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楚王妃>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朝堂之上收拾苏源
    云千梦随着那两名丫头穿过长廊来到后院,也许是相府中人数不多的缘故,只觉这后院宁静如夜!

    “夫人,这边请!”其中一名长相讨喜的丫头见云千梦微微顿足,便立即贴心的提醒道,身子则是朝着即将前去的院落微微侧身,暗示云千梦该往哪个方向而去,却又避免了云千梦不认识路的尴尬!

    看着楚相府中一个小丫头亦是这般的机灵,云千梦浅笑着点了点头,随即朝着那小丫头点明的方向走去!

    与前院的肃穆相比,后院之中却是种植了不少的奇珍异草,院中散发着阵阵的清香,而且能在这寒冷的冬季盛开的如此茂盛,倒是有些出乎云千梦的意外!

    随着两名小丫头缓缓穿过鹅卵石路两旁的花草往东南方向走去,一座大气磅礴的院落渐渐的印入云千梦的眼帘!

    只见那圆形拱门正上方的紫檀匾额上用墨绿色的墨汁写着‘梦馨小筑’四字,苍劲有力的笔法之中却又含着点点柔情,让云千梦不由得莞尔一笑,随即问道“这里原先便是这个名吗?”

    那小丫头微微一笑,立即认真的回答“回夫人的话,这里原先是相爷的住处,名‘醉松轩’!‘梦馨小筑’是相爷去洛城之前,命洪管家修正的!”

    说完,两名小丫头不由得睁大双目细细的观察这云千梦,只觉这新夫人当真是生的极美,给人感觉虽有些冷,但却不会给人难以相处的感觉,加上楚飞扬对云千梦的重重呵护宠爱,如此想着,两个小丫头对云千梦便越发的尊重,分别立于拱门的两旁,等着云千梦率先踏进‘梦馨小筑’!

    云千梦则是顺着脚下的小径缓缓走过拱门,踏进她即将生活的院中,入眼的便是清一色的碧绿,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院中东北角的那一株参天的雪松,昂首挺秀、淡雅生辉,让人肃然起敬,与楚飞扬的形象却是十分的吻合!

    只是那雪松旁此刻却又是新种植着许多的薄荷,那古朴的墙壁上正密密的攀上了一枝枝的薄荷叶,沁人心脾的薄荷香顿时飘满整个‘梦馨小筑’,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夫人,外面寒冷,请先进屋吧!”两个小丫头见云千梦立于原地欣赏着园中的景色,生怕云千梦站的久了会感染了风寒,便立即出声提醒到!

    云千梦见她们如此的小心翼翼,却也没有为难她们,便轻点下头,顺着小径走到那正中间的屋前,此时已有丫头候在门外,见云千梦前来,顿时行礼,随即掀开厚实的棉布门帘,恭候云千梦进入!

    一脚踏进正屋,便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而那热气中竟夹杂着淡淡的薄荷香,想必是利用院中的薄荷而作为香片吧!

    不过,与平日里那些小姐夫人所选用的浓烈香片相比,这薄荷香倒是十分的别致,闻着也是心身愉悦,让人十分的放松!

    “相府之中可是只有大厨房一处可用来烹饪的地方?”想起方才答应楚王的话,云千梦转身问着两名丫头!

    “回夫人,相爷前段时日让洪管家派人在‘梦馨小筑’的西北角重新搭建了一处小厨房,里面所需的物件一应俱全,夫人若是吃腻了大厨房的菜式,可让小厨房单独做!”小丫头手指着那西北角的方向清脆的回答着云千梦的话!

    听着那小丫头的解释,云千梦则是招手让她过来,在她耳边细细的说了一串食物的名字,随即便让她下去先准备,自己则是继续熟悉着屋内的环境!

    这是与闺阁小姐的卧室完全不同风格的内室,虽然楚飞扬已是让人重新装置,添加了许多属于女子的物件,软化了原先房内过于硬朗的风格,但从那墙壁上挂着的长剑、那书桌上放着的兵书便可窥出男子独有的气息!

    素手不由得抚摸上那柄被擦拭的极其干净发亮的长剑,云千梦慢慢的适应着楚飞扬的生活,泛着柔光的双眸中闪着点点的笑意,对如今的环境则是十分的满意!

    “小姐!”而这时,那微微掀开的门帘处竟站着慕春迎夏四个丫头,而领着她们过来的则是楚相府的老人上官嬷嬷!

    收回手,云千梦浅笑着转过身,朝着上官嬷嬷笑道“让嬷嬷操心了!”

    楚飞扬不在的这段期间,想必都是上官嬷嬷根据楚飞扬的吩咐布置的新房,尤其这新房极其的雅致,让云千梦十分的喜欢,道一声谢也是应该的!

    上官嬷嬷万万没有想到云千梦竟会向自己道谢,一时间竟有些不适应,只不过她毕竟是从风风雨雨中走过来的老嬷嬷,脸上立即摆出谦虚的笑容,恭敬的回道“夫人说的哪里话,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

    说着,便见上官嬷嬷微微抬手,原本站在外面的几个丫头纷纷手捧着托盘走了进来!

    “夫人,这是相府内的所有开支账簿,先前相爷尚未娶亲,便由奴婢与洪管家分别管着内院与前院的账簿,如今有了夫人,便尽数的交给您!”听着上官嬷嬷的话,又瞧她神色间并无半点不悦不满,云千梦便知她定是全心全意为楚相府着想的忠厚聪慧之人,懂得急流勇退,也懂得与人相处!

    云千梦朝慕春点了点头,示意她接下那些账簿,自己则是笑着开口“让嬷嬷费心了!只是我本就是新妇,许多事情并不十分清楚,届时还要有劳嬷嬷在一旁提点!”

    “奴婢定当尽心服侍夫人!”上官嬷嬷宠辱不惊,只是看向云千梦的目光柔和,想必是对她十分的满意!

    云千梦亦是回以浅笑,看着外面有些暗沉下来的天气,便知近日怕是要落雪了,而楚飞扬与楚王也已离开许久,怕是过一会便要回来,云千梦则是解开身上的披风让元冬收好,自己则是走到上官嬷嬷身旁浅声开口“劳烦嬷嬷为千梦带路前去小厨房!”

    见云千梦竟说出这样的要求,上官嬷嬷心中讶异,终于明白主子让自己搭建小厨房的用意,便立即收拾好眼中的惊讶笑着点了点头,扶着云千梦便小心的往不远处的小厨房走去!

    楚相府中丫头婆子的手脚极其的麻利迅速,待云千梦来到小厨房时,她之前要求的食物早已是清洗干净、处理妥当,更是分门别类的用碗碟竹篮盛放好,众人列队候在小厨房的门口等候着云千梦的到来!

    “见过夫人!”看着款款走来,年纪虽小却不失大家风范的云千梦,众人心悦诚服的行礼,恭敬的态度中带着楚飞扬素有的谨慎,不多话不献媚,却只是认真的做好自己手上的事情,让人钦佩满意!

    “辛苦大家了!”踩着脚下的青石砖,云千梦每一步都走的极其的稳妥,嘴角的浅笑有礼却又不失她的身份,绝美的容颜下是亲切的笑容与与生俱来的高贵,虽平易近人,却又带着浅淡的疏离感,瞬间便让人意识到她的身份与地位,更不敢在她的面前造次!

    “夫人若是想吃什么便吩咐小厨房做,何必亲自跑这一趟!此时外面天气亦是十分的阴沉寒冷,可千万不要冻着了!”见云千梦走进小厨房后便让慕春等人替她微微翻起了衣袖,上官嬷嬷有些担心的开口,毕竟这位主子实在是太过金贵了,万一被刀锋伤着、被油锅溅到,只怕楚相会找她们拼命,因此便苦口婆心的开口劝着!

    而云千梦却只是勾唇一笑,手上的动作却并未因为上官嬷嬷的话而有所停顿或减慢,反倒是开口把上官嬷嬷遣出了小厨房“嬷嬷,天色不早,劳您去请相爷与王爷过来吧!”

    上官嬷嬷看着云千梦那熟练的动作,可心底始终是有些担忧的,还想再劝说几句,却被慕春与迎夏两人笑着推出了小厨房,只见慕春笑嘻嘻的开口“嬷嬷放心吧,有奴婢们守着夫人,不会出事的!”

    上官嬷嬷看着慕春那笑语盈盈的小脸,一时失笑,随即厉声嘱咐一旁的厨娘们小心的伺候保护云千梦,这才带着方才为云千梦领路的两个丫头转身离开!

    而此时的书房内,楚南山则是双手捏着一张信纸细细的看了一遍,双目中尽是疑惑,转而直射早已平静处理公务的楚飞扬,满是狐疑的开口“当真是他的来信?怎么会突然想着回来?”

    听他这么问着,楚飞扬的目光微微离开手上的折子,冷睨皱眉苦恼中的楚南山,不客气的开口“你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吗?何必装的这般惊讶!”

    这下子楚王没了之前嚣张的气焰,瞬间把目光自楚飞扬的身上转开,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这才耷拉下肩头,带着几分委屈道“知道是一回事,看到信件则是另一回事!梦丫头知道此事吗?”

    闻言,楚飞扬轻点了点头,冷峻的目光中因为提到云千梦而泛出一丝柔和,随后便开口“所以爷爷还是回王府准备吧!我这相府,可招待不了这么多的贵客!”

    话音十分的冷淡,语气亦是非常的冷漠,楚王见他无意再谈此事,便收好信件,转开话题“北齐几人,还是趁早送走为妙!瑞王在他们手中的时日越久,只怕越是危险!如今海恬又成了齐靖元的太子妃,这样的局势,只怕将来只会更加的严峻复杂!而且以我的观察,那齐靖元此番前来似乎无心谈判,整日的便只是参加各府的宴会,却独独没有前去海王府探望海王,这样的居心倒是让人十分的不解!”

    而楚飞扬却只是执起手边已经蘸好墨汁的毛笔,在方才看过的折子上写下一行批语,这才开口“再隐秘的居心,时日久了,终会露出端倪,爷爷何必伤神费脑!况且,齐靖元的事情不用咱们操心,自有那心急的人会率先提出来,届时皇上想留也不敢再留他们了!”

    听着孙子的分析,楚南山则是赞同的点点头,只是瞬间便目含精光的盯着楚飞扬那张平静无波的脸,半眯着双目突然问道“你是不是早已洞察了什么?”

    听着自己爷爷那带有威胁的声音,楚飞扬却不想旁人那般惊慌失措,处惊不变的把已经处理好的折子放在一旁,从而又拿起另一本,口气淡然的回了一句“不知道!”

    齐靖元是何等聪明的人,能在海沉溪旗开得胜的情况下出其不意的反败为胜,也只有这样的人物能够登上北齐太子的宝座!

    若是这么容易便被人洞悉了他的用意与目的,那他这个太子之位只怕也是坐不长久的!

    只是,让楚飞扬有些不解的是,似乎这齐靖元在看向梦儿的目光中,含着其他的情绪!

    一如前几日在楚王府中,在梦儿明显是得罪齐灵儿的情况下,以齐靖元向来嗜血的性情,居然便大事化了的只是以离开楚王府为结束,当真有些让楚飞扬有些不解,便更加的有些好奇他此次前来西楚的目的与动机!

    只是,楚南山在听到孙子那毫不留情的回答后,却是一阵气恼,只觉楚飞扬随着年纪的增长,当真是越发的没有孩童时可爱纯真了,现如今更是会对爷爷隐瞒事情了,让楚南山心中十分的不满,正要不服的开口,却听见门外传来一阵细碎轻柔的脚步声,不一会,门口便传进上官嬷嬷的声音“王爷、相爷,夫人请二位前去‘梦馨小筑’!”

    “出了何事?”闻言,楚飞扬立即停下手中的事情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原本还算明亮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阴沉了下来,便搁下手中的毛笔与折子,走到门口打开雕花木门问着上官嬷嬷!

    见自家主子如此的紧张,上官嬷嬷却是淡淡一笑,随即回道“夫人此刻正在小厨房为王爷相爷准备晚膳,特命老奴前来请二位过去!”

    话音刚落地,上官嬷嬷便只觉身边刮起一道旋风,再看向书房时,已是少了楚王的人影,而楚飞扬亦是从她的身边快步越过,眉头微皱的追着楚王的身影而去,有些好笑的看着匆匆赶去‘梦馨小筑’的二人,上官嬷嬷细心的关上书房的大门,这才返身折回!

    “嗯,好香啊!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梦丫头的手艺又长进了!”只是刚刚踏进‘梦馨小筑’的拱门,楚王那极其灵敏的鼻子便闻到院子中飘着的菜香,忍不住的便开口夸耀着!

    而趁着楚南山顿足那一小会的时间,楚飞扬的身子便已是越过了自己的爷爷,率先朝着小厨房快步走去!

    此时小厨房的门外早已是挤满了丫头与婆子,均是十分好奇这位新夫人到底做了什么好东西,竟如此的香气四溢,让所有人的食欲均是被勾了起来,便纷纷放下手中干着的活儿跑了过来,想一探究竟!

    “都聚在这里做什么?夫人在此干活,你们倒是站着偷懒,年末的打赏都不想要了?”这时,尾随楚南山及楚飞扬而来的上官嬷嬷见此状况立即厉声喝到,吓得一群小丫头顿时转过身,却见身后站着楚王及楚相,众人脸上均显惊慌,赶紧朝着二人行礼!

    “罢了,都下去吧!”楚南山此时的注意力早已被吸引到了小厨房内的佳肴上,自然是没有心思管理这些小丫头,挥挥手,便让她们退了下去!

    而楚飞扬的目光却是放在了里面那道纤细的身影上,由于外面天色黯淡的缘故,小厨房内早已是点亮了烛光,在昏黄的烛光下,云千梦倩影憧憧,却让楚飞扬心中备感温馨,家的感觉不需要言明便已是刻在了他的心头,沉浮半生,寻求的不过就是眼前的这一抹温馨!

    而此时,似是感受到身上黏着的炽热目光,云千梦从忙碌中抬起头来,却见楚飞扬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便展颜一笑“饿了吗?一会便可以吃了!”

    如此家常的一句问话,却让人心头一暖,楚飞扬随即跟着她笑了,抬起脚便要跨进小厨房,却被云千梦给阻止“这地方可不大,可别进来添乱了!”

    本身厨房内便已经站着五个人,若再加上楚飞扬,只怕连转身都有些困难了!

    见云千梦如此说道,楚飞扬虽未再踏进小厨房,却是依着门框而立,目光饱含深情的注视着她那重重叠叠的身影!

    楚南山则是有些受不住的摇了摇头,又见此时外面已是完全的黑沉下来,便吩咐上官嬷嬷多添几盏庭院灯在院中,免得有人走路摔倒,自己则是先行离开,去了偏房中等候晚膳!

    不一会,几道热腾腾的佳肴便摆在了楚南山与楚飞扬的面前,因为是冬日,为了保证佳肴能够长时间的保温,云千梦选用盛放的器皿均是陶罐、砂锅!

    看着面前香气扑鼻、热气腾腾的菜肴,楚王竟不知该从哪一道开始!

    “爷爷,这些菜分别是开水白菜、田园小炒、红烧茄子、鱼香肉丝、葱香鲤鱼以及参鸡汤!”看着楚王不知从何下筷子,云千梦根据菜的咸淡色泽,由清淡到浓烈的依次介绍着,而楚南山则是根据云千梦指明的方向,先是依次的试吃了一小口,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只是到了最后一道参鸡汤时,他却没有动筷,想必平日在王府吃了不少这一类的膳食,因此这道参鸡汤倒是不如前面几道菜能够吸引的住楚南山!

    而与楚南山相反的,楚飞扬却是认准了这道参鸡汤下手,只见他用筷子微微掀开一块炖的入口即化的鸡肉,竟惊奇的发现鸡腹中竟塞满了其他的食物,细细一数,里面藏着糯米、枸杞、红枣、香菇、板栗等七八种食材,难怪这参鸡汤闻起来带着一股极其特别的清香,原来所有的谜底均在这鸡肚子中,用勺子挖出里面的食物送入口中,只觉这些食材中融合了鸡肉的清香,带着一丝甜味,让人食欲大振!

    看着楚飞扬吃的如此开心,云千梦眼中满足的一笑,随即也跟着落座在他的身旁,端起自己的碗筷默默的用着餐!

    而楚南山却发现楚飞扬竟只盯着面前的那道参鸡汤,抬眸看去,这才发现那一整只小鸡竟是暗藏乾坤,里面居然藏着这么多的宝贝,一时间立即丢开其他的菜肴直接朝着参鸡汤进攻,而楚飞扬又岂会让楚王得逞,两人手中的筷子顿时在餐桌上大战了起来!

    “楚飞扬,你懂不懂尊老?”抢夺了半日,楚南山紧紧握着手中的筷子,满面狰狞的瞪向楚飞扬!

    “爷爷,你要学会爱幼!”可身为孙子的楚飞扬,却亦是有话可回,而他说完这句话,便举起筷子轻轻的夹起一块鲜嫩可口的鸡肉,缓缓的放入口中!

    待吞下腹中后,楚飞扬这才重新说道“五道菜换这一道菜加一晚留宿,还是爷爷划算,难道不是吗?”

    听着楚飞扬的话,楚王一时陷入两难的境地,只是想着五和一两个数字,似乎的确是自己比较占便宜,便皱眉收回了自己的手,径自把其他五道菜扫入腹中!

    而云千梦却是暗自摇头,只觉楚飞扬当真是识货,那五道菜加起来所用的时间,也不及他面前的一道参鸡汤,这一回,楚王爷爷可真是亏大了!

    次日,待云千梦醒来时,身边的位置早已冷却,轻唤进门外的慕春,云千梦撑起上身缓缓坐起身,一头水亮柔滑的青丝顺着她的动作自肩头倾泻而下,形成一道绝美的风景,让掀开帷幔的慕春一时看呆了眼,半饷才继续手上的事情!

    “小姐,天色还早,还是再躺一会吧!相爷临走时特意嘱咐奴婢不要惊动您休息的!”见云千梦只着单薄的里衣便坐了起来,慕春赶紧拿过一旁叠放的整整齐齐的藕色小袄披在云千梦的肩头,生怕她着凉!

    而云千梦却是摇了摇头,清了清嗓子问道“相爷上早朝了?”

    这古代不似现代夜生活丰富多彩,一入夜百姓能做的便是上床睡觉,因此此时虽天色尚早,云千梦却已是睡饱,再躺下去只怕要头疼了!

    况且,自己毕竟初来乍到,虽有楚飞扬的疼爱,但自己若不拿出些魄力来,难免会被底下的人看轻,不如勤快些,免得日后让楚飞扬难做!

    “相爷寅时便动身离开了相府!小姐早膳想用些什么,奴婢让小厨房去准备!”只见慕春利落的从木箱中拿出今日云千梦要穿的一套紫红色冬衣替她换上,随即在她的肩头披上一件小小的坎肩,小心翼翼的拿起木梳为云千梦挽发!

    “用些红枣粥吧!一会让元冬去把洪管家与上官嬷嬷请来,我要了解一下相府内的情况!”挑出一根用金丝线捻成的步摇交给慕春,云千梦淡淡的开口!

    “是!”小心的接过金步摇,慕春替云千梦CHA在右边的发髻上,便见那金色的步摇在云发间熠熠生辉,那微微垂下的一颗黄豆般大小的珍珠则是随着云千梦的动作而微微的摆动,看上去灵气极了!

    而此时皇宫中的大殿之上,苏源正满头大汗的跪在殿堂中央,垂眸低首的听着一旁的都察院右都御史朗声念着自己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

    而这时的殿内,除了那右都御史清朗的声音缓缓响起外,便是沉寂一片,众人心中想法各异,不明白好端端的,这都察院右都御史为何会突然检举揭发刑部尚书贪墨受贿、虐待囚犯一事!

    朝中各派的中心人物则是面色淡然、眼神平静,丝毫不为所动的听着那洋洋洒洒的罪行,唯有那些依附着他们而活的臣子们纷纷心惊胆战的沉默不语,心头不由得揣测着这都察院右都御史到底是哪一方的人,而大部分人则是瞧瞧的抬首看向辰王,心中猜测着辰王是否会出言庇护苏源!

    可让他们失望的是,辰王一如往常的立于百官之首,面色比之往日更加的冷峻,那直视着前方的双目中更是透着一股森冷的寒意,让瞧瞧打量他的大臣赶紧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生怕被他那骇人的表情给吓到!

    “好个刑部尚书,真是枉费朕这般的信任于你,这么多年来把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你,你倒是好,贪墨受贿、虐待囚犯的事情样样都没有落下,若是传到了百姓的耳中,朕岂不成了暴君昏君?你置朕的颜面于何地?亏得你孰知我西楚刑法,却不想这刑法只是你用来对付敌人、敛财收财的工具,当真是闻所未闻,你太让朕寒心了!”只是听了一小段,玉乾帝那满含怒气的声音便盖过那都察院右都御史的,朝着已经浑身发冷的苏源吼去!

    被玉乾帝问罪,苏源的脸色瞬间变得灰白死寂毫无生机,只能浑身微微发抖的跪在殿中,心中却是期盼着辰王能够为自己开脱!

    毕竟,自己已经是依附辰王,加上他的官位本就不低,若是此时被人扳倒,眼下的形势对于辰王而言亦是不利的!

    如此想着,苏源心头的颤意微微平复了些,只是面色依旧苍白的朝着那龙椅上的玉乾帝大呼冤枉“皇上,微臣这些年兢兢业业,从未做过出格的事情!微臣的府邸几十年来从未换过一处,这足以说明微臣绝对没有贪墨受贿,而虐待囚犯一说更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微臣身在其位,有时为了让犯人说实话的确会用刑,可这却是在刑法的范围之内,绝对没有私自滥用刑罚呀,皇上,您可要明察啊,微臣实在是被冤枉的!”

    说着,苏源便急急的朝着玉乾帝磕头,似是想证明自己的忠心!

    可都察院右都御史方才那振振有词的宣读出苏源一条条的罪状,却已是深入了众人的心中,无论此时苏源辩解的如何天花乱坠,也是抹不去众人心中的疑惑!

    更何况,刑部乃六部之一,掌管刑罚,若是管理得当,便能使朝中清明一片,又能在百姓心中对朝廷产生信赖;若是管理不当,与朝中的贪污腐败之风为伍,那么朝中定是昏暗一片,百官不清明,又如何能让百姓信任朝廷、信任皇帝?

    如此重要的位置,玉乾帝本是看着苏源为人严肃工整,便委以重任,却不想这些年下来,苏源身上的戾气愈发的浓重,心中的贪念更是越发的大了,当真是让玉乾帝痛心疾首的同时又恨之入骨!

    “苏大人说的好听,听说您家中那几房姨太太的娘家可是过的风生水起,那派头完全不输于一名四品官员的府邸!而会试前发生的那起火灾,让我西楚损失了多少的有才之人,可刑部直到今日亦是没有找出那纵火之人!至于虐待囚犯一事,皇上,微臣可是听说苏源收取男囚的贿赂,让男囚进入女囚的大牢之中为所欲为,还请皇上派人彻查此事!”可苏源哪里说得过都察院右都御史,他本身便是靠着辩解出身,又是监管朝中大臣的一举一行,今日既然能够站出来指证苏源,自然是有完全的把握,更不会给苏源逃脱的机会,否则这样的朝廷蛀虫继续留在朝中,只怕会祸国殃民!

    闻言,苏源却是瞬间抬起头来,眼中射出点点阴毒的目光,口气激动道“柳大人,我与你远日无仇、近日无怨,你为何要陷害于我?刑部本就是掌管刑罚之处,若是好言好语能让犯人吐出实情,那还需要刑部做什么?皇上,微臣这些年为了扫清各种犯人,还朝廷还百姓一个安宁祥和的日子,自然会与人结怨,但若就是这样便定了微臣的罪,微臣死也不会瞑目的!”

    说话的同时,苏源的目光不禁扫过辰王,却见今日的辰王却是比往日还要冷酷,面对自己被人陷害,他的脸上竟无半点波澜起伏,这让苏源心头微微一紧,一股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

    “皇上,臣有本启奏!”而这时,京兆尹钱大人则是从后排的大臣之中站出列,双手捧着早已书写好的奏折快步走到苏源的身边!

    余公公见玉乾帝阴沉着脸朝他点了点头,便快速的走下台阶接过京兆尹手中的奏折恭敬的放在龙案上!

    在玉乾帝看奏折的这段时间内,苏源只觉自己后背的汗如雨下,更是不明白这京兆尹递了份怎样的折子,是不是与自己有关?又或者是为自己脱罪的!

    而今日辰王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奇怪了,明明知道少了自己便是少了一条臂膀,可此时的他竟是连眼中的神色也不曾改变,仿若被那都察院右都御史弹劾的人是其他人一般!

    这一系列的想法仅仅在极短的时间内便纷纷涌上苏源的脑海之中,只是有一点他却十分的明白,只要辰王不开口为自己求情,只怕辰王派系的人,均不会站出来为他说话!

    这样被动的局面,让苏源心中十分的恼火,早知今日这都察院右都御史会出其不意的参自己一本,那他就该早一点让月儿进了韩国公府的大门,否则依着一份亲戚的关系,还怕辰王此刻不会开口?

    心头的悔意顿时尽数的涌了上来,可千金难买早知道,苏源又哪里能够算得到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玉乾帝看完那奏折却是沉默不语,大殿之上的百官见玉乾帝不出声,顿时人人自危,心中纷纷猜测着京兆尹那本奏折中的内容,希望不要涉及到他们!

    而这一时的沉默,更是增添了大殿之上的紧张之气,而跪在中央的苏源更是忐忑不安,只觉此刻自己就连呼吸都要窒息了,却又不敢开口询问那折子中的内容!

    “云相,这件事情,你怎么看?”相较于方才的怒意,此时的玉乾帝似是平静了许多,语气中带着询问的口气,开口问着立于一旁始终保持沉默的云玄之!

    被玉乾帝点名,云玄之站出列,冷眼轻睨地上的苏源一眼,这才缓缓开口“回皇上,微臣所知与方才柳大人所言几乎相符,只是还有一点,是柳大人不曾提及的!”

    说到这里,云玄之微微停顿了下,目光再次射向苏源,那含着冷意的眼神中,带着彻骨的恨意,让苏源面色顿时如死灰一般,整颗心再一次的沉入谷底,若自己方才还能反驳那都察院右都御史,但对于云玄之的话,他却是反驳不起来,这些年他所做的事情,有哪一件是逃得过云玄之的眼睛的?

    只是云玄之却是狡猾的很,自己手中却丝毫没有他的把柄,这让苏源心头懊恼不已却又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云玄之那张嘴缓缓的说道“苏源府中养有刁奴,四处欺男霸女,已是引起不少民怨,还请皇上明察!”

    云玄之十分的聪明,他并未点出苏源在官场上的失误,免得被玉乾帝怪罪知情不报,却只是点明苏源府中的情况,让众人明白他平日的为人以及府中下人的为人,如此让人联想,便更能相信苏源身为刑部尚书时的确是在其位而不谋其事,枉费了玉乾帝的一片信任之心!

    一时间,朝堂之上众人议论纷纷,看向苏源的眼神中均是鄙视厌恶,就连那原本与苏源站在同一立场上的大臣们,也纷纷避让开这样的人,私下窃窃私语了起来!

    “辰王,你是如何看此事的?”而玉乾帝却不急着降罪,反倒是把苏源当作被猫捉住的老鼠一般逗弄着,问完了云玄之便又转向辰王,任由苏源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辰王早已料到玉乾帝会有此一问,尤其此时玉乾帝那双平静中闪着雪光的眸子,更是隐藏着一丝极其隐晦的亮光,让辰王心头闪过不悦,却也是沉声回道“皇上向来清明,臣自然是相信皇上会秉公处理此事!”

    此言一出,苏源心中的那根紧绷的弦随之而断,辰王方才的话已是告知他,如今的他已成了弃子,不但没有了辰王发庇护,只怕四周的豺狼虎豹下一刻便会把他撕裂吞进腹中!

    “礼部拟旨,罢免苏源刑部尚书一职,关入刑部等候审问,其家眷一并押入牢中,待事情查清,一同问罪!”辰王的回应,让玉乾帝立即下旨,苏源的身子瞬间软在大殿之上!

    “不知众卿可有推荐的人选接任刑部尚书一职?”与此同时,玉乾帝双目淡扫殿下百官,从中挑选着能够担当刑部尚书一职的人选!

    “回皇上,我朝历来便要下级顶替上级的先例!”此时,已经记录完玉乾帝方才所言的礼部尚书出言回道!

    “沈大人糊涂了!苏源既然能够瞒天过海这么多年,难保这刑部之中不是乌烟瘴气,他手下的人岂能再用?”这时,云玄之却出言否决!

    苏源瞬间抬头看向云玄之,只见此人儒雅的面容下藏着的当真是一颗狠毒的心,若由邢侍郎顶替自己,或许还能轻判,但云玄之连这点机会都不给自己,直接便掐灭了他所有的希望,难怪在青儿一事上,云玄之也能做的如此的绝!

    “皇上,刑部尚书一职极为重要,应当从长计议!且今年科举考试中亦是选出了不少的良才,若是给他们一个机会,相信定不会辜负皇上的栽培!”云玄之沉吟片刻,试探性的开口!

    却不知,他的这招险棋却是引来了不少的反对之声!

    正因为刑部尚书一职重要,众人这才选举着在朝中有威望之人担当,那些仅仅凭着科举考试才露出尖角的考生虽有干劲,但能力见识均不能独当一面,又何况是位居高位的刑部尚书!

    众人或许不明云玄之的用心,而楚飞扬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只见他微微侧目,眼中含着冷笑的扫了眼云玄之,却并未发表任何的观点!

    楚飞扬的目光带着极强的洞察力,让云玄之在一瞬间竟觉得自己被他看透了一般,一颗心不禁微乱了几下,这才整理好眼中的慌乱,沉着冷静的立于百官之首!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guiyang.8684.cn/

北京赛车规律技巧www.cnkgl.com,  二、中菲南海有关争议的由来  55.中菲南海有关争议的核心是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而产生的领土问题。2015年初,关某夫妻两人准备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乘坐飞机前往新加坡,被机场公安机关控制拦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pk10开奖记录 江西时时彩五星 双色球出球顺序 排列五500期和值走势图 福彩3d带连线走势图
海南麻将 今晚排列5开什么号码 新浪比分直播 pc28预测交流群 澳门永利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