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楚王妃> 第二百一十二章
    韩少勉自然明白谢英萍所指何人,这亦是所有事情最难处理的地方,看着如今已是阶下囚的谢英萍却依旧是一副傲然的模样,韩少勉只是严肃的开口“这是官府的事情,不劳谢族长费心!”

    “怎么,韩大人是怕得罪楚王吗?还是想包庇楚家?”对于今日楚培没有出现在公堂之上一事,谢英萍表面看似冷静,心中却早已是愤愤不平,更有心想把楚家满门牵扯进来!

    而谢英萍的话则是落在所有人的耳中,只见他身后站着的长老、管事、小厮,所有人的目光在此刻全部集中在韩少勉的身上,更有胆大的跟着谢英萍便朝韩少勉叫嚷道“官官相护,我们不服,不服!”

    这样的喊冤声一出,其他人亦是受到了感染,也跟在后面大吵大嚷了起来,一时间,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牢狱中又变得吵闹不堪,震耳欲聋的叫嚷声让狱卒纷纷皱起了眉,唯有此时被谢英萍推上刀口浪尖的韩少勉面不改色,音色中更是不见半点波澜“本官已命人彻查此事,谢家私自采掘玉矿一事已是事实,谢家已是罪责难逃,谢族长此时若还有心思陷害旁人,不如考虑考虑谢家的下场!”

    语毕,大牢内的吵嚷之声顿消,原本以为能够让韩少勉改变心意的众人均是惊恐的看向眼前这名年轻俊秀,却浑身浩然正气的年轻男子,之前被挑起的怒意也在韩少勉的一句‘罪责难逃’被强压了下来,所有人不由得低下了头,纷纷寻思着在这场审判中,自己会被韩少勉判处怎样的罪名!

    “韩大人莫要转移话题!谢淑怡可是谢家嫡女,谢婉婉与谢媛媛亦是姓谢,楚轻扬楚洁身上流着一半谢家的鲜血,这些人,哪一个能够独善其身?为何不见韩大人把他们捉拿归案?否则岂能让大家心服口服?”已是身在牢中,谢英萍自然不会再畏惧韩少勉,只见他口气态度极其强硬的开口,丝毫不给韩少勉喘息的机会!

    只是这一次谢英萍的开口,却没有得到谢家人的支持,众人因为方才韩少勉的话还沉浸在对自己性命的担忧之中,又岂会在意旁人的死活!更何况,那谢淑怡嫁的是老楚王的儿子,即便是皇上,只怕也会不看僧面看佛面的放过她吧!与其在此想方设法的陷害他人,倒不如想想有何漏洞能够让他们逃避官府的问罪!

    韩少勉则在听到谢英萍点明这几人后,沉静的目光微微闪动,深知此时谢英萍已是迁怒于人,便沉着应对“株连一事唯有皇上才有这等权利!本官身为朝廷命官,所能做的便是为皇上分忧,查清案子,不冤枉好人,也不放过坏人!若是此时被关在狱中的谢家人并不知晓谢族长所做的一切,本官自会放他出去!但若有参与了此事却还未被捉住的,本官自然也不会放过!不过,这些均是官府的事情,谢族长难道还想越俎代庖不成?”

    语毕,韩少勉便微侧脸对身旁的侍卫厉声交代“好好看管这狱中的犯人,若有人想趁机闹事,便立即前来禀报本官!”

    “是,大人!”众侍卫与狱卒自然看出方才谢英萍与韩少勉对峙时的气势,如今韩少勉特意的嘱咐,他们当然不敢有所松懈,否则出了事情,倒霉的便是看管犯人的他们!

    韩少勉则是再次看了谢英萍隐含怒意的表情,随即面色肃穆的步出牢狱!

    “谢英萍,这一切都是你的错!”看着牢狱的大门一开一合,黑暗的视线中仅剩木柱上吊着的几盏油灯微微晃动,谢家的几位长老顿时同仇敌忾的把矛头指向谢英萍!

    而其余谢宅的奴才却因为韩少勉的话而缩在墙角暗自哭泣,不知道自己还没有希望看到明日的阳光!

    “好笑!当初赚取银子时,怎不见各位这般气恼?如今出了事情,倒是想把所有的罪过尽数推到我身上,你们的如意算盘打的可真是响!”谢英萍亦是恼羞成怒,没想到在自己已经点明谢淑怡等人的名字后,韩少勉竟还能找到反驳的话来,楚培的沉默无疑便是把谢家往绝路上逼,而楚飞扬的步步逼近,更是让幽州的官员不敢出手相帮,看来此次谢家当真是气数尽了!

    “你……”几位长老万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时候,谢英萍竟也能把人反驳的无话可说!

    几人是眼神在昏暗的视线中相互接触了一番,这才由其中一人开口“英萍,你是谢家的族长,出了这样的事情,也应由你一人担下所有的责任,难道你想看着这么多人陪着你死?那韩大人方才话中的意思已是十分的明了,他不会滥杀无辜,却也不会放过一个!与其让众人陪你死,倒不如你一人……”

    剩下的话,长老并未说完,但尽管牢狱内视线昏暗,谢英萍依旧能够感受到四处投注过来的殷切目光,想必这生死关头时,所有人脑中所想的便是怎样活命吧!

    嘴角微微扬起,暗夜中,谢英萍的脸上浮现一抹嗜血冷酷的笑容,只见他缓缓走到众位长老身边坐下,这才残忍的开口“即便旁人无错,几位长老只怕也是难逃罪责!你们认为那韩少勉是傻子?只听取你们的一面之词便会放了你们?别做梦了!既然楚王已经出手,此事便断不可能这么容易便被解决!本族长做的事情,自然不会推卸到旁人的身上,但你们做的事情,也别想着尽数推到我的身上!”

    语毕,谢英萍便闭上双目养神,把周遭的愤怒、怨恨尽数的摒弃在他的感官之外……

    忙碌了整整一日,韩少勉则是留下自己的心腹守住衙门大牢,自己先行返回幽州驿馆内!

    “如何,王爷可有消息传来?”刚踏进东苑,韩少勉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问着夏侯勤!

    谢家一事势必会连累楚家,如何让楚家在这件事情中脱身且保住楚南山的清誉,这几乎成了韩少勉心头压着的一块大石头,这也是他迟迟还未向谢家下手的原因!

    在西楚,谁人不知楚南山的大名?又有谁不知楚南山为西楚立下的汗马功劳!

    只是,这位曾经为了稳定江山而浴血奋战的老王爷,却被子嗣连累,害得他一生积攒的名誉即将被破坏,莫说楚飞扬心中不忍,即便是极其崇敬楚南山的韩少勉,亦是想尽自己的一份力!

    见韩少勉回来,夏侯勤则是招手让他坐下,这才开口“莫急,过不了多久,王爷便会有回复!今日幸而我去的早,否则楚培一旦出现在公堂之上,只怕一切都晚了!”

    闻言,韩少勉则是沉着的点了点头,一旦楚培在公堂之上开口为谢家脱罪,只怕楚谢两家均会被牵连其中,即便楚王手段了得,届时只怕也无法自圆其说了!

    “那商会一事打算何事解决?”如今一切事情均是等楚飞扬的指使,韩少勉只能放在心中,转而问着把茶盏放在自己面前的容云鹤!

    “待谢家的事情告一段落再议!现在容家若是出面,只怕会遭人非议,也有可能会成为谢英萍翻盘的契机!等谢家的事情完全告一段落,届时官府出面提及玉矿一事,进行公平的竞争,到时候定会引来不少幽州以外的商户,容家在那时出面,这才不会引起朝廷的注意!”

    容云鹤这般布局自然是有他的思量,一来容家实力雄厚,即便多出一些商户参与竞争也不必畏惧!

    二来,亦是为宫中的容贵妃着想!若只有容家参与玉矿一事,定会引起玉乾帝的猜忌和怀疑,届时为难的定是自己的姐姐,倒不如放出消息,引来所有对此事感兴趣的商户,分散玉乾帝的注意力,也等于是减小了容家的风险,这样姐姐在宫中亦会安全一些!

    只是韩少勉在听到容云鹤这番坦诚的话后,却是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目光随即转为深沉,在聂怀远、夏侯勤与容云鹤身上尽数转了一圈,沉静的思索着他们在自己面前偶尔会表露出的一些态度!

    南寻驿馆内,楚飞扬则在发出最后一道命令后返回内室!

    云千梦站在窗边,看着楚飞扬把手中的信号发向夜幕中,只觉楚飞扬神色虽淡然却还是夹杂着一丝凝重,便浅笑着问着“幽州情况如何?父亲还是一意孤行吗?”

    “谢家已经尽数入狱!不日便会审判获罪!至于幽州的官员,韩少勉则是等着我们回去再行处置!”见云千梦站在窗边,楚飞扬便知自己方才的表情定是被她看进了眼中,难怪有刚才那番关心的问话!

    见楚飞扬在踏入内室时已是收起了脸上的凝重,云千梦心头却有些担忧“谢家的事情易解决,但父亲的事情却难办!若是一个不小心,还会把爷爷牵连进去!如今京都群雄争霸,各自打算,皇上自然是除掉一个是一个,断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若是他把事情严重化,只怕楚家当真会被牵连进去!”

    听着云千梦把所有的事情串联在一起分析,楚飞扬也知楚培的野心引出了一连串麻烦的事情!即便谢家一事与楚培无关,但他作为幽州的边疆大吏,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现这样的事情,他也是难辞其咎!

    更何况,私自挖掘玉矿本就是大事,楚培在幽州二十余年,不可能不知道,想要推卸责任亦是白日做梦!

    若非此次前来幽州的是自己,只怕楚培与万宰相的事情早已被识穿,到时候赔上的可就是楚家满门的人头!

    牵过云千梦的手,触及她肌肤微微的凉意,在这炎炎夏日竟是万分的舒心,让楚飞扬扬唇一笑,继而开口“以他这些年在幽州的功绩相抵,我想皇上会留他一条性命的!只是他心中想要成就的大事,今生只怕是无望了!”

    身为人子,即便父子间感情淡薄,楚飞扬亦不会愿意看到楚培人头落地!

    但父子间的感情却无法与祖孙间的感情相提并论,在楚培威胁到楚南山时,楚飞扬自然会出手打击他,直到他没有还手的余地,直到他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见楚飞扬已是说出楚培的下场,云千梦则是神情平淡的点了下头,这样的结果,对于楚培而言或许是难以接受的,但对于楚家而言,却是最好的结果!

    而宰相府中,万宰相面对满桌的佳肴却是食不下咽……

    “幽州那边传来的消息确切吗?”手中的筷子被用力的放在碗上,万宰相则是满脸烦躁的厉声问着立于身旁的侍卫,显然是不相信方才听到的那则消息!

    “回相爷的话,千真万确!此时谢家人已经被玉乾帝派去幽州的韩少勉关入大牢,择日便要宣判了!”那侍卫见自家主子面色难看,出口的话同样怀着不可置信之气,只能低头诚实的把方才禀报的事情再次重复了一遍!

    “该死的楚培!他是怎么办事的?怎么会让事情发展成今天这样的局势?”还不等那侍卫的声音落地,万宰相猛地便从座位间站了起来,面前的碗碟不小心被他的双手拂过,尽数被扫在地上,脆弱的瓷器在碰触到地面时发出清脆的响声,瞬间四分五裂!

    外面伺候的婢女听到声响便想进来收拾,却被那侍卫尽数挡在门外,打发了所有人之后,那侍卫才快步走到满脸阴沉的万宰相身边,极小声的提醒着“相爷,隔墙有耳!”

    闻言,万宰相的眉头猛然一皱,只是心底被挑起的这口恶气却是无法下咽!

    若谢家当真是出了事情,依照楚飞扬的个性,定会一个不留尽数铲除!

    “楚培不是清醒了吗?他怎么没有前去搭救谢英萍?居然让一个新上任的兵部侍郎压得死死的,他这么多年的边疆大吏白做了?”迫在眉睫的大事,楚培竟在这个节骨眼上退缩,谢家若是出了事,楚培以为他还能够平安无事吗?

    “相爷,据闻当时楚大人的确是打算出府前去衙门,可惜被夏侯族的王子给堵在了楚府的大门口!而那韩少勉便是趁着那段时间命人收押了谢家所有人!不过,楚大人的妻小与两位小姐此时均在西楚的京城,倒还较为安全!”那侍卫凑近万宰相,把事情的经过仔细的复述了一遍!

    “夏侯族?”听到侍卫提及夏侯族,万宰相微微敛眉,心中随即了然,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冷笑,越发的阴狠道“果真是楚飞扬在捣鬼!夏侯族不就是楚飞扬母亲的娘家吗?这次他竟然连夏侯族都用上了,看样子是真不打算放过楚培了!可惜楚培竟还蠢笨的前来南寻,殊不知他早已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摆了一道!”

    “相爷,若韩少勉以亲族之罪判处,只怕两位小姐亦会被带回幽州!”现在的安全,并不是永久的安稳,若是以株连之罪判罪,只怕与谢家有关的人均会被牵连其中!

    万宰相心中亦是清楚明白,只是,他却不相信楚飞扬会为了这样的事情而把与谢家有关的楚家也牵连进去!

    但是,楚飞扬能够保住楚家,却是想方设法的打压谢家,最让万宰相担心的便是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姓谢的人!

    “派人告知楚培,本相不管他用什么法子,都要保住京都那二人!否则就不要怪本相向南奕君说明此事!”双手握拳用力的抵在桌面,万宰相则是心头冒火的吩咐着下面的事情!

    “不知万宰相想向本王说明何事?”却不想,那南奕君竟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偏房的门口!

    只见他狭长的双目一扫地上残碎的碗碟,随即转向万宰相早已恢复平静的脸上,淡笑着走了进来!

    见南奕君突然出现,万宰相心头一紧,没想到如今自己的宰相府竟是这般的不安全,只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南奕君便会立即出现,一时间,寒意侵上心头,万宰相快速挥手让侍卫退下,力持冷静的眸子中隐隐然透着一抹寒气,直直的射向南奕君!

    “看样子,摄政王已经把本相的相府当作自己的摄政王府了!”语带讥讽的开口,万宰相重新坐下,而跟着南奕君进门的婢女则是立即奉上新的碗筷,随后动作利落的收拾掉地上的碎渣,悄然的退了下去!

    “本王自然是因为关心万宰相,这才连晚膳也没用赶了过来!不知有什么事情触怒了万宰相,竟在自己的府中摔碗!”凌厉的双目始终没有离开万宰相多变的脸上,南奕君走到万宰相的对面坐下,执起婢女早已摆放好的筷子,就近夹了一块鸭肉放入口中细嚼慢咽,待吞下后才重新开口“这菜十分鲜美肥嫩,怎么就入不了万宰相的口呢?”

    盯着南奕君用餐时优雅的动作,万宰相却是冷笑道“摄政王府的厨子想必厨艺更加了得,摄政王还是回自己府邸用膳吧!况且,如今西楚步步紧逼,摄政王却把心思放在本相这个废人身上,是不是太过不务正业了?”

    说话间,万宰相则始终注意着南奕君的表情,心中亦是揣测着他此番前来的目的!

    昨夜南奕君在宰相府中并未搜查到任何可疑的人,想必心中定有不甘,这才加派了人手,如今自己不过是打碎了碗碟,他便能够在下一刻出现在宰相府中,可见宰相府中也越发的不安全,也或者,这南奕君已是有所洞悉自己的事情,这才一直派人紧盯着宰相府!

    闻言,南奕君却丝毫也不气恼,手中的筷子继续夹起面前的佳肴,有条不紊的进餐,待喝下半碗汤后,这才见他缓缓开口“本王倒是认为,本王关心宰相府,便是关心南寻的朝政大事!方才万宰相亦是说有话要告知本王,不如现在便说来听听!或许本王能够解了你的燃眉之急!”

    听这南奕君意有所指的话,万宰相一颗心猛地一提,只觉自己方才的分析的确没错,只怕南奕君早已在怀疑自己与西楚之人有勾结,否则岂会在昨夜那般巧合的出现,今日又是这般及时的进来?

    只是,自己方才让人带给楚培的话却仅限于威胁,即便是给他机会,他也不会当真告诉南奕君!

    强作镇定的眼底因为长久的思索微微呆滞,看出万宰相心中的矛盾,南奕君却是不急不躁的缓缓开口“看样子,当真是有让万宰相左右为难的事情!”

    听到南奕君那关切的声音,万宰相顿时回神,集中精力应对着对面浅笑谈话的南奕君“摄政王多虑了,本相一切安好!如今没了国事的操劳,亦是过的潇洒安逸!又有摄政王时不时的过来关切一番,本相此生只剩幸福,哪有可操心的事情?”

    语毕,便见万宰相表情轻松的伸手执起桌上的筷子,夹起面前的菜肴一一品尝,遇到心仪的菜式还会满意的点点头,表情十分的闲适享受,丝毫没有因为南寻此时陷入绝境而担忧的急切表情!

    而南奕君却在此时放下手中的筷子,拿过一旁的帕子拭了拭嘴角,语带双关的继续说道“怎会没有操心的事情呢?人生在世,又岂会总是随心所欲安心快乐?如今万宰相不能随意出入相府,你我同朝为官多年,若是有困难处,不必拘谨,尽管告知本王,本王定会尽全力为万宰相办妥!”

    而这番话落在万宰相的耳中,却让他心头冷笑!

    ‘全力办妥’?

    只怕南奕君早已是等着这个机会要自己的项上人头了!

    若是让他知晓自己与楚培之事,一来可以以此要挟楚飞扬放弃收南寻为附属国一事,二来亦可以借机以通敌的借口除掉自己,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难怪南奕君这般殷勤的前来宰相府!只怕是等着让自己亲口承认此事,从而抓住把柄吧!

    食不知味的搁下手中的碗筷,万宰相霍然站起身,面色平淡的开口“本相吃饱了!摄政王若是喜欢相府的膳食,那便好好的享用吧!”

    说完,便见万宰相转身离去,而南奕君含笑的眸子亦是骤然阴沉了下来……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dongguan.55tuan.com/

北京赛车定位胆稳赢吗www.cnkgl.com,省交警部门分析,春运期间的交通事故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16-20时事故发生率最高。逐步解决制约通航业务发展的瓶颈问题,鼓励和扩大社会资本投资通用航空业,发挥各类投资主体的作用,强化交通服务,促进通用航空与旅游、体育等融合发展,拓展通用航空服务领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上海快三 开奖结果 黑龙江22选5奖池奖金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网球可以不落地接球吗 双色球128期历史同期
江西多乐彩形态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骗局 龙虎合 广东十一选5规则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 天津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