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楚王妃> 第二百一十八章 南寻降
    而此时驿馆中的云千梦则是领着慕春收拾行李!

    此时南城已是谣言满天飞,尤其吕鑫领着军队包围了他们的皇宫,更是让南城的百姓陷入惊恐绝望之中!

    只是这南寻的军队绝大多数都掌握在南奕君的手中,这些军队又恰恰被南奕君派遣在南寻边疆,即便此时调兵遣将,只怕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至于其他零散的军队,只怕无法与吕鑫相抵抗!

    驿馆内安静如常,而外面却早已是兵荒马乱,百姓们要么便是紧闭自家的门窗,要么便已是收拾了细软打算逃走,往日热闹的街市已无人气,客栈酒楼早已是关闭了大门,淅沥的大雨落在青石路上,溅起点点水花,冰凉剔透孤寒冷澈,让人心中顿时能升起一抹绝望之意!

    “王妃,看样子,咱们过几日便可以回去了!”虽说南寻距离幽州仅一日的路程,但依旧让慕春十分的思念自己的家乡!

    见慕春脸上浮现出怀念的表情,云千梦则是抿嘴一笑,把手中不常穿的衣裙递给慕春,这才开口“是啊,快了!”

    只希望这场谈判能够和平的进行,尽管南寻之于西楚而言是敌国,但云千梦仍旧不希望因为玉乾帝的野心,而让南寻的百姓遭受战乱之苦!

    看着眼前的包袱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云千梦便让慕春暂且搁在一旁,待雨停了再搬去马车,自己则是走出屋外,站在屋檐下,伸手接着屋檐滴下的雨珠,晶莹剔透的雨珠凝聚在手心,沁心凉抚烦躁,让云千梦嘴角始终挂着一丝浅笑!

    “怎么又站在外面?这会水汽重,最是容易着了风寒!”一道微带责备的声音自院门口传来!

    云千梦转目望去,袅袅水汽之中,楚飞扬一身绛紫亲王服款款走来,微拧的眉头显示出他对自己此举的不满,而云千梦却是故意莞尔一笑,双手同时探出去接屋檐外的雨滴,又是惹得楚飞扬一阵皱眉,只能加快脚步走到她的面前,伸出手……

    云千梦本以为楚飞扬会拽下她的手,却不想他竟是学着她抬起手,手掌置于她的手背之下,与她一同承接着雨滴!

    “既然娘子这般调皮,那为夫也只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戏谑的声音自云千梦的身后传来,微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耳畔,带着一丝蛊惑又夹杂着一抹威胁!

    楚飞扬言下之意便是既然云千梦想着凉,那他自然是一路相陪!

    感受到那温柔的大手渐渐包裹住自己的双手,红唇淡淡的溢出一抹满足,微扬的唇瓣轻启,云千梦则是收回双手,在楚飞扬的怀中转过身,抬起头看向身后的俊颜“事情办妥了?南奕君如何决定的?”

    闻言,楚飞扬却没有立即开口,而是从袖中拿出干爽的帕子,细心的为她拭去手上的雨珠,随即牵着她走进屋内,这才缓缓开口“十之八九会在诏书上盖上南寻的国玺!”

    而听完楚飞扬的回话,云千梦却是轻轻的蹙眉,随即反问“那剩下的十之一二呢?”

    既然并非有全然的把握能够让南寻听从西楚的旨意行事,或许南奕君凤景帝等人会倾南寻举国之力与西楚对抗!

    楚飞扬却是浅笑着摇了摇头,拉着云千梦坐下,把已经倒好的茶放入她的手心祛寒,办好这一切才继而回答“凤景帝已晕倒!这南寻的一切大事自然是南奕君说了算!如今他在万宰相那边找不到突破口,吕鑫又已是兵临宫门口,使得他不得不妥协!即便是想立即搬回救兵,那也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命等到救兵前来!当然,这亦不排除他们忠贞爱国,宁愿战死也不愿奉上诏书!不过,不管他们是战还是和!都改变不了最终的结果!只不过这过程让吕鑫费点力气而已!”

    见楚飞扬这般的有把握,云千梦自然不会再为此事担忧,双手微微转动着茶盏,看着杯中冉冉升起的热气,思绪则是早已转向另一个问题,南寻的事情结束后,紧接着便是谢家的事情了!

    大雨瓢泼,南城陷入一片惊慌之中,城中寂静如空城,街道上所能看到的,除去西楚的侍卫,便是南寻的将士,只是此时宫中还未传来任何的消息,即便双方心中均是憋着一团怒火,终究还是没人敢在这个敏感的时候挑起祸端,因此,即便是面对面的迎面走来,双方均是视而不见,除去留下一股杀气,倒还算平静!

    只是,看似平静的表面下,隐藏的却是汹涌澎湃的浪潮!

    此时皇宫大殿内早已是一片争执之声,主战与主和两派已是吵的不可开交,宫内的宫人们看着这样剑拔弩张的场面,亦是纷纷吓得躲在殿外伺候,在担心这些大臣们会拿自己出气的同时,又心惊胆战着外面的西楚大军会突然冲进来!

    “这紧要的关头,偏偏皇上病倒了,摄政王则只是命令侍卫封闭皇宫,而万宰相如今还被软禁在相府中!”一名主战的将军怨气横生的开口,双目早已是因为方才与主和派争论而微微泛红!

    “如今楚王命人围住了皇宫,这整个南寻的社稷之臣与皇室等于是全握在楚飞扬的手中,即便援军前来,只怕也不敢轻举妄动!”一名主和的文臣却是皱眉分析着,看着外面越下越大的大雨,那越发暗沉的天际,心中的预感当真是不妙,难道连老天爷也要看到南寻灭亡吗?

    “所以本将便说不如与吕鑫楚王等人拼死一战!或许还能够拼出一条血路来!否则坐以待毙,咱们自个的士气便先被他们给压住了!况且,吕鑫手中也只有三万人,又比不上咱们对皇宫的熟悉,咱们只消布局妥当,定能够拿下吕鑫!”那名将军见文臣说出这样泄气的话,心头大怒,朝着对面一班主和的大臣便大声嚷道,若非上朝不能佩戴长剑,否则他早已是长剑出鞘!

    “混账!你脑中除了打打杀杀,难道就不会考虑其他的问题?摄政王之所以关闭宫门,便是防止吕鑫带兵长驱直入,咱们虽然被困皇宫,但皇宫固若金汤,吕鑫即便想攻进来,也是要费上不少的力气!如若听你的与吕鑫一战,届时这皇宫中的守备势必会削弱,你又如何得知吕鑫手中除去我们知晓的三万人之外,就没有暗藏的力量了?更何况,楚王可是鼎鼎有名的战将,你以为他在做此事前不会排兵布阵,不会安排好这一切?”主和派为首的大臣顿时跳起来,指着那武将的脸便大声呵斥道,心中却难免失落,为何南寻就不能多几个像楚飞扬这样足智多谋又擅长用兵的人呢?这些个武将,除去打打杀杀,却再无长处!

    那武将被眼前文文弱弱的文臣一阵指责,面色顿时难看了下来,却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意见,只见他大步上前,脚踩大殿中央铺着的大红地毯,怒道“如今宫外的情况已是如此,难道咱们不动,那吕鑫便会放过我们?与其屈辱的被人宰杀,不如拼死一战,也不枉身为南寻百姓!一群贪生怕死之辈!为了让自己活命,竟是找些可笑的借口!若是百姓知晓了,只怕是更加的心寒吧!”

    语毕,那武将双目含恨的盯着面前的文臣们,嘴角浮现一丝讥笑!

    被他这般轻藐的眼神直视,那班文臣早已是按耐不住,一个个纷纷出言讨伐他,而方才指责他的大臣则是再次开口“难道就因为你一时的匹夫之勇,而让南寻的百姓遭受战乱?难道你还看不出来,楚王此番没有让吕鑫立即攻进皇宫,便是希望能够和平处理此事!否则以他的能力,咱们早已宫门破、头点地了!况且,皇上始终只有一位太子,若是双方起了战火,只怕这皇家的血脉便要在此断了!没有了社稷之本,国不像国、家不像家,这就是你想看到的?”

    一番话,辩驳的那武将一时间语塞,唯有垂于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而大殿之上则又是掀起一番唇枪舌战,众大臣议论纷纷、争论不断,却因为群龙无首而显得茫然无措!

    而此时的后宫亦是一片焦急忙碌……

    “快……”南鸿烨始终守在凤景帝的床边,双眉紧皱,眼神担忧,看着太医背着药箱匆匆跑进来,正要向凤景帝与他行礼,便见南鸿烨立即站起身拽着那太医跪在凤景帝的床前急切道“快,快给父皇诊脉!”

    语毕,便见南鸿烨重新站在凤景帝的床前,双目紧盯着凤景帝那灰白的脸色,看着他那微弱的呼吸,南鸿烨心头一时如失去主心骨一般,脑中混乱不堪、一团乱麻!

    “王爷!”宫人们行礼声一时间打破了南鸿烨的沉思,只见他背对着南奕君的脸上划过一抹杀意,瞬间归于平静,却没有回身,一如既往的注视着凤景帝的表情!

    “皇上如何?”南奕君匆匆而来,衣摆肩头甚至还沾着雨水!

    只是此时时间紧迫、事情严重,却是容不得他去注意这些细节,只见他刚踏进寝宫便朝着凤景帝的床前走来,随即便焦急的出声询问那把脉的太医!

    那太医则是仔细的为凤景帝诊脉,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脸色也是越发的难看,半饷才见他收回手,为凤景帝盖好锦被,随即从药箱中拿出一只药瓶,拔开那塞子,把瓶口凑近凤景帝的鼻尖,一手则是轻轻的扇动,把里面的气味扇向凤景帝的鼻中!

    “太医,我父皇如何?”终于见那太医收拾好药箱,南鸿烨沉不住气的率先开口询问!

    “回太子殿下,皇上情绪波动极大,引发了旧疾,若再不稳住心绪,只怕性命堪忧啊!”听到南鸿烨的问话,那太医立即跪在他的面前,低声回复着!

    听之,南鸿烨面色顿时苍白了起来,而身后南奕君强烈的存在感更是让他如临大敌,直接揪住那太医的衣襟低吼道“那用药啊!还不赶紧下去开方子,若是父皇出了事,本宫唯你是问!”

    那太医一时被南鸿烨阴鸷的眼神吓倒,忙不迭的点头“是是是,微臣立刻下去开药!”

    说完,便见那太医即刻背上药箱,匆匆忙忙的奔出寝宫!

    “烨儿!”一道虚弱的声音自床上传来,南鸿烨转目看去,只见凤景帝已是清醒过来,正招手让他上前!

    “父皇!”眼底不由得浮上一层薄雾,南鸿烨快步走上前坐在床边,双手用力的握住凤景帝的手,语带哽咽的开口“父皇,您终于醒过来了!”

    凤景帝百感交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另一只手则是轻拍了拍他的肩头,目光随即看向后面站着的南奕君,对南鸿烨开口“你领着宫人们下去吧!父皇有事与你王叔商议!”

    “不行!”可南鸿烨却是不假思索的便拒绝,如今父皇病重,若是南奕君此时下手,那凤景帝便危险了!

    固执的握紧凤景帝的手,南鸿烨的脸上眼中一片抵抗的情绪!

    “去吧!父皇不会有事的!”而凤景帝却是执意的推开南奕君,原本温和的眼神忽而转为凌厉之色,不怒而威的气势瞬间便展露出来!

    南鸿烨心头一颤,见凤景帝神色坚定,只得站起身,挥手让宫人们尽数的退下,而他却在与南奕君擦肩而过时,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这才离开寝宫!

    南奕君款步上前,双目平静的看着如今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的凤景帝,等着他开口!

    “你看看这个吧!”凤景帝却是把始终握在手中的诏书递给南奕君!

    南奕君接过,打开那明黄色的宫缎,快速的默读着上面的内容,眉头却在看到最后三字时不着痕迹的皱了下,随后才重新合上那诏书,浅声问道“皇兄想如何做!”

    凤景帝则在他看诏书的时候坐起身,斜斜的躺在龙床上,目光带着犀利的射向南奕君,这才开口“若非你太过强势,蓝儿与烨儿又岂会那么做?如今楚王为了自家人,自然只能拿我们开刀!”

    两句话,已是隐晦的承认南蓝与南鸿烨姐弟与楚家之人之间的瓜葛!

    南奕君却是冷笑一声,并未因为凤景帝此时的病容而有所心软,反倒是越发的强硬“是他们二人对自己不够自信!也是他们二人的疑心太重!我本没有夺位之心,可他们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对我步步紧逼,皇兄不会认为我是那种挨揍也不还手的人吗?”

    而南奕君的话却并未让凤景帝动怒,他此时十分清楚自己的身子,自然不会轻易动怒,否则自己撒手人寰,以南鸿烨绝对不是南奕君的对手的!

    微叹口气,凤景帝轻声开口“可你也不能否认,这一切的一切,均是因你而起!如今西楚大军兵临皇宫外,我南寻江山即将毁于一旦,你难道不该为南寻做些事情吗?”

    “那皇兄的意思,便是让本王出面签署这个诏书?”洞悉了凤景帝的心意,南奕君则是直白的说出来!

    “如今这样的形势下,我们还有其他的选择吗?”抬起冷静的双目,凤景帝极其平静的反问道!

    谁愿意看到自己的江山成为他国的附属?谁愿意低人一等?谁愿意每年向他国进贡财物?

    可如今南寻内忧外患,上下不同心,原本的计谋又在楚王的身上宣告失败,他们能做的,便是保住性命,这比抵死相从更为重要!

    见凤景帝竟是向楚飞扬妥协,南奕君冷静的表情终究还是有了变化,有些激动的开口“皇兄,或许我们还有一计!既然此事与楚家有关,那他定不会不顾及……”

    “没用的!楚飞扬岂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方才在议政殿中,我已是提到此事,可他却是全然也不在乎!你认为我们还有胜算吗?”正因为与楚飞扬的那段对话,让凤景帝下了这样的决心!

    闻言,南奕君神色一怔,面色变得十分的难看,死死的握着诏书,却是不曾再开口!

    “去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即便成为过,西楚内部同样动荡不安,暂时是没有精力管到咱们的!咱们唯有养精蓄锐,将来定能摆脱西楚的束缚!”疲倦的闭上双目,凤景帝亦是不再开口,也是拒绝与南奕君再次交锋!

    而南奕君却是双目凌厉的扫了凤景帝一眼,即便如此的情况下,自己这位皇兄依旧是算计着他,由他签下着诏书,他南奕君便成了南寻的罪人,自己的命亦是捏在了凤景帝与储君的手中!即便将来争皇位,只怕自己也是没了立场,百姓岂会让签署降和书的人登上皇位?

    可如今这样的形势,却让他不得不这般行事!

    当夜,南寻摄政王亲临驿馆,向楚王送来诏书!

    西楚玉乾一十八年,收南寻为附属国!

    而同天夜间,南寻万宰相府邸却是发生大火,一片磅礴大雨中,火势映照整片天空,让人心生畏惧,第二日西楚军协同南寻军清理相府,无人生还!

    ------题外话------

    欢迎大家加入凤凰小说网《楚王妃》群,此群为高级群,群号为:259194816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osfz3.sqlnvc.cn/

北京赛车操盘骗局www.cnkgl.com,而梅和利德索姆分获199票和84票,成为最终的两位候选人。  问题四:   “考生”和“划线”这两个概念还应该存在吗?  在2013年教育部等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见》中,指出博士研究生选拔要逐步推行“申请-审核”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快三 特码布鞋 缅甸果敢赌场 来彩彩票020平台 香港赛马会 单双中特
福建22选5走势图大星彩票网 广东深圳35选7走势图 极速快三是骗局吗 山东十一选五 最准金牌三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