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楚王妃> 第八十七章 千钧一发坠马瞬间
    那黑衣蒙面人见此处竟然还藏着男子,那双阴毒的眸子顿时转向容云鹤,在看到容云鹤那满头的白发后,神色间些微的闪过一丝讶异,随即又恢复了狠辣的表情,嘲讽道“我倒还不至于胆小如鼠的与一群女子躲在这里!”

    闻言,云千梦轻皱起了眉头,目光十分不赞同的看向那蒙面人的背影,冷声道“求生乃是人的本能,难道非要站在阁下的面前,伸长脖子请阁下挥刀,这才是男子气概吗?阁下现在是手持利器之人,对于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人自然是拥有生杀大权,可若我们双方转换角色,怕是阁下表现的会更让人啼笑皆非吧!”

    云千梦一番反问设问,让那蒙面人的身影微微一怔,随即冷笑的看向她,狂傲道“难怪十弟被你耍的团团转,云千梦,你果真是拥有一张伶牙俐齿!”

    蒙面人的话一出口,云千梦心中顿时一惊,且看这群黑衣杀手今日对西楚百姓杀无赦的手段,以及他方才口中所说的‘十弟’,立即让云千梦联想到前段时间偷袭自己的北齐十皇子!

    如此说来,此人定也是皇族中人,只是云千梦对北齐知之甚少,虽知北齐太子暴虐成性,但皇族中人却大多如此,只是各人表面给人的感觉不同而已,因此也有些猜不透此人真正的身份!

    倒是容云鹤一脸冷漠镇定的开口“阁下请注意用词,云小姐乃闺中千金,岂会遇上外男?阁下可莫要认错了人,杀错了人!况且,你们在京都滥杀无辜,以为玉乾帝会放过你们吗?那些被你们残杀的贵族们,又岂会放过你们?只怕此时护城军已是赶往这里,奉劝阁下放下屠刀,莫要再添杀孽!”

    “认错了人,杀错了人?容公子这句话说的可真是绝妙!可是,在我的眼中,即使是认错了人、杀错了人,那也不过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容公子如此说来,怕是已经害怕了吧!既然害怕,又逞什么英雄呢?”蒙面人说完,便阴冷的狂笑了起来,吓得那些藏身在花丛的千金小姐们纷纷蜷缩起身子,浑身瑟瑟发抖,却又死咬双唇,不敢发出一声,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邢金蝶!

    云千梦见他说出这一番灭绝人性的话,眼底一片薄冰,紧抿着双唇,心下快死的思索着自救的办法!

    而此时,容云鹤却再次开口,云千梦见他沉着应对的模样,丝毫没有受到被对方点明身份的吃惊,反倒是表现出一股超出年纪的成熟“阁下方才连孩子都不放过,那又该称为什么?畜生间尚且还有那么一丝怜悯之心,阁下竟连它们都不如了?”

    说话的同时,容云鹤目光快速的扫了云千梦一眼,暗示她逃跑,只是那蒙面人的动作却是更快一步,早一步洞悉了容云鹤的意图,只见他竟猛地冲到云千梦的面前,长臂一伸用力拽住云千梦的手腕,把人瞬间拉出花丛,继而把云千梦搂在怀中,另一只手上的长剑竟抵在云千梦那纤细雪白的脖子上,冷笑道“想逃,也要看看你是否有这个本事!得罪了我还能活命的,整个天下也找不到第二个!”

    “小姐!”元冬等人见云千梦在自己的保护下竟被那人轻而易举的掳走,纷纷面现惊慌,元冬更是骤然起步想探身抢过云千梦,可其他杀手却是立即举起长剑指向元冬,可此时元冬竟连自己的性命也顾不上,立即举起手中的匕首打算与挡路的杀手!

    “都好好的呆在原地!”云千梦也没有想到那蒙面人的身手竟如此的矫捷,生怕元冬与对方硬拼,便立即大声喝到,吓得元冬立即停下了攻势,瞬间听话的回到方才藏身的地方!

    “哦?第二个?那就是说,这整个天下还是有人能够从阁下的剑下活命的?千梦倒是十分的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人,竟比阁下还要厉害!”云千梦随即正对那蒙面人的话出言讥讽,面对那架在脖子上的冰冷长剑,别说那些千金小姐早已有些被吓得晕厥了过去,就连方才还能从容应对敌人的容云鹤亦是惨白了一张脸,偏偏云千梦这个当事人似乎毫无所觉,面色沉静的开口!

    只是,云千梦的话音还未落地,便感受到那勒在腰间的长臂猛然收紧,勒得云千梦差点喘不过气来,而耳畔竟传来那蒙面人残忍的低吼“贱人,再开口说这样的话,我便立刻杀了面前的小白脸!不过,对于你,我还真是有些舍不得,你活着的价值,可比死了有用多了!”

    还不等云千梦再次开口询问,便见树林外又传来一阵脚步声,众小姐心中一喜,以为是救兵来了,有些更是让自己的丫头瞧瞧的探出头往外看去!

    而云千梦与容云鹤却是面沉如水,听着那极其有节奏的步伐,却判断不出到底是对方的人还是救兵!

    “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快放开本郡主!”而就在众人以为希望到来时,竟听到有女子的挣扎声,云千梦瞬间便听出那是海恬的声音,目光骤然一沉,心中立即暗叫不好!

    看来这群杀手是有备而来的,连海王府的侍卫都不敌他们的攻击,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突如其来的偷袭,恐怕这些杀手的武功真是让人不容小觑!

    只是,这些人面对其他的贵族千金却是狠下杀手,却独独只是从侍卫的手中掳来了海恬,难道是因为此次西楚与北齐战争中,海沉溪是主帅有关?

    可方才那蒙面人却说自己活着的意义比死了更大,这句话中,透露着某种信息,确让云千梦一时猜不透其中的玄机!

    毕竟,若是这蒙面人相救北齐的十皇子,大可去楚王府救人,抓着自己这个弱女子,束手束脚不说,还真是起不了什么作用!

    更何况,云千梦并不确定,楚飞扬真的依言放走了那十皇子!

    “哼,又抓来一个聒噪的女人!不过,你既然自称是郡主,瞧着这模样确实是有让男人疯狂的资本,看样子,你就是那海沉溪的妹妹,海恬郡主了!”那蒙面人用力的勒紧云千梦,让她的后背紧紧的贴着自己的前胸,只是双目却是转而看向海恬,在看到海恬那国色天香的容貌时,即便是杀人不眨眼的他,也是出言赞美的两句!

    而此时,被一名杀手夹在腋下的海恬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虽然这时的她衣裙有些凌乱,发髻更是早已散开,却丝毫没有折损她与生俱来的这份美丽,依旧有着吸引男人目光的本钱!

    只是,海恬一心只想着挣脱这些杀手的挟持,根本就没有听到那蒙面人的赞美,更没有注意到自己面前的状况!

    直到那名杀手好不怜香惜玉的把她丢在满是石子的地上,海恬这才看清面前站着的人!

    “云千梦,你竟然也有今天!”可她出口的第一句话,却是幸灾乐祸的讥讽!

    云千梦则是勾唇一笑,随即反驳道“郡主现在的模样,似乎比臣女更加的狼狈!”

    听出云千梦的嘲讽,海恬如被踩到雷区一般瞬间从地上弹跳了起来,动作之快之敏捷,让人望而兴叹!

    而那蒙面人见云千梦三言两语便挑的堂堂郡主失了仪态,立即松开勒紧她纤腰的手,竟无比轻佻的勾住云千梦的下颚,迫使她转过脸面对自己那双嗜血残暴的眸子,低沉道“你果然有趣!只不过,你似乎十分不受别人喜欢,这一个两个的都一心想置你于死地!”

    容云鹤见蒙面人竟对云千梦做这等无耻的事情,心中顿时勃然大怒,继而大吼道“无耻之徒,快放开她!本公子做你的人质!”

    说完容云鹤便冲上前,可那些杀手亦不是摆设,几人把容云鹤团团围住,而容云鹤虽是富家公子,但自小也是学了些拳脚功夫用于自保,此刻竟是派上了用场,虽打斗的有些吃力,可却也让那些杀手讨不到好处,一时间双方竟处于胶着的状态,让那蒙面人眼中微微露出一抹吃惊的表情!

    只是他却卑鄙的朝看守元冬等人的杀手使了个眼色,只见那些手持长剑的杀手立即加入到打斗中!

    云千梦见容云鹤的应对越发的吃力,动作也越来越迟钝,那垂于身侧的手立即朝后面的元冬做了一个手势,趁着没有人防备她们,元冬立即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加入到打斗中!

    而有了元冬的加入,容云鹤肩上的负担顿时减轻了不少,缓缓又恢复了一开始那矫捷的身受,只是他越是想着接近云千梦,那些杀手却越是把他往外围带去!

    而云千梦则是一面注意着容云鹤的战况,一面紧盯着身后的蒙面人,只觉那捏着她下颚的手指力道微微放松了些,云千梦快速的抬起双手想夺过那人手中的长剑,继而再给他一个过肩摔!

    可那蒙面人似乎早已料到云千梦不会乖乖的束手就擒,竟故意松开那拿剑的手!

    ‘噹!’一声,剑尖直直的CHA进土壤中,剑柄在半空中剧烈的颤抖着,发出一道极其沉闷的呜咽声!

    随即那原本捏着云千梦那小巧精致下巴的手,竟移到那纤细优美的颈子上,两指轻轻用力,瞬间便掐住了云千梦的咽喉,让她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嗖!’而这时,一支用金羽做成的长箭从蒙面人的正前方破空而来,犹如长龙一般在朦胧的月色中划过一道银色的箭芒,而那箭羽所经之处,树叶鲜花均是剧烈的摇晃起来,可见射箭之人是用了多么大的力道!

    而那蒙面人见那箭羽中含着极重的杀气,自己一时躲闪不及,竟拉着云千梦立于自己的面前,完全是把云千梦当作是他的盾牌!

    只是,那射箭之人竟如事先算计过分毫一般,只见那支箭羽竟没有伤到云千梦半分,却是从那蒙面人的左脸颊上一闪而过!

    ‘咚!’一声,那箭羽瞬间CHA进后面的红杉树上,竟深深的嵌进去了一半,只留箭尾在树梢上剧烈的颤抖,而那颗至少有三十年树龄的红杉树竟也是整颗的晃动了起来!

    一时间,众人的耳畔传来树叶‘唰唰’声响,心中均是一惊,不知是何人,竟能射出如此精准而又满含杀伤之力的一箭!

    而此时众人看向那蒙面人,只见他方才用来蒙面的面纱早已被那箭羽勾走,那左脸颊上更是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颧骨的伤痕,此刻那十厘米长的伤口上,正源源不断的冒出鲜血,滚滚的流下脸颊,不消半刻,那蒙面人前胸的衣衫便被染成了暗红色,就连被他强行拉在胸前的云千梦,也不可幸免的被滴到了鲜血!

    众人见那蒙面人样貌虽算不上英俊,但却含着浓浓的戾气,尤其此时他半边脸颊已是血红,更是让他如同从地狱走来的暴君一般让人心生恐惧!

    “是谁!居然敢射伤本宫!”那蒙面人几乎是被人毁容,岂能有好脾气?此时那双充满红色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前方那片黑暗的树林,完全不顾隐瞒身份的怒吼道,恨不能把对方碎尸万段!

    “楚飞扬,你怎么不杀了他?”而这时,由远而近的竟传来那十皇子气急败坏的吼声!

    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那蒙面人立即凝神望去,只见点点金光在黑暗中摆动,而随着来人缓缓走进月光中,便看到一身黑色锦袍的楚飞扬手持长弓,面色冷峻的走了过来!

    而楚飞扬的身后,则是由焦大拎着那十皇子的后衣领,让他只能出声却不能动弹!

    尽管楚飞扬并没有出声,单从他手中的长弓以及方才十皇子的叫喊中,蒙面人便知方才那杀气十足的一箭,定是楚飞扬所射!

    那蒙面人脑中顿时想起楚飞扬以前在战场上的战无不胜,眼中的神色终于是有了变动,又见楚飞扬带来的人已是包围了这一片树林,那蒙面人更是把云千梦给牢牢的锁定在自己的胸前,免得这枚有用的人质被楚飞扬给救走!

    “大皇子今日好兴致,竟以杀害我西楚百姓为乐!”楚飞扬见那蒙面人神色有所松动,不似方才非要置云千梦于死地,便缓缓开口,冰冷的语气如寒风吹过冰面,让人心中直直的打着寒颤!

    “哼,楚飞扬,亏你是一国的宰相,竟做这等偷袭人的事情!实在是丢了你宰相的官威,没想到西楚竟全是这等贪生怕死之辈,只会背后偷袭人,说出去只怕会贻笑大方!”那北齐的大皇子不但不承认自己的错误,竟把所有的过错都怪罪到楚飞扬的身上,完全没有意识到,连孩子都不放过的他比之楚飞扬不知无耻了多少倍!

    面对他的故意挑衅,楚飞扬竟丝毫没有发怒,只是身上的那层寒气自始至终自他射出那支箭羽时便紧紧的萦绕在他的身侧,就连立于他身后的焦大都有些担忧的看了楚飞扬一眼,生怕他一个动怒立即宰杀了面前嚣张跋扈的大皇子!

    “大皇子多虑了,有你给本相垫底,西楚的百姓只会念着本相的好!大皇子今日大开杀戒,难道是受了北齐陵孝帝的指使?否则在西楚范围内如此明显的刺杀,又是在辰王护城军的眼皮子低下如此嚣张行事,难道就不怕惹怒辰王?”此时楚飞扬表情极其的淡,就连看向云千梦的目光,亦是没有丝毫的变暖,让所有人均以为他之前对云千梦的好都是一种假象!

    而云千梦身为警察,又岂会不知楚飞扬的心思?

    此刻若是对人质表现的太过在意,那敌人只怕会越发的得意,届时想营救自己则更加难上加难,倒不如表现出满不在乎的模样,那解救自己到也多了一层机会!

    因此,此时云千梦便也没有大呼小叫,只是安静的呆在那大皇子的怀中,只不过那警惕睿智的双目却是伺机而动,以那大皇子现在的情况看来,若自己有机会逃走,他一时半会恐怕也顾及不了自己!

    “哼,楚飞扬,我知道你是常胜将军,但这里不是战场,我手上还有这么多的人质,你若是敢轻举妄动,我定会让她们一个个都死无葬身之地!至于那辰王,他真若有这般厉害,就容不得我在今日这样的日子刺杀成功了!”大皇子依旧蛮横无理,即使面对这样过分冷静的让人害怕的楚飞扬,亦是一副居高自傲的模样!

    只是,见楚飞扬并没有在看到云千梦时表现的太过担忧,他的心中还是划过了一个讶异,不禁暗道,难道是消息出了差错,这楚飞扬心仪之人并非云千梦!

    如此一想,他立即给护在自己身旁的杀手一个眼色,只见那杀手立即会意,瞬间便拽起瞧瞧往楚飞扬方向挪动的海恬,一把长剑瞬间便架在了海恬那雪白纤长的脖子上!

    “放开我!你们可知道我是谁?居然敢如此的无力,都不想活了吗?相爷,救我……”生死被威胁,就连平日看着十分高贵冷傲的海恬,亦是失控的大喊大叫起来,若不是此刻脖子上架着刀锋,怕她早已对身后的黑衣人拳脚相对了!

    看着那大皇子不停试探自己心意的行为,楚飞扬心中冷笑,含霜带雪的眸子只是淡淡的扫了吵闹不休的海恬一眼,随即便转开了眼,把全副的精神尽数的放在那大皇子的身上,嘴角却是露出一抹冷笑,朝着自己身后的树林出声“王爷,看了这么久的戏,是不是也该现身了?”

    一阵急速的脚步声传来,江沐辰带着宁锋踏出阴影,趁着月光走进众人的视线,此时他满面冰霜,那双鹰目一眨也不眨的直直盯着那大皇子,似要把他吞进肚中一般!

    “好啊,今日居然让两位同时出动,这样最好,省的本宫一一找人!楚飞扬、江沐辰,本宫并非有意与你们为难,只要你们把十皇子交给本宫,并保证本宫安全离开西楚,本宫手中的这些人,也可安全的回到你们的身边!”看着多出一倍的士兵,那大皇子心中不禁浮上些许的焦虑,却还是不该狂傲的本色,那双嗜血的眸子冷冷的扫了那十皇子一眼,竟与面前两名出色的男子谈起条件来了!

    “放屁!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那我当作交换的条件?你不过就是想用我来牵制太子吗?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可还不等楚飞扬与江沐辰开口,便听见那十皇子暴跳如雷的声音,只是他的嗓音虽大,却也是点名了其中的要害,让楚飞扬似有若无的勾了下唇角,而辰王坚定冷酷的眼底似乎亦是闪过一丝冷笑!

    此时,楚飞扬的双眸在云千梦与海恬之间转了一圈,这才开口“既然你要谈条件,那本相便用这十皇子的性命交换海恬的!”

    此言一出,别说江沐辰心中划过极大的讶异,就连那十皇子也是满面震惊的盯着他,不知这楚飞扬是吃错了什么药,竟宁愿换那个吵死人的女人,也不愿去换云千梦!

    而楚飞扬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各人眼中讶异的目光,径自凝视着海恬,流转的眼波中似有一股情意在回转!

    那大皇子见楚飞扬如此,心中更是疑惑先前的探出的消息有假,便冷笑道“这海恬郡主的确是倾国倾城,与楚相也甚是般配!既然楚相如此爱英雄救美,那本宫便成全了你!不过,先让人送十皇子过来!”

    人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与那大皇子谈条件,可他虽满口应下了楚飞扬的条件,却是耍诈的让对方先把人质带过来,明显便是耍诈!

    “大哥若真是信了楚飞扬的话,那你可就是天下第一大傻瓜了!”可这时,竟从那大皇子的身后传来一道极其阴寒的声音!

    只见那大皇子听到那声音后,面色顿时变得十分的难看!

    而那十皇子却是恰恰相反,整个人差点便飞奔了起来,脸上尽是喜悦开心的表情!

    “哦?没想到此刻应在前线作战的太子,竟会出现在西楚的境内!王爷,这可就是你的失职了,有这么多贵客到访,你手下的城防军竟一丁半点都没有察觉出来吗?”楚飞扬看着那渐渐走入视线的北齐太子齐靖元,嘴角挂上一抹有客自远方来的笑容,只是话里话外却在指责着身边的辰王!

    江沐辰见他在这样的时刻竟还不忘抹黑自己,便也冷冷的反驳“本王再失职,也比不上楚相的高端!竟把北齐的十皇子藏在楚王府!这事若是让满朝文武百官知晓了,不知楚王爷那忠勇的贤名还能不能保全住?”

    “王爷何必迁怒于人,若不是城防军守备松懈,又岂能让这十皇子钻了空子,本相也只是代替王爷把他看守了起来!免得京都出了乱子,连累了王爷的清誉!”楚飞扬含笑却又冰冷的开口,让人只觉寒冽的冷风刮过面颊,留下对冷风的畏惧!

    这边打着口水仗,那边大皇子亦是十分不待见太子的到来,见他方才竟出言侮辱自己,那大皇子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加上那半边脸的猩红,狰狞的表情让人既害怕又觉得恶心!

    “太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就不怕父皇以通敌卖国之罪撤了你太子的头衔?还是说今日太子丢失了几座城池已是惹怒了父皇,太子索性便躲到这西楚来了?”大皇子恶言相向,只是方才齐靖元的一番话却是提醒了他,原本已有些松开的手立即又使上力道,紧紧的掐着云千梦的脖子,让她动弹不得,随即冷笑的看向楚飞扬,咬牙切齿道“楚相好计谋,差点连本宫也上了你的当!”

    楚飞扬却是不置可否的勾唇一笑,目光继而放到齐靖元的身上,语气冰冷却十分客气道“太子远道而来,不知是否进皇宫一叙?我们陛下对于太子,可是十分的好奇!”

    那齐靖元的目光同时亦是看向楚飞扬,只觉这个男人深不可测,浑身透着一股老谋深算!

    而立于楚飞扬身旁的江沐辰,亦是一副心机深沉的模样,依旧不能让人小觑!

    而若说这两个男人竟丝毫没有发觉大皇子的人潜入西楚京都,打死齐靖元也是不会相信的!

    “楚相何必着急?有些账,咱们还是要算清楚的!十日之期早已过去,不知楚相为何不放十弟回去?”齐靖元较之大皇子,更让人感到畏惧,那一双透着玄冰似铁却又残暴无常的眸子,此刻正紧盯着楚飞扬!

    可即便只是站在他身旁的云千梦,却也是感受到了他身上喜怒无常的脾性,只觉这北齐的太子比之大皇子,恐怕要危险无数倍!

    “太子难道不知兵不厌诈这句话吗?当然,本相今日也是为了履行当日的诺言,特带来十皇子!这样,太子便没有怨言了吧!”楚飞扬此人,总是能在顷刻间扭转局势!明明就是他把那十皇子关进了楚王府,此刻却又表现的十分重诺守信的模样,让别人有苦说不出!

    尤其那十皇子,在听到楚飞扬这般的解释后,差点暴跳如雷,可齐靖元一个眼神,便让那十皇子顿时安静了下来!

    “既如此,那就请楚相辰王退兵,待我们退到城外,自会与你们交换人质!”齐靖元亦是精明之人,深知此刻若是双方交换了人质,怕是对方会反咬一口,届时他们这些人一个也逃不了,倒不如带着这些人质,楚飞扬与江沐辰下手时,亦会掂量着这些贵族背后的势力!

    “好!”可不想楚飞扬这次竟一口应下了他的条件,惹得一旁的辰王微皱起了眉头!

    只是见那大皇子死死的掐着云千梦的脖颈,辰王的双唇微动了下,却始终是没有再开口,同时与楚飞扬同时挥手,让身后的士兵纷纷退开,给齐靖元等人让路!

    “大哥若是累了,不如本太子替你看着她吧!”见大皇子越发用力的掐着云千梦,齐靖元深怕他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的护身符给弄死,一面往前走一面开口!

    而那大皇子却是冷冷的看了齐靖元一眼,随即跟在他的身后往前走去,却始终把云千梦用力的拴在自己的胸前!

    双方人马擦身而过,而宁锋却是突然出手,一柄长剑竟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CHA进了一名杀手的体内,那杀手应声而倒,双方人马立即拔出手中的长剑怒目相向,场面一时紧张了起来……

    “楚飞扬,你居然食言!”齐靖元眯着双目看向楚飞扬,那射出的光芒中含着无限的狠意!

    而楚飞扬却是冷目扫向宁锋,随即冷笑着看向江沐辰,寒声开口“王爷莫要做让本相为难的事情!”

    江沐辰则是一脸的冷静,面对楚飞扬的指责,只是冷淡的回应“相爷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既然要效忠皇上,那相爷也至少要舍弃一些!况且,北齐太子可是北齐的社稷之本,岂能轻易的放走他?即便今日牺牲了这些千金小姐,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楚相似乎忘记这句话的真谛了吧!”

    说着,江沐辰瞬间出手,手中长剑直指齐靖元,双方人马立即陷入异常混战之中!

    而楚飞扬却是面色阴冷的立于一旁,并未让自己的人参与到这场混战之中!

    “保护大皇子先走!”齐靖元见楚飞扬没有出手帮助江沐辰的意思,便立即朝身边的部将下命!

    此次他得到消息时,大皇子已经是启程来往西楚的路上,因此齐靖元只匆匆带了自己身边几百人过来!

    若非他赶来的及时,怕十弟早已落入大皇子的手中,届时十弟的性命怕是比呆在楚王府还要危险!

    可此时大皇子手中的云千梦却是他们的王牌,自然不能让云千梦被楚飞扬的人给夺走,为今之计便只能先让一部分人送大皇子出城,这样才能与外面接应的人碰面!

    而那大皇子听齐靖元竟破天荒的让人保护他,心中便知云千梦的重要,更是把她勒紧在胸前,不让云千梦有丝毫逃跑的机会!

    而齐靖元的分析的确是正确的,楚飞扬确实没有看面前打斗的场面,既然对方已经洞悉了他的想法,那他全部的注意力自然全部都放在云千梦的身上!

    只是在海恬被人挟持的从他身边闪过时,他却如闪电般的出手了,只是一两招的对决,那名杀手便立即倒地,而他肩上扛着的海恬则是再一次的摔倒在地,对此楚飞扬却是一眼都未去看,只是扫了眼身后的侍卫,那侍卫立即上前拉起海恬,把她带往安全的地带,而此时楚飞扬的身影早已是追随大皇子等人而去……

    “放开她!本相饶你不死!”一路追到郊外,那大皇子早前便已经准备好了退路,只见一群人竟没有通过城门直接便出了城,随即便立即跳上备好的白马,准备撤离!

    楚飞扬看着他把云千梦粗鲁的丢在马背上,周身勃然掀起一股风暴,架上箭羽、拉开长、对准敌人,极其冷寒的开口!

    而那大皇子方才已经是见识了楚飞扬的身手,断不会再交出云千梦,一手勒紧缰绳,一手则是使劲的按住云千梦挣扎的身子,掉转马头便往北齐的方向奔去!

    “主子!”而这时,焦大却是快速的牵来一匹战马,楚飞扬拿过焦大手中的长剑,便飞身上了马背,竟单身匹马的朝着北齐的方向追去!

    云千梦见此时大皇子只顾拼命逃跑而无暇顾及她,便努力的想直起身子随后再想办法逃离!

    只是那大皇子的力气甚大,竟只用一只手便死死的压住云千梦的后背,迫使她只能趴在马背上而动弹不得!

    云千梦面朝黄土,看着马儿快速奔跑的速度,想也不想便拔下头上的金簪,使劲的戳向马的腹部,那马儿突然间一个吃痛,猛地停住了脚步,马背上的两人因为惯性的原因身子齐齐往前飞去!

    那大皇子倒好安全些,虽然身子猛烈的前倾,可他拉紧了缰绳,脚上又套好了脚套,并未跌出去!

    而云千梦却是整个身子往前飞去,而这时那停住脚的马儿又疯狂的狂奔起来,眼看着马蹄即将踩到云千梦的身上时,一道黑影如电光火石般的闪过,只见那黑影熟练的从马背上弯下腰,长臂一伸,竟拦腰把云千梦抱到了他的马背上,随即一个翻身把云千梦置于他的胸前,两手同时拉住缰绳,把云千梦困于他的双臂之间!

    而那大皇子见失去了云千梦这个挡箭牌,便立即狠命的CHOU着马身,让原本速度便非常快的马儿更是不要命的往前奔去!

    而这时楚飞扬却是勒紧缰绳停了下来,只见他从马鞍上取下那把大弓,装上箭羽后直直的瞄准那大皇子的背影,快速的射出一箭,直穿透了那大皇子的肩胛骨,可饶是这样,那大皇子的身子却也只是微微摇晃了数下,便又拼命的往前跑去!

    “穷寇莫追,小心有诈!”此刻,追上来的焦大本要去生擒了那大皇子,却被楚飞扬给阻止了!

    尽管这是西楚的境内,可保不齐有人内外勾结,而齐靖元与那大皇子都能闯入西楚,不变说明他们是做了完全的准备的,况且,此事是因为辰王监督不善引起,一切后果也理应辰王一力承担!

    挥退了焦大等人,楚飞扬这才看向云千梦,只觉方才见她坠马的一瞬间,他的一颗心竟是高高的提起,此刻那抓紧缰绳的双手中,还满是冷汗,犹如自己第一次上战场时砍杀敌人后的感觉!

    “容云鹤他……”可云千梦此时却心系树林那边的情况,以辰王方才的举动看来,是宁愿错杀一万也不肯放过一个,这种情况下,在现场的容云鹤便显得十分的危险!

    可这话落在楚飞扬的耳中,却怎么就觉得那么的刺耳呢?

    手心的汗珠渐渐干掉,可楚飞扬的心中却冒起了一股酸气,鼻孔不由得喷着冷气,极其冷淡的回了句“死不了!”便夹紧马腹,带着云千梦往城内急奔而去!

    云千梦见他如此模样,想起方才他在千钧一发之间救了自己,而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却不适感谢,心中稍稍有些愧疚,本想开口道谢,可见楚飞扬故意让马儿跑的飞快,害得她跌进他的胸膛,后背紧贴在他那火热如铁的胸口,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心中那抹歉意顿时烟消云散,两人沉默不语的回到城内!

    “梦儿!”刚刚走进城门,曲妃卿提着裙摆满面焦急的跑了过来!

    云千梦本打算自己跳下马背,可楚飞扬却是快她一步先下了马,随即让最先到达跟前的元冬扶着云千梦下马,自己则是往树林的方向而去!

    云千梦见他没有再开口,目光竟跟随着他的背影,直至楚飞扬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幸好楚相把你救回来了!真是吓死我了!”曲妃卿拉着云千梦左看右看,确定没有受伤后,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表姐,那北齐太子和十皇子呢?是不是都被辰王诛杀了?”收回目光,却突然见容云鹤一脸担忧的立于不远处,云千梦回以浅笑,这才开口问道!

    “哼,辰王有这个本事么?那北齐太子不但救走了十皇子,两人更是逃离了辰王的埋伏,难怪他能出其不意的夺走西楚这么多的城池,果真不容小觑!”曲妃卿微皱鼻头,见家中派人前来接她,便又立即开口嘱咐云千梦“你今儿个受惊了,回去好好休息,改日我再去看你!”

    云千梦点头,心中却是大骇,想不到北齐的太子如此厉害,竟能从辰王的手中抽身离开!

    只是,让云千梦不解的是,明明那十皇子是在焦大的手中,那楚飞扬又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题外话------

    关于加更的回复:宁儿最近在出差,事情特别多,其实偶比亲们更想加更,可是事情太多了,偶要出差4个月,泪奔……

    每日万更已是偶的极限了,请亲们体谅!

    5555,偶每日只能睡4—5个小时,亲们别忘了肉票啊……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changde.ssjzw.com/

北京赛车pk10注册平台www.cnkgl.com,古今说解,都无异之。鞣质中,有可水解鞣质和缩合鞣质,尚有没食子酸、D-酚、6-没食子酰葡萄糖和3,6-二没食子酰葡萄糖等成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江苏体彩网 3d走势图 河南快3开吧 内蒙古时时彩投注 亚洲博彩公司
内蒙古11选5玩法 平特肖吧 北京赛车pk10软件 广东好彩1那个网站出售 河北福彩排列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