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楚王妃> 第二百三十六章 回京
    “姑姑!”半晌,容贵妃这才轻声低唤,只是却不知该说什么!

    既然自己的心思被容贤太妃看穿,她又何必掩饰!况且,即便她有心想掩饰,看着今日容贤太妃打发走所有人的架势,只怕也是不会允许她逃避的!

    “你与云鹤一样,外表看似冰冷淡漠,实则却是重情重义的好孩子!否则,当日你也不会替云鹤送来那几盒翡翠绿豆糕!”不远处的流杯亭内发出清浅的流水之声,在这入夜后的寺庙中显得异常的清晰响亮,容贤太妃目光转向觉妙殿外,神色带着一丝暖意的慢慢开口!

    听容贤太妃提及当日的事情,容贵妃竟是灿然一笑,绝美的笑容连殿内的火烛亦是失去了光彩,只听见她带着一丝钦佩地开口“什么都逃不过姑姑的眼睛!您怎知是云鹤让侄女给您送翡翠绿豆糕的?”

    容贵妃的展颜一笑,让容贤太妃心头亦是一叹,有多少年了,蓉儿没有笑的这般开怀了?只怕自她知晓自己将被作为宫妃的人选时,便没了笑容了吧!

    拉过容贵妃那双纤细柔软的手,容贤太妃卸下太妃的庄严肃穆,仅以容家长辈的身份开口“你们姐弟向来同心!云鹤这般的爱护你这个姐姐,反之,对于云鹤这个弟弟,你亦是百般的维护!否则,当初我想对楚王妃先下手为强时,你岂会答应云鹤把人先行带入了容华宫?前些日子周姨娘那故意的说辞,又岂会撩拨的你当着余公公的面动怒?这一切,还不是出于姐姐对弟弟的维护?”

    容贤太妃这番话,让容贵妃心头一紧,原以为自己的姑姑当真是不理宫中诸事!可看来,这一切均不过是障眼法,置身事外,方能看清谜团中的一切!而容贤太妃看似参禅礼佛,可她的心却依旧记挂着宫里宫外的亲人,那双总是面对菩萨佛祖的眸子始终没有离开过他们这些亲人身上!

    思及此,容贵妃心中不禁闪过那抹张扬的身影,目光看似冷静实则有些忐忑地望向面前的容贤太妃!以姑姑在宫中的能耐,那件事情,不知姑姑是否知情!

    而容贤太妃却没有继续说出她往日看在眼中却没有点明的其他事情,见此时容蓉的神色中夹杂着少有的一丝紧张,容贤太妃不由得放缓了神色,拉进自己容貌出众、才智少有的侄女,低声开口“蓉儿,你向来聪慧,怎就看不出皇上对你的用心?想当年,西靖帝对我,可不及玉乾帝对你的万分之一啊!这样的你,或许能够……”

    有些话,容贤太妃并未说的太过明白,深怕说的多了会给容贵妃太大的希望,届时若希望落空岂不是白白的高兴一场?

    但玉乾帝近日来的举动,却又似乎有这方面的松动,那瑶公主可是皇后嫡出的公主!宫中那么多的宫嫔,不乏有才情有家世的,可玉乾帝却是偏偏养在容华宫,这只怕也是一种暗示吧!

    只是,蓉儿却是不开窍,竟让皇后有了翻盘的机会!

    而容贵妃又岂会不明白自己姑姑的意思,半敛的水眸中划过一丝冷意,容贵妃抽回自己的双手藏于衣袖下,踱步到窗边,看着夜空中的漫漫月色,这才缓缓开口“姑姑,您认为皇后娘娘当真是软柿子没有丝毫的反击能力吗?”

    见容蓉开口,容贤太妃随着她的步伐款步来到窗边,与他她一同透过窗棱望着外边无尽的月色,只觉清冷的月光下是一片银色的景致,望之静谧、实则心寒,而容贤太妃却没有立即开口,而是静等着容蓉分析下去!

    “皇后是阮家的小姐!即便皇上想把瑶公主寄养在容华宫,只怕阮家也不会允许的!届时事情从后宫闹到前朝,姑姑认为咱们容家能够与阮家相抗衡吗?那些眼红容家的人,又岂会放过咱们家?而皇上是什么人?岂会因为一个女子而放弃阮家?那可是阮淑妃的娘家,是他最信任的后盾!即便此时皇上再如何被我吸引,亦不会为了我而得罪了阮家!更何况,如今朝中的局势这般复杂,皇上自然是想尽力的拉拢世家大族,又岂会轻易的得罪于人?且那瑶公主如今也大了,即便是寄养在容华宫,与我也始终不会和睦相处,万一她在容华宫出了事情,岂不是给他人发难的机会与借口?”面对自己最敬佩的长辈,容蓉自然是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之前皇上已是在试探她,想从她的口中得知容家与楚家的关系,让她的心中始终紧绷着一根弦!

    因此,玉乾帝说出让瑶公主住入容华宫的话时,难保也不是没有存有试探的成分!

    寂静的觉妙殿中,唯有容贵妃清浅的声音缓缓响起,容贤太妃则是平心静气的听着,待容贵妃的声音停止许久之后,容贤太妃则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眉目如画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愁绪与对侄女的心疼!

    当年西靖帝迎娶自己为妃,无非是想借助容家的财力来稳固他的帝王之位!

    只是,当年西楚方平定,诸王亦是团结一致,朝堂之上尚且没有这么多的派系与争斗!

    只是,经过这么多年,西楚早已今非昔比,看似日渐强盛,而诸王的野心也渐渐的冒了出来,加之西靖帝遗留的诸多皇嗣之间的争斗,更是使局势复杂化!

    而他们容家这么多年间却始终保持着当年的模样,虽是御赐的皇商,实则却只是商贾之家,家中无一人入朝为官,即便已有两名女儿入宫为妃,却因为帝王的猜忌无法诞下皇嗣!

    “你说的没错!看来,我真是老了!”两张相似的脸,静静的望着外面的月光,容贤太妃忽而淡雅一笑,缓缓开口!

    “姑姑!”闻言,容贵妃低呼出声,顿时转目看向身旁的容贤太妃!

    看着容贤太妃那已见浅纹的眼角,容贵妃心头百般不是滋味,若非姑姑这么多年的牺牲,容家又岂会平安的活到今日?相较之下,自己却……

    “云鹤还没有来信吗?”虽是极力的隐藏住心中对容贤太妃的心疼,可对方显然早已洞察到容贵妃的心思,这看似冷漠的孩子,却有着一颗柔软的心!不再把话题围绕在玉乾帝的身上,容贤太妃转而问着容云鹤的现状!

    “快了!相信云鹤已是得到祖母病重的消息了!”并未把容云鹤出京的事情和盘托出,容贵妃只是挑着能够让容贤太妃放心的话说着,心头却也是暗自焦急,祖母突然病重,却这么多日过去尚且不见好,若云鹤再不回来主持大局,即便自己身为贵妃,只怕也不能代替一家之主的父亲决定容家的事情!

    容贤太妃听完,只是微点了下头,那双充满睿智的眸子中,闪烁的是经历大风大浪之后的冷静,脑海中所翻转的念头,丝毫没有因为她的一心向佛而比太后等人少“云鹤如今也有十六,母亲又病重,或许让云鹤及早的迎娶能够冲掉现如今容家的霉运!”

    此言一出,容贵妃双目微微圆睁,不明白向来冷静的姑姑为何会冒出这样的言辞!

    心疼于容贤太妃这些年为容家的付出与牺牲,但容蓉同样心疼弟弟这些年所遭遇的一切,加上云鹤与她同样的经历,让容蓉明白即便是为他娶得天下第一美人,只怕云鹤也不会展颜一笑!

    “祖母吉人自有天相!家中有宫中御医尽心的伺候着,咱们又前来普国庵为她祈福,祖母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姑姑又何必……”忍不住的,容蓉开始为容云鹤说情,毕竟如今祖母病重,容贤太妃便是容家最德高望重之人,若是她打定主意为容云鹤娶妻,整个容家也唯有照办!

    “蓉儿!”一声低喝却是突然从容贤太妃的口中呼出!

    容贵妃抬眸看去,只见容贤太妃面色冷肃,带着凛然不可侵犯的神色,双目中蕴含的威信更是让人不敢反驳“这一次幸而你在容家,这才把周姨娘驱逐出了母亲的静心居!若没有你,她那番胡言乱语让余公公当真,你以为皇上不会彻查云鹤?云鹤身为容家嫡长孙,不仅仅是继承家业,他还担负着娶妻生子的重任!若这一次你没有恰巧回容府,又是出现这样的情况,你认为云鹤日后在容家还有立足之地吗?”

    “姑姑应当相信云鹤!也应当信任祖母的眼光与栽培云鹤的用心!若云鹤连这样的小风浪都应对不了,即便把容家交到他的手上,只怕也只剩落败一条路!姑姑,我明白您心中的担忧,也知您是为云鹤着想,只是,云鹤脾气倔犟,您硬逼着他为之,难道不怕当日在宫中的情景再现?或者您希望他撒手不管容家的一切,让周姨娘的儿子去接掌一切?”容蓉亦不是轻易妥协的人,尤其容贤太妃所说的事情又关系到容云鹤的一生,她岂能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弟弟与自己一样?才思敏捷的反口便问得容贤太妃一时找不出反驳的话来!

    “姑姑,此时已是夜深,您还是回厢房歇息吧!明日还要再为祖母诵经念佛呢!”看了看外面无边的月色,容贵妃恢复了往日的清冷,只是在与容贤太妃的交谈中,却也是夹杂了一丝尊重!

    而容贤太妃眉宇间却尽是愁绪,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收敛了方才露出的凛冽,淡然对容蓉开口“你回去歇息吧,我再待会!”

    见容贤太妃执意如此,容贵妃只能点了点头,轻唤守在殿外的鸳儿,领着她踏出觉妙殿,朝着另一边的厢房而去……

    看着容蓉窈窕的身影款款踏入夜色中,容贤太妃却是转过身,朝着觉妙殿的里面走去……

    “就知道这个时辰,你会在此打坐!”看着衣着简朴素雅的九玄师太,容贤太妃轻声开口,语气中多了一抹轻松,神色中却是多了一抹凝重,微拧的眉宇间,散发着身为长者的思虑,尽数的落入九玄师太的眼中!

    “太妃请坐!”合上面前的经书,九玄师太把手中撒开轻转的佛珠一圈圈绕在手腕上,这才站起身走到桌边,为容贤太妃倒了一杯热茶,两人静坐在只点了一盏烛灯的厢房内,品茗静思!

    “你还是这般的恬静,丝毫没有改变!”打量着这么多年始终没有变化的九玄师太,容贤太妃话中无一不含着一丝钦羡!也因此,心头的担忧越发的明显!

    九玄师太则是放下手中的茶盏,淡然开口“出家之人,自然是心静!若还存有世人心头的浮躁,又如何面对佛祖?太妃这么晚还未歇息,想必是因为心绪不宁的原因吧!”

    见九玄师太一眼便看出自己的郁结所在,容贤太妃淡淡一笑,既不承认亦没有否认,只是接着开口“九玄,替我算两卦吧!”

    对于容贤太妃的要求,九玄师太却并不吃惊,只是静静的喝着手中的茶,淡淡地询问“算什么?”

    闻言,容贤太妃便知九玄师太这是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并从衣袖中掏出两张纸条递到九玄师太的面前,浅声道“算他们将来的人生!”

    见容贤太妃说的这般慎重,九玄师太接过那两张纸条,细细的看了一番,却没有拿出自己算卦的工具,只是淡淡的开口“太妃,这两人,已是极好的命!”

    “这只是现在,我想知道的是将来!”而容贤太妃却现在不满足如今的现状,只见她目色清冷,带着一丝凛然,让人不敢直视!

    听她这般说,九玄师太便知这两张纸条上写的是谁的生辰八字,心头微微叹了口气,九玄师太缓缓开口“太妃莫要忘了,这世上之事瞬息万变,如今算的出的,将来也不一定能够作数!况且,世间的事情,算得了富贵、算得了生死,却算不了人心!”

    听出九玄师太的弦外之音,容贤太妃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心头猛然醒悟,不由得暗想,是啊,这一切,最难拿捏的,不就是人心吗?

    看出容贤太妃眼底的了悟,九玄师太不动声色的把手中的纸条递还给她,两人不再开口!

    十几日的赶路,已是临近京城,只需再行驶一日,便能够抵达京城!

    这一日,车队在黄昏前便抵达了客栈,长途跋涉,让所有人的脸上均是显出疲态,做好防备的事情之后,习凛便让其余的人尽数回客房中歇息!

    用过晚膳,云千梦见天色尚好,便与楚飞扬两人在客栈的庭院中散步!

    “容贵妃与容贤太妃,如今已在普国庵内为陈老太君祈福!”手中捏着‘玉家当铺’刚刚送过来的消息,云千梦调皮的沿着鹅卵石路旁狭窄的小径而走,半笑着对楚飞扬说出这则消息!

    楚飞扬见她玩的开心,便牵着她的手,防止她摔倒,听完云千梦的话后,只是勾唇一笑,故而神色神秘的凑近云千梦,低声道“我这里也有一则消息!”

    见楚飞扬眼底含着一丝冷笑,云千梦停下脚步,转过身子转向楚飞扬,浅声问着“还有比这更具价值的消息?”

    瞧出云千梦眼神中的好奇之色,楚飞扬心底泛起一抹柔情,朝着她的耳边凑近薄唇,极其低声的说了出来……

    “姑丈怎还不就寝?”而此时客栈的二楼,面对庭院方向却是打开着一闪木窗,楚培面色冷沉的立于窗边,双目毫无表情的盯着庭院中真情流露的二人,却不想身后竟响起夏侯勤的声音!

    背对着夏侯勤冷笑一声,楚培阖上木窗转过身,见夏侯勤已是径自坐在桌边喝茶,冷声道“这十日可真是辛苦夏侯王子了,这般不留余力的紧盯着本官!”

    “姑丈客气了!本王子也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端起一杯香气扑鼻的清茶,轻抿了一口,夏侯勤双目微眯,十分享受的开口!

    “只是这么晚了,夏侯王子是否可以回自己的客房?楚王布局这般严密,难道害怕本官逃跑不成?”并未走到桌边与夏侯勤面对面的坐下,楚培改而坐在窗边的太师椅上,冷然开口,口气中暗藏的不满与怒意已是显而易见!

    不愧是楚飞扬,此番回京仅用了区区一两千人护驾便已是安然行驶了十几日!

    更没有使用皇家惯用的手段,先派出一队前行,而真正的楚王等人却是选择其他更加便捷的道路!若非之前早已是做足了准备,只怕他不会这般大胆!

    “闲来无事便过来坐坐!一如姑丈您,闲着没事便欣赏着庭院中的景色!”楚培脸上的不欢迎与不友善却没有让夏侯勤产生退意,只见他自得其乐的品着茶、欣赏着楚培越发阴沉的表情!

    眼角余光注意到那扇木窗已被合上,楚飞扬眼底的笑意便不再隐藏,见云千梦已是消食的差不多,便牵着她走回客房!

    已是入夜时分,再过一刻便是凌晨,云千梦端着茶点走进客房的内室!

    看着独自对弈的楚飞扬,云千梦把手中的茶点放在桌上,目光却是看了看紧闭的门口,轻声问道“确定今晚他会过来?”

    本想好好的休息一番,可用完晚膳后楚飞扬所说的那番话,倒是让原本有些倦意的云千梦顿时来了精神!倒是没有想到,那人竟这般穷追猛打的毅力!

    “嗯,已收到他的亲笔书函!”楚飞扬浅笑着从衣袖中拿出一支竹管,从里面抽出一张纸条递给云千梦!

    云千梦拆开后细细的看了一遍,随即微抬起手臂,把手中的纸条凑近烛火,静待那纸条在火焰中烧成灰烬,这才开口“他倒是胆大!”

    “那本宫就多谢楚王妃的赞许了!”殊不知,云千梦话音还未落地,门外却已是传来了熟悉的阴冷之声!

    从声音中听出来人的身份,云千梦与楚飞扬倒是不见丝毫的慌张,只不过楚飞扬却是站起身,顺手把云千梦拉至自己的身后,这才带着她踏出内室,走到外间!

    与此同时,习凛已是跟在来人的身后,神色警惕地盯着擅自闯入的齐靖元,双手半分也不曾从腰间的佩剑上离开!

    看到久违的齐靖元,楚飞扬浅笑着挥手,让习凛退出了客房,仅剩自己、云千梦与齐靖元在房中!

    “想不到太子这般喜爱我西楚!回北齐不到四个月,竟有巴巴地赶了过来!更别说,这四个月中,太子还花了一两个月调理身子!”看着如今恢复健康后又露出凶残表情的齐靖元,楚飞扬冷淡的开口!径自领着云千梦坐在外间的桌边,丝毫没有请客人入座的意思!

    “哼!这还不是多亏了楚王当初那三箭!若不是楚王,本宫岂会平白的浪费了那么久的时间!”想起当日败在楚飞扬的剑下,齐靖元心头便憋着一股怒火,阴沉的眼眸中如燃烧着两簇火焰,直直的朝着楚飞扬射去!

    把手中的热茶推到云千梦的面前,楚飞扬端起另一杯,慢慢品了一口,这才浅笑着开口“太子今日前来,是与本王清算往日的旧账吗?太子可真是悠闲,竟有这样的闲心,从北齐跑来西楚,只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楚飞扬,你明知我是为了何事!何必在本宫的面前装模作样!若非你们夫妇为了替曲妃卿解围,蓉儿何至于被牵连其中?”看着楚飞扬悠然自得的与爱妻品茶悠闲的模样,齐靖元心头便燃起一把无名火,右手用力的拍在桌面上,低吼得指控着楚飞扬的恶形恶状!

    “贵妃娘娘天姿容貌,在佳丽万千的后宫之中亦是翘楚,皇上即便是想忽略,只怕也是难以做到!更何况,娘娘可是皇上娶进宫的贵妃,太子又有何资格不让皇上注意贵妃娘娘?况且,太子如今已有一名容貌出众的太子妃,又何必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云千梦岂会示弱?尤其在齐靖元伤了自己夫君的情况下,更是打蛇七寸的朝着齐靖元的伤口用力的踹着!

    果不出其然,齐靖元听到云千梦那事不关己的言论后,目色中顿时充斥了戾气与杀意,冷笑一声阴狠的开口“王妃莫非忘了?若不是曲妃卿,我的蓉儿还不至于这么早便会被玉乾帝锁定目标!而你这个罪魁祸首竟还这般云淡风轻,当真是最毒妇人心!难怪海恬对你恨之入骨!”

    殊不知,这样的言论早已是气不倒云千梦,只见她勾唇一笑,无惧齐靖元眼底的杀意,浅浅开口“太子在西楚这么长时间,难道还看不透皇上对贵妃娘娘的心思?何必把一些事情强加在本妃的身上?且,若非太子在宫中那般不小心露了行踪,和顺公主又岂会知晓此事?如今太子应该防备的是和顺公主,而非本妃!”

    云千梦的一番话,让齐靖元脑中闪过无数的画面!当时宫宴的确是他心急了,这才被海恬发现了容蓉的事情!

    可即便是自己不小心,云千梦却是让玉乾帝加速对容贵妃下手的元凶!

    思及此,眼底的怒意重新聚拢,正要尽数射向云千梦,却发现这个浅笑着的女子的身旁,竟还坐着一个从未对他放松过的楚飞扬!

    “我要带走她!”知道这对夫妻最擅长的便是攻人之心,加上此前的事情已是让齐靖元紧张不已,便再也没了与他们二人争执的兴致,开口便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不行!至少不是现在!”却不想,楚飞扬竟是一口回绝,半丝面子也不留给齐靖元!

    “楚飞扬,你什么意思?”双目危险的半眯起来,齐靖元猛地上前一步,似是要接近云千梦!

    可楚飞扬岂会让他接近自己的人,手中的茶盏瞬间朝着齐靖元砸了过去,在齐靖元躲避滚烫茶水之时,楚飞扬已是出手拉过云千梦,把她牢牢的圈在自己保护的范围之内,不让齐靖元这性子残暴之人有机可趁!

    “哼!这就是楚王的待客之道?以茶水泼客,好一个楚王,半点礼数也没有!”险险的避开楚飞扬朝着他的脸泼过来的茶水,齐靖元面若寒霜地开口!

    “太子也不逞多让!一见面便对本王的王妃出手,毫无男子风度,又如何让本王以礼数招待于你?”丝毫不让步的反击回去,楚飞扬重新为自己倒了一杯热茶端在手中,含着浅笑的双目却是丝毫不放松的盯着齐靖元,以防他趁机偷袭!

    “太子何必这般焦急?既然已经等了这么长的时间,又何必在意多等些时日?”吹凉了茶水,楚飞扬递到云千梦的唇边,两人之间亲密的举动更是刺激了齐靖元,只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再出手,而是走到距离楚飞扬最远的凳子前坐下!

    “说得轻巧!既然如此,楚王当初又何必急忙从洛城赶回京城?如今玉乾帝已是向蓉儿下手,你以为本宫会坐视不理?你当初是如何保证的?看来楚王的保证,也不能全信!”看着楚飞扬全然不着急的模样,齐靖元心头便涌上一团怒火,只是有些事情,他却是看得极其的清楚!

    云千梦坐在一旁,看着两人的唇舌交战,又见齐靖元此番是只身前来,便知他心中定是有数,便开口道“太子心中亦是明白怎么回事!想必方才所言,亦是赌气的话!”

    “她在普国庵内!”阴冷的目光因为云千梦的话而瞬间转向她,只觉这楚王妃眼神清亮,似是什么都逃不过她的双目,齐靖元便吐出这句话来,也让对面而坐的两人明白了他的用意!

    “那又如何?”心下早已猜到齐靖元的动机,楚飞扬却是反问!只见他神色清冷,并未因为齐靖元的话与用意而乱了方寸!

    “该如何做,楚王会不知道?”齐靖元冷笑以对,他倒要看看楚飞扬有没有诚意!

    放下手中的茶盏,楚飞扬抬眸看去,黑瞳中除去跳跃的火烛便再无其他的情绪,眉宇间尽是一片坦然自得的模样,即便是回答齐靖元的话,亦是极其的巧妙“乞巧佳节,太子所露出的那一手可是绝无仅有!既然太子有这个心思,又何必麻烦旁人?”

    “如果我说,我就是想搭乘你们的马车前去京城呢?”殊不知,齐靖元竟是不答反问,脸上的冷笑丝毫没有减少,反倒是平添了一抹冷峻,让人心头发寒!

    楚飞扬双目直视着齐靖元,接下他眼中肆无忌惮的挑衅,薄唇微微扬起,带着一丝笑意缓缓开口“我绝不会让梦儿陷入危险之中!”

    “同样!我亦不会让蓉儿陷入危境之中!”齐靖元很快的接话,似是在与楚飞扬相互较量!

    却只有一旁的云千梦听出了两人话中的意思!

    西楚皇宫内!

    “皇上,据州县来报,楚王与王妃明日傍晚便能够抵达京城了!”余公公手捧着莲子羹走进上书房,小心翼翼的把羹碗放在龙案上,随即小声的开口!

    下笔的手微微一顿,玉乾帝缓缓抬起头来,双目冷淡的盯着外面已经黯淡的光线,随即放下手中的毛笔,身子稍稍靠后,一手搭在龙椅的把手上撑着脸颊,这才冷笑着开口“是吗?”

    “皇上?”见玉乾帝面露冷笑,余公公心头一惊,不敢再开口!只是心中却是警惕了起来,真不愧是楚王,已是临近京城才让宫中知道他具体的行踪,这无疑是给皇上难看!

    “随行的还有谁?”就在余公公暗自思索2,玉乾帝则开始询问其他的事情!

    “韩侍郎与夏侯勤均是跟着回京了!而楚培也被楚王押着从幽州来到京城!皇上,算算时间,楚王定是在接到接任韩侍郎的书函后,立即动身的!”余公公心算了下日子,觉得唯有这样才能把所有的时间串联起来!

    “楚飞扬向来工于算计,自然是会把所有的事情精算的滴水不漏!只是,却没有想到他竟会这般快便回来!原以为,他对幽州的玉矿是极有兴趣的……”最后几个字因为玉乾帝的闭口而销声匿迹,余公公亦是不敢出声询问,只能弯身伺候在玉乾帝的一旁!

    “容贵妃可说还有几日回宫?这段日子,朕可是极尽迁就她了!”端起桌上的羹碗,玉乾帝手持瓷勺搅动着里面微烫的莲子羹,淡声问着!

    “贵妃娘娘说会陪伴太妃,直到陈老太君康复为止!”额头已是隐隐有些冷汗冒出,余公公小心的打量着玉乾帝那阴晴不定的表情,只希望自己不会被牵连!

    “容云鹤呢?”清浅带着命令的声音再次响起!

    却让余公公心头越发的不安,却只能硬着头皮开口“奴才让人查过了,容云鹤不在京城!”说完,余公公便不敢再开口,一颗心却已是提到了嗓子眼,后背的里衣早已被冷汗给浸湿!

    而玉乾帝听完余公公的话却并未动怒,只见他面色平静地舀起一口莲子羹送入口中,浅浅的试吃了一口,觉得味道适合自己此时的胃口,这才一口借着一口的吃完整碗莲子羹!

    只是,就在余公公伸手想接过那空碗时,玉乾帝竟是举高双手,把手中的空碗连同瓷勺狠狠的砸在地上……

    ‘哐当’!瓷器碎裂成片的清脆响声响遍寂静的大殿!

    “皇上!”前无尽有的怒气顿时充斥在整个上书房内,吓得余公公慌忙跪倒在地,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传寒澈!”一声怒吼在大殿内响起!

    “是!”余公公爬到碎片旁,小心的捡起地上的碎片,随后跪着爬出上书房,出去通传寒澈!

    斗转星移,一夜转眼便翻了过去,当众人用完早膳后,便又踏上了回程的路!

    原本是两人的马车内,如今多了齐靖元,只见他端坐在马车内一侧,看着双双举着书卷静心阅读的两人,阴冷的笑道“亲自押着自己的父亲回京受审,楚王当真是奇葩!”

    “太子放着自己的新婚妻子不管不问跑来西楚礼佛参禅,也是天下奇才!难道北齐就没有寺庙了?”云千梦翻过一页书页,浅浅的开口!昨夜深谈后,齐靖元则是成了他们这一车队中的一员,只是,若他还是以北齐太子的身份挑衅他们,云千梦自然不会让他好过!

    闻言,齐靖元不得不闭上了嘴,生怕再与云千梦争辩后,她的口中会冒出其他的人名,若是被有心之人听去,只怕后患无穷!

    见他一时安静了下来,云千梦收回视线,与楚飞扬相视一眼,两人的眼底均是含着一抹无奈!

    “王爷,王妃!”而此时,马车外却响起了习凛的轻唤声!

    “何事!”放下手中看了一半的书卷,楚飞扬沉声开口询问着外面的习凛!

    “请王爷王妃过目!”而习凛却是从车窗外递进一支竹管,待楚飞扬接过,这才收回手!

    马车内的两人同时扫了齐靖元一眼,却发现对方已是闭目养神,楚飞扬这才拆开竹管抽出里面的纸条,展开与云千梦共同阅读!

    “这……”雅致的眉顿时微蹙了起来,云千梦目光含着吃惊的看向楚飞扬!

    而此时楚飞扬却也是皱起了浓眉,神色间多了一抹凝重!

    “怎么?西楚要亡国了?怎么楚王一脸的哀愁?”睁开眼的齐靖元看到楚飞扬眉宇间的沉重,冷笑着开口!

    “太子多虑了!就算北齐灭了,西楚一会屹立不倒!太子有这个闲心关心西楚,倒不如想办法斗垮大皇子等人,否则北齐的疆土迟早会四分五裂!”收起脸上的表情,楚飞扬淡然一笑,已是恢复了往日的洒脱,丝毫不见方才的浓眉紧皱!

    “齐靖暄?他也配做本宫的对手?楚王也太高看他了!倒是西楚那几位王爷让人头疼,想必楚王为此费了不少心思吧!”即便是在敌国王爷的面前,齐靖元依旧没有掩饰自己对齐靖暄的厌恶与轻视,若不是有绝对的自信与实力,只怕也构建不了他这般的自信与狂妄!

    “离开京城三个多月,想不到如今已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了!”而云千梦却是掀起车帘的一角,即让自己能够欣赏外面秀丽的风景,又不会让外人看到车内的齐靖元!

    此时的京城已是遍地花草,绿油油的草坪上扑洒着各色各样的野花,随风而动间掀起点点清香,让人神往!加之现在已近黄昏,金色的阳光洒在这片充满生机的土地上,让人恨不能立即下车漫步在这篇青山绿水间!

    “是啊,我们又回来了!”楚飞扬握住她掀帘的手,坐在她的身后,让云千梦的后背能够靠着自己的前胸,与她一同欣赏着外面独一无二的景致!

    “哼!”见两人这般的表情与动作,齐靖元再次闭上双目,眼不见为净!

    “王爷、王妃!城门已近!”习凛则是始终守在马车外,看着那越来越清晰的城门,且在看清那骑在马背上,满脸阴沉的候在城门口的人时,习凛再次开口提醒着车内的人“辰王领着侍卫正候在城门口!”

    ------题外话------

    偶的破电脑以每半小时的速度死机一次,好吧,你不仁我也不义,我要休了你!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6qhc0.mynvc.cn/

北京赛车走势图片www.cnkgl.com,考虑到中国官方媒体进入海外社交网站不过是最近三四年的事,其发展速度着实令世人惊叹。严格管理化肥、农药等农业化学投入品使用,扩大测土配方施肥范围,推进有机肥、缓释肥利用、秸秆还田等,到2020年,测土配方施肥技术推广覆盖率达到90%以上,主要农作物化肥、农药使用量实现零增长,利用率提高到40%以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金世豪娱乐城 迅雷彩票 河北快3和值中奖金额 顶上娱乐城 新疆时时彩预测分析
22选5玩法 中原风采22选5 快速赚钱 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pk10助赢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