是楚家嫡孙,凭什么楚飞扬就能够拥有一切,而他连一杯残羹也分不到?不甘心、怎能让他甘心、如何让他甘心?

    他与楚飞扬之间必须只能有一人存活,既然楚飞扬不能容他,他自然也不必手下留情。

    思及此,楚轻扬立即看向楚培,却发现此时楚培正满眼复杂地盯着慢慢走近的楚飞扬,那眼神中少了以往的敌意,反倒是滋生出一些别的情感出来。

    这一发现,顿时让楚轻扬心头一紧,满眼皆是紧张地注意着楚培神色的变化,被锁在枷锁中的双手更是紧握成拳……

    楚飞扬岂会没有发现楚轻扬等人神色的变化,只是他却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关注他人的转变。只见楚飞扬一扬手,立于楚培等人身边的侍卫立即举起手中的长剑……

    ‘噹……’楚培等人肩上的枷锁尽数被挑开。

    “万宰相,多日不见,想不到你居然藏身在我西楚,怎么不上王府做客?好歹当初在南寻,万宰相也是好客之人!”楚飞扬走近众人,停下脚步立于楚培等人的前面,嘴角含笑地与万宰相寒暄着。

    万伟手持长剑抵在楚洁的咽喉处,看着突然杀出来的楚飞扬,半眯的眼眸中射出阴狠的光芒,随即冷笑道:“楚飞扬,此事与你无关,你少多管闲事。你莫不以为你救了楚培等人,他们就会感谢你吧?倒不如你我联手,我只要南寻的天下,协助你得到这西楚的江山,如何?”

    “万伟,你这个小人!”楚飞扬还未开口,楚轻扬却已是沉不住气地开口骂道。原以为万伟在看到楚飞扬后会有所收敛,却不想此人竟这般厚颜无耻,竟要求楚飞扬站到他那边。楚轻扬虽厌恶楚飞扬,可他却也知,此时楚飞扬是他们的保护伞,若是楚飞扬倒戈,只怕此处便是他们的葬身之地。他楚轻扬岂能就这般容易就被打倒?还未从楚飞扬手中抢回一切,他即便是死也不会甘心!

    “小人?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哼,这世上若不狠岂能成就大事?楚轻扬,你的心只怕比我更狠,何必再次装好人?”没想到万伟竟半点面子也不给楚轻扬,嗤笑着楚轻扬的假仁义。

    只是相较于楚轻扬,万宰相更加在意楚飞扬。只见他讥讽完楚轻扬,便将视线再次转向楚飞扬,等着楚飞扬的决定。

    “本王当初在南寻没有寻求外援,今日站在自己的土地上,难不成还需要你这手下败将的扶持?更何况,西楚并非本王想要的,只怕万宰相是押错了宝了!”乌云飘过,莹白月光照亮大地,打在楚飞扬的脸上,只见他扬起薄唇,脸上浮现一抹绝美的笑容,眼底却含着浓浓地不屑,顿时让万宰相心头恼火,只觉自己被楚飞扬给耍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文:《霸宠懒妃》霏妍

    本文绝对的宠文,美容达人玩转古代,邂逅霸道王爷将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霸宠懒妃爆笑登场,绝对有料,外加宅斗,收拾极品,保管看到你拍案叫绝,不想睡觉,食不知味,寝食难安。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shaanxichina.org/

北京赛车走势攻略www.cnkgl.com,所以老人和爱美的女士都不能错过此款汤水哦。娱乐正当他窃喜自己最早去接孩子时,下一秒,却突然看见保安对他笑着说,“超哥今天周末你来干嘛…”,让他顿时无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广西快3开奖结果 韩国济州岛快乐8 湖北11选5结果l 新疆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官网
新火娱乐1980 分分彩技巧想输都难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 如意娱乐官方网站 河北11选5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