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楚王妃> 第一百三十六章 和亲
    “梦儿,我没事了,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在云千梦的陪伴下,两人走进偏殿,此时所有人均在御花园,偏殿内除了她们二人之外,便再无旁人,曲妃卿心中顿时深深的松了口气,心头的失落感也不再埋在心底,带着点点失落与伤感看着云千梦开口!

    云千梦见她愿意在自己的面前表露真实的感情,提着的心不由得微微放下了些,正要开口宽慰她几句,却突然面色一凛,凌厉的目光瞬间射向那半阖的红漆木门,举起右手食指放在唇边,对曲妃卿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却没有出声惊动门口站着的人!

    而云千梦眼中透着点点寒意,身上透着一股凌厉之气,拉着曲妃卿便把她塞到偏殿的红柱之后,随后自己则是快速来到那木门之后,谨慎的看向外面!

    随着云千梦这一系列动作的做出,曲妃卿的表情顿时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双目中带着一股冷冽之气,顿时闭上了双唇,神色戒备的看向偏殿的入口处!

    ‘吱嘎!’偏殿那半阖的门瞬间被云千梦拉开,外面站着的人不小心跌了进来,幸而偏殿的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毯,缓冲了脚下的滑力,让她身形虽有些踉跄,却没有跌倒,只是往前冲了几步便站稳了身子!

    “楚洁?”看着面前那桃米分色的身影,云千梦明眸半眯,略带惊讶的眼底藏着极冷的寒气,只是口气却轻柔却含着淡淡的探究,似乎在等着楚洁的解释!

    “大嫂!”楚洁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有些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随即转向云千梦,眼中含笑着喊了一声!

    “洁儿怎么跑来偏殿了?二娘若是在御花园找不到你,怕是要着急了!”见曲妃卿自红柱后走了出来,云千梦恢复了以往淡然的表情,隐下心头的不悦淡淡的开口!

    “是啊,楚小姐擅自离席,只怕楚夫人会着急的!”此时,看到方才那躲在门口的人是楚洁,曲妃卿与云千梦对视一眼,也跟着缓缓开口,只是心中却不由得佩服云千梦的敏锐,若不是她方才在瞬间发现异样,只怕她们的对话均是落在了楚洁的耳中!

    只不过,楚洁听着她们的话却只是调皮的笑了,随后走上前挽住云千梦的手臂,撒娇道“娘亲此刻正与各位夫人聊天,我又不认识那些小姐,与她们着实没有话可说,真是无趣!又见大嫂与曲姐姐离席,便跟着过来了,还未进门便被大嫂吓了一跳!”

    云千梦嘴角含笑的听着她的解释,却并未对她的行为做出评论,只是抬手拍了拍那挽住自己手臂的手,浅浅的开口“既然来了,就与我们一同坐会吧!你曲姐姐是觉着外面有些冷,才进来取暖的!你若是不嫌这边闷,便陪着我们,一会再回席间,免得让二娘着急!”

    说着,云千梦转面递给曲妃卿一个眼神,两人心领神会,带着楚洁落座在最近的座位上!

    “向来参加第一次宫宴的人均会觉得宫宴有趣,如楚小姐这般觉着无趣的,我还是第一次见着!”口中有些酒气,曲妃卿则亲自为二人倒了杯热茶,端起自己面前的轻轻抿了一口,这才缓缓开口,带着一抹深意的问着!

    而楚洁则是向她道了声谢,接过茶盏,随即笑着开口“曲姐姐有所不知,我素来便不爱参加这些宴会,以往在幽州,各府中有宴会,我也是找着借口躲开了!倒不如坐在这里,陪着大嫂由于曲姐姐聊天,来的更加的自在一些!”

    看着她毫无伪装的模样,云千梦轻轻的滑动着碗盖,浅笑着对曲妃卿开口“还有更有趣的,公公与二娘来到京都那日,众人均是疲惫的回各自房中歇息,唯独这丫头领着两位谢表妹在楚王府的花园闲逛,丝毫不见疲态,可见她当真是个好动的,半点拘束也受不得!只是不知将来谁有这个福气能够娶到她,想必定是婆家的开心果!”

    说着,云千梦抬手轻轻点了点楚洁的额头,语气中带着促狭的笑意!

    被云千梦这样一说,楚洁面颊顿时一红,带着几分娇羞道“大嫂就爱取笑人!洁儿还小,自然要承欢父母膝下,哪有那么快便出嫁的?”

    看着她这番含羞的模样,曲妃卿眼露惊讶道“楚小姐这般的羞赧,不会是真有心上人了吧!若果真如此,不如说来我们听听,如若是咱们京都的公子,我与梦儿也可给些意见!”

    “哎呀,怎么曲姐姐也跟着大嫂取笑洁儿了?洁儿刚来京都,这几日又均是呆在王府中,又怎会有机会见到外男,即便是今日的宫宴,亦是有垂帘挡着,岂能自己私定终身,让旁人看不起,您说是不是,曲姐姐!”

    说着,楚洁抬起含笑的眼看向曲妃卿,眼中无一例外的便是一片笑意,只是落在曲妃卿的眼中,也甚是扎眼,似乎方才楚洁的话意有所指,带着其他的意思!

    “想不到楚小姐竟是这般谨记身份的人,这样看来,倒显得我们小人心态了!还请楚小姐莫要介怀呀!”紧接着,曲妃卿便接上一句,话中点明楚洁的身份,即便她也是楚家的嫡女,即便谢氏是楚培的正室,可谢氏毕竟是填房,有些东西不是他们能够肖想的,亦不是他们能都沾手的!

    自从楚培一家入京以来,谷老太君便时常与儿子媳妇议论此事,曲妃卿跟在一旁自然是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加上云千梦与她交好,她自然是不能让属于云千梦的东西落入旁人的手中,便趁着这个机会开口说道!

    毕竟,云千梦自始至终都要叫楚培为公公,称谢氏为二娘,有些话,自云千梦的口中说出便是大逆不道,而从她的口中说出,最多不过是各府小姐之间的口舌之争罢了!

    楚洁则是坦然的一笑,并未去深究曲妃卿话中的意思,仿若真没有听出里面所含的深意,只是好奇的问着云千梦“大嫂方才是如何得知我站在门口的?方才我正要推开那木门,却不想它自己倒是动了,吓得我一时不察,差点便跌进大殿!”

    云千梦见楚洁起了疑心,便放下手中拨弄着的碗盖,似真似假的开口“还不是你这丫头藏了太多的腊梅在袖中,还未走进偏殿,那香气便飘了进来!我与表姐本想逗你玩儿的,却不想害得你差点摔倒,便也没了兴致!不知方才可有伤到?”

    说着,云千梦便拉起楚洁,轻轻的转动着她的身子细细的检查着!

    “大嫂,我没事!”楚洁则是笑嘻嘻的在云千梦的面前转了一圈,顿时恍然大悟道“难怪方才见曲姐姐从那红柱后走出,嫂子又是躲在门口!幸而我没有站稳,否则岂不上当了?”

    说完,楚洁自己倒是先笑了起来,笑声如银铃一般回荡在静谧的偏殿中,带着一丝甜腻的气息!

    “咱们也该回去了,否则二娘见不着你,可真要着急了!”喝完一盏茶,云千梦缓缓的站起身,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这才发现此时天空则是愈发的阴沉黑暗,想必这场大雪不会这么快便停!

    “是!”云千梦既然已起身,其他二人自然也是跟着起来,三人走进御花园时,院内一片欢歌笑语,众人忙着欣赏歌舞敬酒寒暄,倒也没人发现她们方才悄悄的离席!

    楚飞扬看着云千梦重回席间,原本含着疏离的眼底缓缓浮上一抹暖笑,这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江沐辰则也是看着缓缓坐下的云千梦,见她进入御花园后的第一眼便是看向楚飞扬,那捏着酒杯的手顿时青筋爆出,用力的收回自己看向她的目光,满心的怒气无处发泄,仰头便喝光了手中的美酒!

    “王爷这是怎么了?似乎与宫中的美酒有仇似的!即便您爱酒,也不是这么个喝法!显得暴殄天物!”江沐辰与楚飞扬相邻而坐,对于江沐辰的一举一动,楚飞扬自然是心中有数!

    此时见辰王只顾低头喝着闷酒,楚飞扬便‘好心’的提醒着,随后那修长的右手则拿起桌上的玉壶,动作优雅的为自己斟满一杯,两只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端起面前的酒杯,嘴角含笑似是十分享受的慢慢饮下了杯中的美酒,那半眯的星目更是折射出点点笑意,似是对口中香醇的美酒十分的满意!

    “楚相如今可是娶得娇妻,官场得意,难怪有这番闲情雅致细细品酒!当真是让我们羡慕不已!”此时海王却插话进来,精明的双目扫向面色冷沉的辰王,接着开口“不过,辰王也是不遑多让,据说王爷的侧妃亦是倾国倾城,不知为何没有出席今日的宫宴?”

    海王的话落在旁人的耳中则是再正常不过的问候,可到了江沐辰的耳中,却成了赤果果的羞辱!

    只要一想起那日在楚飞扬手中所受的折辱,江沐辰心头的怒意便不可抑止的涌了上来,尤其方才看到楚飞扬与云千梦之间深情款款的互动,更是刺激到江沐辰,只觉面前的楚飞扬比以往更加的碍眼,若是没有此人的存在,云千梦即便是插翅,也是飞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听着海王状似无心的话,楚飞扬径自勾唇淡雅一笑,随即品着杯中的美酒,并未参与到他们的对话中,那浅笑的眸子早已是越过御花园中的篝火看向对面的云千梦,见她低头正与曲妃卿说着些什么,那眼中闪烁的聪慧与嘴角噙着的淡笑,无一不再向世人展示着她的自信与独有的魅力,一时间竟让楚飞扬看得有些恍惚闪神,只盼着这无聊的宫宴尽快结束,免得他如此干坐着!

    “海王与海郡王似乎对本王的侧妃十分好奇,今日已是第二次提起她了!”辰王冷哼一声,如冰的视线自楚飞扬的脸上扫向海王,嘴角裂出一抹极冷的笑容,与御花园中此刻热闹的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辰王说笑了!本王只是有些遗憾没有参加王爷与楚相的婚礼!若不是本王双腿不便,也不会错过两场精彩的婚礼!据说楚相大婚之时,王爷可是亲自去楚王府道喜的!而王爷大婚之时,楚相更是千里迢迢自洛城赶了回来!两位这样的好交情,在这朝中可不多见啊!”海全今日一改往日沉默谨慎的模样,风趣幽默的讲述着他从外人口中听到的一些事情,却让楚飞扬渐渐收回了看向云千梦的视线,而辰王眼中的寒意却是越发的浓重了!

    “这原本便只是本相自己的终身大事,岂能劳烦王爷亲自跑一趟?尤其,辰王此次娶的还只是侧妃,这侧妃之位可是有两个,将来辰王再娶,海王爷岂不是还要再登门!况且,出了侧妃,还有正妃,以此算来,海王爷单单是因为贺喜,便要前去辰王府三次之多,王爷身子不是向来不好吗?又岂能这样的奔波劳累,若是累垮了,想必太子这个女婿也是会心疼的!太子若心情不好再次攻打西楚,那王爷岂不成了西楚的罪人?所以辰王爷这才没有通知海王,这也是为了王爷与西楚的百姓着想!”楚飞扬唯恐天下不乱,不但讥讽了辰王,又把齐靖元给拉了进来,更是威胁着海王,一番话,几乎把所有掌权者绕了进来,一个也没有逃过他的算计!

    语毕,他却是没事人一般的继续品酒观舞,一副恬然自得的模样,似乎方才说出那番犀利言辞之人并非是他一般!

    “楚相此言差矣,父王本只想表达同僚之间的相互关心,却不想被楚相给误会了!太子虽是我父王的女婿,可太子向来心系北齐的百姓,又岂会因为父王多跑几趟喜宴便大动干戈?且这次太子前来便是为了西楚与北齐两国的安定,娶小妹更是对西楚的承诺,又岂会自毁信诺,为了这样的小事而发起战争!楚相实在是多虑了!”这时,海沉溪笑着开口!

    他心思细腻不下于楚飞扬,虽参政时间较短,但海王这些年的亲自教导以及在海王府与海王妃等人的较量,亦是锻炼出了他敏捷的思维与伶俐的口舌,更是在第一时间反驳了楚飞扬的话,轻松的挡回了楚飞扬方才抛出的高帽子!

    “既如此,王爷也不必时刻把成亲一事挂在嘴边!几次三番的提起,难道是在暗示本王礼数不周?”而江沐辰却是破天荒的没有针对楚飞扬,反而是对着海王父子冷笑着!

    毕竟,方才是海王首先提起此事,且从海王的话中便已是听出,对于那日所发生的事情,他定是了如指掌,否则又岂会说出那番话来?这般明显的嘲笑若江沐辰听不出来,那他这些年的宫廷生活也就白过了!

    况且,关于云千梦,这是他与楚飞扬之间的事情,江沐辰可不希望海全也横插一脚,需知此人心机深沉,又善于察言观测伺机以动,若是被他发现了什么,只怕均会成为他手中的利剑!

    而始终面色阴沉的齐靖元却是一言不发的听着这几人之间的争锋相对,并未开口为海王说项,亦没有充当和事佬!

    毕竟,齐靖元并非西楚的子民,尽管将会娶海恬为太子妃,他依旧是北齐的太子,对于西楚内部的争斗,他没有兴趣参与,但却也没有绝对的抽身,只是冷眼旁观,细细的观察着哪一方的实力最强!

    “据闻科举考试期间有一家客栈发生火灾,王爷为了安抚考生,便把幸存的考生接入辰王府!此等义举,当真是让本王佩服!”若是三言两语便能激起海王怒目而视,想必海王府也不会屹立在阳明山上,此时只见他云淡风轻的转移话题,隐含精锐的眸子淡扫不远处向曲长卿敬酒的寒澈,缓缓开口说道!

    “本王食朝廷的俸禄,自然是要为朝廷办事!相信海王若看到当时的情景,也会如此!”江沐辰岂会没有发现寒澈的举动,只是见海王丝毫不放松的提起,他的面色微微冷了几分,语气却颇具有大义!

    “只是本王不解,那武举的韩状元乃是王爷选出,而文举的寒状元则又受惠于王爷,怎么这两人均是去敬曲尚书的酒,倒是把王爷晾在一边,当真是稀奇!亦或是他们觉得王爷的身份高不可攀,不敢前来敬酒?”海全话里话外包裹着无数层的意思,一来挑拨韩少勉寒澈与江沐辰之间的关系,点出那两人不识好歹忘恩负义!

    二来,却是说那两人看不上辰王,辅国公府乃四大家族,身份地位并不低于辰王,可那两人却宁愿去敬曲长卿的酒也不愿过来,可见这并非辰王高不可攀,而是人家那两人心中另有打算!

    “海王爷难道忘记了,曲长卿曾任兵部侍郎,那韩少勉过去自然是讨教问题!至于寒澈嘛,本相方才倒是看到,似乎是被韩少勉拉过去充数的!毕竟,端王可是韩侍郎的亲姑父,寒澈出身寒门又初入朝中理事,自然是不能得罪人的!”楚飞扬此时淡淡的开口,看向海王的眼中夹杂着浅浅的冷意,方才海王的话中可还是把辅国公府给牵扯了进来,无非便是想让江沐辰更加的憎恨曲长卿等人,这样的老谋深算当真是让人畏惧!

    而楚飞扬不等海王回话,便又紧接着开口“听说今日皇上留下海王一家,免得王爷来回奔波,也是体恤和顺公主即将远嫁,这才让公主与海王府亲人多些相处的时间!可见皇上终究还是看重王爷的!”

    殊不知,听到这话的齐靖元却是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似是带着一丝不屑,又仿佛是在嘲笑玉乾帝的大费周章,那双充满阴鸷的眸子在今晚终于第一次转向端坐在对面席间的海恬,眼中的冷意杀气毫不掩饰的便朝着那满眼不甘的海恬的扑去,让快速反应过来的海恬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不由得抓紧海王妃的手,带着身上泛起的寒意颤声道“母妃,我当真是不想去北齐!”

    海王妃没想到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海恬竟心生退意,便立即拉过她的手,用力的握在自己的双手中,以能抓痛海恬的力道紧握着,随后带着一丝残忍道“恬儿,你发什么疯!你难道想毁了你大哥?你看看这几次出席宫宴,你父王的身边带着的是谁,难道你就不为你大哥担心吗?如今那海沉溪已是海郡王,若再被他夺走你大哥的世子之位,就连母妃恐怕也活不过第二天!你可知你这一句‘不想去’害死的不止是母妃与你大哥,怕是将来在海王府,也不会有你的立足之地,更别提嫁一个如意郎君了!想想海琳那小贱人的下场,难道你想跟她一样?还是说你做好被那贱人耻笑的准备?”

    海恬只觉此时双手被握得发疼,可却仍旧不及方才齐靖元的目光让她心感恐惧!

    只是海王妃的分析亦是有理,让她一时间陷入矛盾之中,面色惨白如雪、神色间的冷傲已渐渐被剥离,徒留一张迷茫的容颜……

    ‘砰砰……’远处的废殿之中在子时到来时顿时响起一阵烟花爆竹之声,所有人纷纷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向那落雪的夜空,只见那漆黑的夜色下正缓缓绽放着五彩缤纷的烟花,那耀眼的色彩在黑暗下彰显着它的绚丽!

    宫宴结束回到楚相府,已是近寅时,想着明日还要送海恬出城,云千梦与楚飞扬便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上床小憩片刻!

    只是不知是今日神经太过紧绷还是早已过了睡意,云千梦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瞪着头顶上方黑暗中的帐顶,有些难受的轻蹙起了眉头!

    “怎么了?”察觉到身边人的异样,楚飞扬伸手把她拉进怀中,轻吻了下她散发着清香的发丝,低低的问着!

    “没什么,只是过了睡觉的时辰,现在倒是不困了!你睡吧,明日还要早起!”明日楚飞扬与辰王海郡王一同代替玉乾帝送海恬出城,而双方早已是约定了地点交换人质,即便此时云千梦心中有事,也不会在此刻说出来,免得楚飞扬分心,在明日的事情出了差错!

    楚飞扬岂会感受不到云千梦的用心,便也不再多问,拥着她缓缓闭上双目,心中却是把明日的事情又再一次的过滤了一遍!

    翌日卯时,楚飞扬便起身,云千梦身为内命妇,自然也是要早早的去宫门口列队送海恬,见楚飞扬已经起来,便也紧跟着坐起身,拿过一旁的衣衫快速的穿在身上!

    “还早,你再躺一会!我先去宫中与皇上商量些事情,这才早起的!现在外面天寒地冻的,小心着凉!”看着云千梦一夜未睡显得有些憔悴,楚飞扬系腰带的手微微一顿,立即走到床边按着她的肩头想让她再睡一会!

    可云千梦却是摇了摇头,此时若是睡过去了,只怕会误了时辰,届时指不定又要掀起怎样的风言风语!

    见楚飞扬衣襟还未翻好,云千梦轻轻一笑,伸出双手轻柔的替他整理好,随即又命他站好,亲自替他系好腰带,这才从上至下的检查了一番,最后才点了点头“可以了!”

    见云千梦这般细心,楚飞扬心中顿时升起一抹怨气,明明是大年初一,偏偏还要为了不相干的人忙于公事,家中明明有娇妻相伴,却只能心中惦记着!

    尤其此时云千梦嘴角噙着的那抹浅笑,更是牵动了楚飞扬的心,长臂快速的探出,待云千梦反应过来时,身子已经被楚飞扬揽在怀中,自己微冷的双唇紧接着便被两片温柔且带有霸气的薄唇吻住,带着一丝恋恋不舍,楚飞扬仿若怎么也吻不够一般的想把她揉碎了吃进肚中,半饷才微微的拉开两人的距离,低声的保证道“忙完这事,我便有好几日可以休息,届时便可在家好好的陪你!”

    而云千梦则是窝在他的怀中点了点头,目光不由得看向外面已经蒙蒙发亮,便伸手推了推楚飞扬,轻声道“快去吧!别误了时辰!”

    说着,云千梦拿过一旁早已备好的大氅,亲自替楚飞扬披好,这才看着他离开!

    “昨儿个回来的那般晚,定是没有睡好!小姐怎么不多睡会?瞧您的脸色都有些憔悴了!”候在外间的慕春等人见楚飞扬离开,这才端着洗漱用具走了进来,见云千梦已是穿好了夹袄,便立即放下手中的东西,取出内命妇的朝服为云千梦换上!

    “傻丫头,今天这样的日子,又有几个人能够睡好的?”昨儿个自己还小眯了片刻,只怕那宫中的海恬则是整夜无眠吧!

    背井离乡可不是说出来这么容易!况且海恬还是只身一人嫁入北齐的皇宫,将来则是要以一人之力面对整个北齐的皇宫,更别提齐靖元又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只怕这将来的日子,当真没有外人看到的这般光鲜亮丽!

    待收拾好,已是过了一刻钟,想着进宫还需要一段路程,慕春便让迎夏装了些早膳在食盒中,几个丫头一同陪着云千梦坐上早已备好的马车中,往皇宫奔去!

    由于是新年,街上几乎不见人影,想必百姓们均在家中过年,就连昨天下了一夜的雪也没有人清理,车轮滚过厚厚的积雪,发出一声声碾压的声响,云千梦则是抬手掀开车帘,一股冷气顿时扑面而来,虽刺骨的寒冷却让云千梦精神一阵,倒也不似方才那般疲倦了!

    “小姐,用些早膳吧!一会还要在外面站上好一会子呢!”慕春贴心的在云千梦的胸口披上一件小坎肩,免得用膳时不小心掉落在朝服上,随后把手中的粥碗递给云千梦!

    “不了,喝粥容易腹胀,就用些糕点吧!”看着那汤汤水水的米粥,云千梦退回慕春手中,径自用筷子夹起食盒中还冒着热气的小笼包,蘸了些陈醋吃就了起来!

    慕春一听云千梦的话,方觉有理,便放下粥碗,把各种小菜夹到云千梦面前的小碟中!

    用完早膳,云千梦再次漱口,去掉口中的味道,再次检查了自己的装容,这才斜靠在身后的软垫上闭目养神!

    “夫人,皇宫到了!”不知过了多久,外面驾车的习凛则低声开口提醒,云千梦缓缓睁开双眼,似乎听到一阵阵低低的议论声,便挑开车帘,却见此时内宫之中早已是到了不少的内命妇,众人站在寒风中,面色苍白的等着海恬的到来,只是看那样子却是十分的不耐烦,时不时便与旁边的人交头接耳一番,似是在抱怨着什么!

    “你们便在车内候着吧!”姿态优雅的走下马车,云千梦吩咐这慕春几人,自己则是朝着人群走去!

    与众位夫人一一见礼后,云千梦走向队伍的最前方,只是,以她太过年轻的面容却站在了大部分中年内命妇的前头,却还是会引起旁人的侧目与非议!

    “真是好命,嫁给楚相,今日可是出尽风头了!”一名三品官员的夫人极小声的开口,看向云千梦的眼中满是羡慕!

    想她的夫君年长楚飞扬二十岁,如今却也只是个从四品的祭酒,而此生怕是无望能够进入内阁,怎能不让她气恼!

    “呵呵,夫人何必羡慕她?只怪自家的夫君不争气,想想楚相是何人,十几岁便征战沙场,这样的能耐,又岂是平凡人能够做到的?”此时,苏启的正妻走了过来,看着云千梦的背影冷笑着,若不是楚飞扬在其中使坏,他们苏家何以沦落至此,如今没了大哥的相互协助,夫君的漕运使亦是做的小心翼翼,惟恐会被人抓住把柄,这段时间家中进账更是少了许多,一度的吃穿用度便紧张了起来,让那些个姨娘天天在夫君的面前告她的状,真是气死人了!

    周围的夫人们见是苏家的人,便立即纷纷闭上了嘴,毕竟苏源的事情才过去几天,她们哪里敢跟这样的人家过多的接触,否则回家后自个的夫君还不对她们蹬鼻子上脸,越发的宠爱那些后进门的骚蹄子!

    云千梦一路走到季舒雨的身后,两人相视一笑,便按照诰命依次站好,等候皇家的人出来!

    而此时,站在最前头的一名中年美妇却是引起了云千梦的注意,只见她背脊挺直、身姿高雅,虽没有看到她的正面,可仅仅从背影看来,便也知是身份高贵、教养极好之人,尤其那一身正妃的朝服更是彰显着她让人钦羡的地位!

    “舅母,那是?”轻轻扯了扯季舒雨的衣袖,云千梦小声的问着季舒雨!

    而季舒雨则是顺着云千梦的目光看去,顿时笑了笑,解说道“那是端王的正妃!她是端王的第二位正妃,可是位厉害的人物!梦儿怎么突然问起她了?”

    云千梦则是淡笑着回道“只是觉得她有些与众不同!只是以往的宴席上,却鲜少见到这位端王妃呀!”

    季舒雨回头见云千梦眼中闪着好奇,眼底不由得浮现一丝宠爱,这丫头虽说嫁人了,可还是个小孩儿的心性,见到生人也会产生好奇心,便耐心的解释着“这位端王妃可是系出名门,是当年太子少保的嫡女!只是,她当年看上了已有家世的端王,少保爱女心切,不得已才把女儿嫁入端王府为侧妃,直到后来原先的端王妃去世,她才被端王扶为正妃!”

    云千梦细细的听着季舒雨的解释,心中不由得想起韩少勉来,昨日见韩少勉与端王之间的互动,只觉端王对这个侄子倒是十分的关心“舅母,端王爷与昔日的韩正妃感情可好?与韩府的关系又如何?”

    昨儿个天色晚了,加上御花园中既有垂帘又有落雪,中间还有舞女,让云千梦一时有些看不清端王的五官,便旁敲侧击着!

    “倒是伉俪情深!否则端王不会在正妃去世后三年,才扶正这位端王妃!至于与韩府的关系倒也是近几年才热络了起来!之前端王府中盛传韩王妃与端王感情破裂,也不知是真是假!你这孩子,今日怎就竟打听这些了?有这心思想这些,倒不如快快为楚相生个一男半女的,也让我们高兴高兴!”见云千梦目光淡淡的看着端王妃的背影,季舒雨轻敲了敲她的小脑袋,笑着开口!

    而云千梦则只是笑了笑,随即转移话题道“怎么着也要等表哥与表姐成亲之后!不知外祖母与舅舅舅母可有在为表哥表姐物色人选了?”

    说道此时,季舒雨则是微微一叹,柔和的眉眼间也不由得浮上一层愁绪,不用开口,云千梦却也知道她心中所担忧的,见后面传来钟鼓之声,便赶紧开口“开始了!”

    方才还显得有些凌乱的队伍,因为玉乾帝等人的出来,众人纷纷站好候在一旁!

    海恬一身红妆被两名宫中的嬷嬷给搀扶了出来,身上大红嫁衣上用金丝线绣成的凤凰栩栩如生,让在场大部分女眷纷纷露出羡慕却又惋惜的眼神!

    只可惜她此时头上蒙着盖头并未看到,否则只怕海恬早已是气的满面涨红!

    海王妃这次则是与太后一同走在玉乾帝的身后,今日的她没了往日的端庄,只见她此时面色惨白,双目通红浮肿又包着泪水,想必昨夜亦是哭了整整一夜,此刻更是身形微晃的走在队伍之中,想必骨肉分离定是让她伤心欲绝吧!

    而玉乾帝等人则只是把海恬送到宫门口,随后便见海恬被抚上了早已备好的凤辇之中,只见那凤辇的车轮缓缓转动了起来,乐声顿时响起,内命妇门则是紧跟在宫女太监嫁妆之后慢慢的往前走去……

    “恬儿……”一声痛苦的嘶吼声自身后传来,只是此时乐声大响,这一声饱含悲痛的大喊却是淹没在一片鼎盛的辉煌之中!

    队伍行至宫门口,朝臣门早已是候在外面,而楚飞扬、江沐辰与海沉溪则是坐在马背上,看到海恬的凤辇出了宫门,三人这才夹紧马腹,领着队伍往城门走去!

    洋洋洒洒的几千人,穿越了半个京都,竟还未走完,十里红妆在一片雪白的世界中显得格外的醒目,可四周清冷的环境却又提醒着海恬将来要走的路!

    听到海王妃那最后一声‘恬儿’,坐在凤辇中的海恬终究还是没有忍住落下泪来!

    “公主,这大喜的日子可是不能落泪的!”身旁陪伴的嬷嬷见海恬手上滴下一颗泪来,便出声提醒着!

    殊不知,那红盖头下面的娇颜已是死死的咬住了双唇,若不是这样,只怕她会痛哭出声!

    行走了近两个时辰,队伍这才到达城门口,原先抱怨外面天气太冷的女眷们,此时已是娇喘连连,浑身均被汗水给打湿!

    楚飞扬勒紧缰绳转过马身,对跟着出来的余公公做了个手势,只见领头的宫女太监立即带领女眷们往后退了整整十丈,这才见三人领着凤辇以及陪嫁的宫女太监继续往城外走去!

    而齐靖元等人早在宫宴结束后便回驿馆收拾妥当,一早便候在城外,此时见城门打开,楚飞扬辰王海沉溪同时骑马走了出来,齐靖元与齐靖暄、齐靖寒同时上前,双方交换手中的诏书,随后便见齐靖元命人接过海恬的凤辇,在三人以及禁卫军城防军的护卫下,朝着北齐与西楚的边境走去!

    “楚相新婚燕尔,让您亲自送本宫,真是让本宫心中过意不去!”与楚飞扬等人相同,此次齐靖元亦是骑在马背上,阴冷的目光看了眼海恬的凤辇,齐靖元心中只觉讽刺!

    “太子客气了!能够为百姓为朝廷做事,是本相的荣幸!”楚飞扬双唇微扬,在寒风中荡起一抹绝美的笑容,顿时弱化了周边的寒气,显得和煦如春风!

    “只是不知我朝的威武将军如今身在何处!”看着愈发荒凉的土地,齐靖元淡淡的开口,心中却是算计着楚飞扬等人的心思!

    “太子尽管放心,只要我们瑞王爷安然无恙,那贵国的威武将军也定是安全无恙!”看着齐靖元冷淡平静到看不出情绪的表情,楚飞扬淡笑着开口,只是神色却与江沐辰、海沉溪一样,随着距离京城越来越远,也变得更加的小心谨慎!

    ------题外话------

    亲爱的们,票票啊……╮(╯3╰)╭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9tmea.hunvc.cn/

北京赛车微信群2017www.cnkgl.com,  再来会令蛋白质失去功能,使细胞无法正常运作,降低皮下的胶原蛋白组织生成,肌肤也因此失去弹性。  1.药物:积极应用抗生素和营养神经的药物治疗,同时局部热敷治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决战21点 破解北京赛车pk10软件 大乐透开奖 辽宁乐透型c735官网 彩票网站
香港白小姐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有作弊器 新世纪娱乐城 快乐十分复式投注表 时时彩软件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