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楚王妃> 第六十九章 海王府内堪比皇家
    “小姐,外面雨大,湿气重,小心着凉!”都说春雨细如丝,下起来也是绵绵不断颇有一番情味,可今日的雨却与夏日的倾盆大雨有得一比,稍稍推开木窗一角,便见外面的雨水快速的灌进了屋内!

    慕春生怕云千梦又感染了风寒,便快速的关上木窗,扶着她走到桌边坐下,随即又拿过干净的帕子,小心的替云千梦擦去手上被溅到的雨水,生怕她淋了雨再病了!

    这段时间,大小姐先是头部受伤,现在又是脚部受伤,真是没有一刻离开过药罐子,让慕春好生的心疼,因此才愈发的从平日的生活细节中小心伺候,生怕云千梦又病着了!

    云千梦看着慕春把自己当作玻璃娃娃一般的捧在手心,心中划过暖意,心情顿时大好,狡黠的眸子微微闪动,眼中含着笑意的直直盯着慕春打趣道“还是我的慕春贴心仔细,不知将来哪家的儿郎有这个福气把你娶进门!”

    慕春不想云千梦竟拿自己开玩笑,雪白的脸颊顿时浮上红霞,双脚就地顿了几下,双手无措的捏着手中的帕子,嘟着红唇埋怨道“小姐就会寻奴婢的开心!奴婢才不要嫁人呢,奴婢只想着一辈子都伺候着小姐!嫁人有什么好的,若是识人不清,奴婢怕是要呕死!”

    说完,慕春只觉云千梦双目晶亮的盯着自己,那双弯芽儿似的眸子中尽是促狭的笑意,慕春这才发现自己说的似乎有些过了,有些本不应该是她这种未出阁的姑娘家该说的话,一时有些恼羞成怒,再也不理云千梦,径自拿着帕子跑出内室!

    可云千梦却在她离开后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把慕春的话在心中细细的思索了一番,心中更觉那些千金小姐可怜!

    连一个丫头都明白的道理,可那些小姐却丝毫没有领悟过来,整日参加那些所谓的宴会,也只不过是为自己寻找未来的夫婿,岂止那些身份高贵的公子哥,又只会有一个妻子?一切均不过是家族中的联姻,他们不过是长辈们手中的棋子罢了!

    “小姐,慕春怎么不再跟前伺候?这丫头,愈发的没有规矩了!”这是米嬷嬷快步走了进来,此时她身上不见丝毫的湿气,可见方才进来时已在外面弹掉了身上的雨水,免得把湿气带进内室过给云千梦!

    “嬷嬷可别怪她!是我闲来无趣逗弄了那丫头几句,那丫头害羞躲起来!”云千梦抿嘴一笑,推了一杯热茶给米嬷嬷,让她去去身上的寒气!

    米嬷嬷见云千梦神色轻松,便也是放下了心,又见她如此的体贴自己这些下人,心中更加的忠心于云千梦,不等自己喘口气,便低声说道“老奴已让盼兰与她的家人见面,并想她保证定能保全她家人的性命!盼兰顿时对大小姐感激不尽,还把最近苏姨娘的动作告知了奴婢!”

    闻言,云千梦面色浮上一抹讥笑,反问道“难怪苏青最近安静了不少,想不到竟是私下动作了起来!不过,就最近父亲往后院跑的次数来看,苏青离失宠也不远了,如此的挣扎不过是强弩之末!”

    米嬷嬷认真的听着云千梦的分析,甚是赞同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接着开口“可小姐别忘了,苏青的娘家也不差!她那大哥如今是刑部尚书,二哥可是漕运使!两人官居要职,可也是不容小觑!若她与娘家哥哥联手,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云千梦已是从米嬷嬷的话中听出了倪端,便笑着问着“嬷嬷,有什么坏消息吗?不用为了让我容易接受些便说这么多,我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呢?”

    见云千梦如此敏锐,米嬷嬷心下暗叹,便把从盼兰那听来的全数说了出来“苏姨娘打算今晚便把盼兰送给刑部尚书做姨娘!想必这是拉拢刑部尚书的手段!若他们兄妹联手暗中对付小姐,那可是防不胜防!”

    云千梦听完却是浅浅一笑,想不到苏青已是黔驴技穷,自己对付不了她,竟还要搭上娘家!

    不过,现如今她的身后可不止太后与辅国公府,若她受到什么伤害,怕云玄之第一个便会要了苏青的命!

    只希望苏青想清楚了再动手,否则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嬷嬷,告诉盼兰,我不会让她难做,也不会让她背弃旧主!只需要她夺得苏源的宠爱,搅得苏家后院不得安生,让苏源无心关注苏青便可!”淡淡的开口,云千梦双目中射出一抹幽暗之光,让人捉摸不透她此刻所想!

    米嬷嬷见云千梦丝毫不受影响,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便知自家小姐心中定是有了主意,立即点头应下,便转身出了内室!

    而此时害羞完的慕春则又走了进来,只见她对云千梦福了福身恭敬道“小姐,逐乐行的掌柜来了,根据您的叮嘱,带了几样乐器过来!”

    云千梦则是点了点头,随即站起身抚了抚微皱的裙摆,便在慕春的搀扶下来到偏房,只见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正坐在位置上喝茶,见她进来立即搁下茶盏站起身,朝云千梦行了一礼,笑道“民妇朱氏见过大小姐!”

    云千梦见她举止大方,又瞧她长相秀美,自由一番成熟自信的气质,与那些养在深闺只会论人长短的贵妇迥然不同,心下一时好奇,想不到这西楚竟还有如此特别的女子,真是出乎她的意料!

    而那朱氏亦是第一次见到这相府大小姐,只觉她与平日街头巷尾所流传的并不相同,心下也十分的好奇,便也趁着云千梦打量她的时候把云千梦也看了个遍!

    只见这相府大小姐看似柔弱,只是那双黑眸却是闪着无比坚毅的光芒,一看便知是心性十分坚强的女子!而此时云千梦端坐在上座,周身隐隐的萦绕着一股恬静贵气,即便是没有开口说话,亦是让人无法忽视,真正是豪门千金,让阅人无数的朱氏眼中一亮,心下竟把这相府大小姐与海王府的恬郡主比较了起来!

    “今日让朱掌柜来相府,便是想挑几件乐器!不知朱掌柜有何高见?”收回目光,云千梦淡笑开口,眼中尽是和煦笑意,不见丝毫大家小姐的高傲!

    朱氏不禁被云千梦唇边那抹笑花所吸引,半饷才收回眼神,半低着螓首恭敬回道“不知大小姐擅长什么乐器,民妇才可为小姐挑选!”

    闻言,慕春有些担心的看向云千梦,不知为何她家小姐为何突然要购入乐器,毕竟,据她所知,她家小姐可从未学过任何乐器,那苏姨娘为了让二小姐压过大小姐,可从未给小姐请过乐师!

    云千梦此时却是自座位上站起身,款款走下首座,来到房中放着的几件乐器上,素手轻抚古琴的琴弦,又转而捏转琵琶的音弦,一串行云流水的音律便回荡在屋内!

    看似是随手拂过,可行家的朱氏却眼尖的注意到了云千梦的手势,嘴角的笑意更浓,便走上前殷勤的介绍着“大小姐好眼光,这把古琴取名绿绮,您看它琴漆有梅花断,其琴音透澈、外形美观,是不可多得的好琴!而把琵琶是用整块完整的紫檀做背料,山口、六相、凤枕的用料则是象贝,您且听它的音强而洪亮并富有金石音色,是够琴者的首选!”

    云千梦见朱掌柜介绍了半天,便也赏脸的拿起那琵琶抱在怀中坐下,随意的弹了‘尖’‘堂’‘松’‘脆’‘爆’五个音,果真如朱掌柜所言,这把琵琶音色尚好,也不枉朱掌柜如此大力的推荐!

    可云千梦今日请来京都最大乐器行的朱掌柜,购买乐器却是其次,把手中的琵琶交给慕春让她放好,云千梦笑着开口“逐乐行的乐器均是名家出手,自然是好的!千梦只是近日想起来想学点乐器,还请朱掌柜介绍一番京中小姐之间都流行学习哪种乐器,也好让千梦与她们有共同语言!”

    朱掌柜则是精明之人,云千梦话一出口便知她的意思,加上云千梦从方才便放低了身段与她这商贾之人闲聊,倒显得与那些千金小姐与众不同,便也乐意说些别家小姐的情况“咱们京都最有名的才女,便是海王府的海恬郡主,她那一手古琴,可谓是出神入化,就连当今圣上也赞不绝口!其后便是翰林院掌院学士家的管小姐,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也是弹得一手好古筝!其余的名门小姐,也颇是喜欢古琴与古筝,因此逐乐行卖的最好的便是这两样乐器!这把绿绮便是今日刚刚购进的,大小姐巧了,便遇上了!”

    云千梦静静的听着她的叙述,眼中总是带着浅淡有礼的笑意,又在朱掌柜极力推荐那把古琴时适时的看了下,随后点了点头,对朱掌柜开口“有劳朱掌柜!这绿绮与琵琶都留下吧,慕春,把银票交给朱掌柜!”

    朱掌柜见云千梦一下子买了两件逐乐行顶级的乐器,脸上的笑意更浓,便状似无意的再提了一句“海恬郡主最拿手的便是《十面埋伏》!”

    云千梦笑着点头,让慕春把已经点好的银票交到朱掌柜的手上,可朱掌柜却是笑而不接,随即开口“方才相爷已是交代了民妇,让小姐好生的选乐器,让民妇一并去帐房支领银子!”

    闻言,云千梦便让慕春退回自己身边,让白梅送朱氏离开后,这才命丫头们把两件乐器搬回内室!

    慕春见云千梦花大价钱买了两件不会用的乐器,心中不解,有些犹豫的开口“小姐,还有几日便是海王府相邀之日,您这是打算练习琴技吗?”

    小姐有这份心确实不错,可哪有几日便能练就高超琴技的,这让慕春心中担忧不已!

    而云千梦却是抿嘴一笑,眼中划过一抹自信,与这个时代的大家闺秀相比她虽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好歹在童年父母还活着的时候,也是被母亲逼着学了几样乐器,虽不是精通,但只消选好曲目多多练习几日,定也不会在海恬的面前丢丑!

    而方才自己也已从朱氏的口中得到了不少的消息,既然海恬擅长古琴,那自己便选用琵琶,既能避开两人撞车,也能让别人少些比较!

    不得不说,自己这次只能取一个‘巧’字,否则凭着这几日的时间,断是不能造就一个与海恬相提并论的京都才女来!

    双手有些感触的浮上那琵琶的琴弦,云千梦眼中不禁浮现当初一家四口温馨的场面来,只是物是人非,父母被毒枭误杀,自己与姐姐相依为命,自己发誓定要找出凶手,却不料命丧黄泉,又来到这个阴谋不断的时代,真真是造化弄人!

    手中划出一流串的音律,流畅娴熟的动作让一旁的慕春惊呆了双目,竟不知她家小姐何时练就了这么厉害的乐器!

    五日后,海王府喜宴!

    知道云千梦即将出门,可老太太这几日正在气头上,便只是遣了芮嬷嬷过来叮嘱了几句,其他的几个姨娘小姐,也只有柳含玉与云嫣起早过来向云千梦请了安,把路上所需的物件准备好,送了云千梦到相府花园便没有再往外走!

    “梦儿,在海王府中谨言慎行,切不可强出头!但也不能被人压着,别忘了,你可是相府的大小姐!”这一次,云玄之倒是侯在迎客厅,见云千梦出来便立即来到女儿的身边,苦口婆心的分析着利害关系!

    云千梦则是一副受教的模样,听着云玄之的教导,时不时的点一点头!

    “米嬷嬷,可有另准备一套衣衫让大小姐换着穿!”这是云玄之几日前便交代下来的事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今日是相府请宴!

    只不过,云千梦却是为了以防万一,便让米嬷嬷多带了一整套的衣衫首饰,免得到时候出了意外让人瞧了狼狈!

    “相爷放心,老奴已按照相爷的吩咐准备妥当,定会照顾好小姐!”米嬷嬷立即上前,低声回话!

    云玄之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可想起寿宴上海恬对云千梦的态度,眉心处依旧有些担心,毕竟当日海恬在辅国公府内都如此嚣张,今日梦儿进入她的地盘,还不知会出现怎样的状况!

    如此一想,云玄之立即对一旁的刘护卫沉声命令“务必要保护好大小姐!”

    刘护卫本就因为上次的事情对云千梦心生敬佩,此次相爷把护送小姐的事情交给他,自己自然是会竭尽全力,立即单膝跪下,严肃的答了声“是!”

    云玄之还想再嘱咐云千梦一些事情,可此时已经到了相府门口,而除去相府那宝蓝车顶的马车外,竟还多了三辆马车!

    一辆暗红车顶,车身印着‘容’字!

    一辆橘黄车顶,车身赫然印着‘楚’字!

    而最后一辆马车前则见曲长卿骑着白马侯在相府门口,一只嫩白小手此时挑开车帘,一张如芙蓉花般的笑颜顿时印入众人的眼中,只听见一道清脆悦耳如珠玉的声音朝着云千梦欣喜的喊道“梦儿!”

    云千梦直接掠过容府与楚王府的马车走到辅国公府的马车前,对曲长卿微微福了福身“见过表哥!”

    曲长卿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在看向云千梦时,眼中的神色微闪了下,随后柔和了目光,点了点头!

    云千梦随后看向向自己招手的曲妃卿,转身看向云玄之,只见云玄之点了点头,吩咐米嬷嬷等人把云千梦的东西搬上辅国公府的马车,随后嘱咐刘护卫好生跟在后面保护云千梦,这才看向曲长卿,笑道“这次倒是劳烦长卿护着梦儿了!”

    曲长卿对云玄之没有好感,却碍于云千梦的情面,微点了点头,见云千梦上了马车,便让车队启程!

    而容府与楚王府马车内却无人出来,只是在辅国公府的马车启动时,两家的马车并排跟在其后,场面一时显得有些诡异!

    “那两家是怎么回事?”曲妃卿早已是注意到容府与楚王府的马车,这几日也是听到了不少的议论,一时好奇,便笑着问道!

    而云千梦却是耸了耸肩,有些无奈道“表姐想必都已是知道了,又何必来问我!”

    曲妃卿见云千梦不肯老实交代,便嘟着双唇,沉下面色难过道“对我也隐瞒,好没意思!”

    云千梦见她这小孩模样,已是没忍住笑出了声,便苦着脸摇了摇头回道“两府只是因为我受伤送了些礼品过来,表姐可是想多了?我还正想问,前几日海王妃为何去侯府?难道是看上表姐了?”

    原是开玩笑的话,却不想曲妃卿却突然沉寂了下来,一脸的苦楚,顿时握住云千梦的手,不开心的说道“梦儿,不瞒你说,那海王妃确实是为了她那小儿子的婚事而来的!只是,你也是知道海恬郡主的厉害的,我若嫁过去岂有好日子过?”

    说话间,曲妃卿已有方才开朗的少女变为愁苦不堪的少女,细致漂亮的眉毛如打结般的紧皱在了起来!

    而云千梦却深知曲妃卿心中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否则那握着自己双手的手岂会微微的颤抖起来!

    更何况当年海王府选址建造王府时,海王为了显示出自己的与众不同,竟是选在京都名山明阳山上,明阳山海拔一千多米,海王府取半山腰而建,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这还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若曲妃卿真嫁进去,将来若是受了委屈想回娘家,那也是找不着路的!

    如此一想,云千梦只觉这海王府此次的提亲别有用心,京中不乏身价比曲妃卿还高的名门淑女,可他们为何独独看中了表姐呢?

    “不知老太君与舅舅是如何回复的?”云千梦反手包住曲妃卿的,细心的安慰着她!

    说到这个,曲妃卿倒是松了口气,面色微微好转“老太君当场并未答复海王妃,说要好好的考虑一番!那海王妃也并未多加为难,倒是给辅国公府考虑的时间!可这件事情一闹,还有哪家的公子会娶我?那岂不是与海王府为敌吗?就连皇上,为了君臣和睦、朝堂平静,也断不会为了这种事情为我出面的!这次海王世子喜得麟儿,海王特意派了手下大将亲自把请帖送到辅国公府,老太君与爹爹心中不放心,怕中途会出意外,便让大哥护着我一同前去!”

    如此说来,云千梦便对曲长卿同行有所了解,却也十分欣羡他们的兄妹之情!

    而他们帮助自己甚多又是自己的亲人,云千梦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曲妃卿受委屈,便眼含坚韧道“表姐放心,梦儿定会护在表姐身边!”

    曲妃卿见她如此,心头一暖,点头淡笑!

    说话间,马车已是行驶出闹市区,朝着海王府所在的阳明山而去,由于路途较远,众人寅时便动身,此刻一路颠簸了近半个时辰,所有人的脸上都有了些倦意,云千梦单手挑开车帘,只见外面灰蒙蒙的一片,想必是晨雾所致,只是比之白日的清晰,这薄雾却是沁人心脾,让人精神顿时一振,方才产生的倦意也渐渐消散,而远处一抹淡黄的朝阳正沿着地平线渐渐升起,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照耀着大地,想必过不了多久,这些薄雾便会消失无踪!

    而前方领头的便是一身贵公子打扮的曲长卿,且看他腰背挺直的坐在马背上,双手紧紧的抓着缰绳,神色间尽是小心翼翼,不难看出是一个好哥哥,一时让云千梦想起那被苏青溺毙的弟弟,他若是活着,不知是否也会向曲长卿一般保护自己的姐姐!

    而当日苏青溺毙男婴的事情,不知云玄之是否知晓,尽管云玄之不满意与曲若离的婚姻,但对于期盼能有香火的他来说,不知是否下得了手杀害自己的亲儿!

    曲妃卿见云千梦径自盯着车外发愣,便也凑过来看过去,见自家大哥尽心保护自己的模样,心中一阵感动,目光却又往后看去,只见那两府的车队正并排跟在自家马车之后,而两家的家奴均是一副相互不待见的模样,倒是让曲妃卿一时放下心中的事情,笑了出来“倒是不知楚王爷与陈老太君竟是老顽童一般的长辈!你瞧他们家奴的模样,倒是让人只觉好笑!只是,为何方才不见二老出来相见?”

    云千梦听到曲妃卿的描述,又想起前几日在百顺堂的一幕幕,不禁莞尔一笑,随即放下车帘,淡然道“早上雾重,老人家身子要紧!况且,哪有让长辈出来见晚辈的道理!”

    只不过,以楚王与陈老太君半句话便要互相暗讽的行事作风,这么半天都不见他们有所行动,云千梦倒是怀疑那两辆马车中是否有人!

    “妃儿、梦儿,马车即将上山,你们可坐好了!”这时,车外传来曲长卿的提示声,曲妃卿立即回了句是,便与云千梦小心的扶住车内的扶手,免得到时候跌出马车出丑于人前!

    而此时,马车竟突然加速,一阵狂奔后,马车猛然被什么东西撞到,骤然间剧烈的晃动了几下,随后众人便听见外面传来箭矢划破长空的声响,随即听到一声野狼的哀嚎声,一股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渐渐的透过厚实的车帘传进马车内,引得曲妃卿与云千梦顿时皱了眉,不知为何在前往海王府的山路中会出现野生的动物?

    按理说,这虽是山中,可毕竟海王府身份地位不一样,这条通往海王府的道路早已是官道,又岂会像羊肠小道一般出现这样的情况!

    况且,今日本就是海王府宴请各府小姐公子的好日子,为何事先没有派人清除干净路道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

    云千梦与曲妃卿相视一眼,均是读懂了对方眼中的怀疑!

    两人也终于明白方才曲长卿为何让她们坐好,怕外面的他早已察觉出了异样,又怕自己太过明显的提醒会让敌人知道,这才改为暗示!

    “没事吧!”外面传来曲长卿略带关心的问话!

    云千梦扶着身子略微坐歪的曲妃卿做好,随即对着车外轻答了声“没事!表哥可有事?”

    幸而这次两家合二为一,云玄之又不放心的派了刘护卫跟着,若此时曲长卿受伤,好歹还有刘护卫!否则单独行动的话,岂不中了敌人的圈套!

    “我没事,大家都没有受惊吧!”这是曲长卿此刻担心的,毕竟老太君与父母把妃儿梦儿交给他,若两人出事,他这个做人哥哥的着实会悔恨至死!

    “尚好!还请表哥小心应付!”为了让曲长卿安心,云千梦声色镇定道!

    而这时,外面响起车马赶来的声音,想必是是容府与楚王府的家奴见前面发生了事情纷纷围了上来,不过,这样一来,倒是安全了不少!

    不管今日这件事情是经谁的手想让辅国公府出丑,此时有了两府相助,想必狂妄如海王,动手前定也会思量一番!

    果真如云千梦所猜测的一样,后半段的路程则显得顺当不少,行至一个时辰后,马车进入海王府,又前行了半个时辰,这才真正的到了海王府的大门口!

    云千梦细细的算了算时间,竟发现这海王府堪比皇宫,甚至比皇宫还要大上许多倍!

    毕竟上次自己进宫面见太后,那可是坐着软轿才行至半个时辰!

    可这才从海王府的大门行至主屋的半个时辰,可是坐着马车的,其两者的脚程岂能一概而论?

    “这阳明山三面环山,海王住在这里,倒也不怕宵小之辈偷袭!”这时,曲妃卿一句无心的话,却是点明了云千梦萦绕心头的疑惑!

    是啊,三面环山,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真是易守难攻的好地方!

    此时,曲长卿已是下了马,亲自走到马车前掀开车帘,仔细的看了看里面的两个妹妹,见她们神色镇定,提了一路的心便放了下来!

    正在众人下马车时,从大门口走出海王的管家,只见那管家接过刘护卫递上的请帖后,即可向几人行礼道“见过小姐公子,几位里面请!”

    说着,便把曲长卿、曲妃卿与云千梦迎进王府,而刘护卫因为身配长剑而被阻拦在外,跟进去的只有曲妃卿的四个贴身丫头与慕春!

    而众人跨进海王府的大门口,却被里面的景色所吸引!

    不得不说,这海王虽是武将,可也是个懂得享受的人,这王府中的一草一木均是取自天然,就连那假山也是保留了阳明山的特色,除去在此建起的亭台楼阁,其余实物均是保留了大自然的精粹!

    比之皇宫的御花园,岂是高出了一两个档次?

    就是不知玉乾帝若看到这幅情景,心中会做何感想!

    那管家话语不多,只是领着几人继续往里走去,穿过偌大的前院,便见一座精致辉煌的宫殿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那一砖一瓦均是琉璃黄,竟与皇宫的砖瓦色彩相近,如此的大胆,看来这位海王也是一位不安现状之人,只不过他权势过大,又住在这悬崖陡峭之中,想必言官们也不曾亲眼见过这等僭越的景象!

    正在众人心中猜测不已时,从内走出一位身穿浅米分宫装的女子,那管家见来人立即恭敬的行礼“见过周侧妃!”

    几人顺着管家的话看去,只见这位侧妃三十出头的模样,却是保养的十分仔细,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六岁,皮肤细腻白皙,略带丰腴,颇有大家之风!

    见着两位小姐一位公子,周侧妃立即笑脸迎了上去,开怀的说道“想必是辅国公府的大公子与大小姐,以及相府的大小姐吧!方才我们王妃娘娘还在念叨诸位,不想竟来了!”

    见状,曲长卿等人立即见礼,那周侧妃笑着受了他们的礼,便打发走管家,亲自带着三人走向今日的宴会现场!

    “公子小姐一路舟车劳顿,一会便先简单的用些茶水点心!待其他府的小姐公子到齐,宴会便会准时开始!”那周侧妃脸上总是带着热情的笑意,说话间语气柔和温顺,表面看上去却是个极好相处的人!

    不过,能做雷厉风行的海恬手下生存下来的人,想必也不是泛泛之辈,这让曲长卿等人心中的弦一刻也不曾松动过,均是一副恭敬有礼的模样,免得被人寻了错处!

    众人走过长长的九曲回廊,一座圆形拱门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那拱门正上方写着‘随意园’,苍劲有力的草书显示出题字着的书写功底!

    “王爷真是好书法!”这是,曲长卿淡淡的开口!

    周侧妃见有人识出这是海王的字迹,眼中划过一次错愕,随即抬眸看向曲长卿,虽见他面色淡然,却玉树临风的模样,眼底不禁有些赞许,便笑着开口“多谢公子赞美!王爷若是听到,定会开怀!”

    只不过,曲长卿如此开口却并非巴结海王,而是适时的提醒身边的两个妹妹,且不可因为海王是武将出身,便忽视了他在文学上的造诣!

    云千梦与曲妃卿心领神会,两人相视一笑,便跟在周侧妃身后进了‘随意园’!

    而此时,已有不少的小姐公子在此等候了,见着是海王的周侧妃,众人纷纷起身行礼!

    见到这样的场景,云千梦三人这才明白,恐怕只有他们三人是周侧妃亲自领过来的,这里面是否有其他的深意?

    而周侧妃则是在把他们三人领过来后便借口有事要忙,暂且回避了!

    她这一走,方才看到这一幕的那些小姐公子的眼神便有些排斥了!

    尤其是对于云千梦,明明是相府中不得宠的小姐,又被辰王退了亲,可今日却沾了辅国公府小姐公子的光,让海王的爱妃亲自带路!

    而他们在家时可是各位长辈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却只落得只能由海王府管家带路的命运!

    一时间,‘随意园’中暗潮汹涌,各种不善的眼神均是射向云千梦,而曲长卿自是不能让自家的人受辱,颀长的身躯往两位妹妹身前一当,三人在较远处的圆桌旁坐了下来!

    只不过,仍有不知死活的往上撞,今日没有辰王在身边监督,那元庆舟便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冲到云千梦的面前,毫不避嫌地便要坐在云千梦的身侧,而曲长卿却是身形一闪,直接把元庆舟搁在五米之外,冷眸直直的盯着元庆舟,寒着声音道“元公子自重!海王府岂是你能放肆的地方?若被辰王知晓了,元公子想必是知道后果的!”

    元庆舟不想今日没了辰王,却又冒出一个曲长卿,心中顿觉恼火,便仗着有元德妃做后盾粗着脖子对曲长卿吼道“曲长卿,你给我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众人见这边有好戏可看,均是噤声睁大眼盯着元庆舟与曲长卿,心中不免有些鄙视元庆舟不分场合的胡闹!

    元庆舟本想把事情闹大,可却见曲长卿只顾看着他的身后,便以为曲长卿怕了自己,心中不免有些小得意,又开始吹嘘道“你今日若是行个方便,小爷我不会忘记你这份好的!”

    曲长卿早已知晓元庆舟打算对云千梦图谋不轨,但为了云千梦闺誉着想,并未接他的话,免得到时候事情明朗化,众人又再诟病云千梦,而他岂能让元家的人三番两次的伤害云千梦,届时老太君也定不会饶了他!

    只不过,此时见那渐渐走进元庆舟的人,曲长卿倒是放下了心,便不再理会元庆舟,径自走回自己的座位!

    元庆舟此时还以为自己的软硬皆施起了作用,一时得意洋洋,又见今日云千梦少有的盛装打扮妙不可言,恨不能立即扑上去,可当他迈动步伐时,却发现自己的衣领被人拽住,心中勃然大怒,一边转头一边大声骂道“哪个不长眼的敢拦住小爷,看小爷不废了他……”

    可印入眼帘的却是辰王那冷漠至极的面孔,一时吓傻了元庆舟,双手双脚均是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口气徒然下转,哭丧着脸向江沐辰求饶“表哥…你…你怎么在这?”

    该死的,茗星不是说他这个表哥朝中有事,要晚一个时辰到的吗?

    “来人,护送少爷回韩国公府!”可江沐辰却是丝毫不理会元庆舟,直接把他丢给身后的侍卫,冷声下命!

    可怜那元庆舟还来不及求饶便被那侍卫迅速的带离现场,而江沐辰却是一脸寒霜的走向始作俑者云千梦!

    曲长卿与曲妃卿见此次换做是江沐辰,眼中同时筑起防备,双眼紧紧的盯着渐行渐近的江沐辰!

    而云千梦却是淡笑的看向辰王,直到江沐辰站定在她面前不足半米时,更是款款起身,优雅福了福身,浅声道“臣女见过辰王爷!”

    江沐辰见她如今如此落落大方,而自己却对她似有放不下之意,心中一时涌上怒气,那双方才还算冷静的眸子中竟浮上一抹愠气,带着一丝讽刺道“你倒是坐得住!”

    闻言,曲长卿曲妃卿心中顿时大怒,辰王话中不免有嘲笑云千梦的意思,暗讽她既然被退了婚,竟还有脸出现在这等宴会上!

    可辰王为何不细想,让云千梦差点身败名裂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而他此刻竟对一个弱女子出言歹毒,可见此人真是没有风度可言!

    可云千梦听完他的讽刺后,脸上的笑容依旧,就连眼中亦是染上浅笑,随即盈盈接话“王爷坐得住,臣女自然能够坐的稳!”

    辰王脸色顿时一变,那本就如冰霜一般的神色更加的凌厉,狠狠的瞪了云千梦一眼,而此时曲长卿却是站起身,挡住了他的瞪视……

    而着花园中发生的小插曲,却是尽数的落在不远处楼阁上的两人眼中!

    “恬儿,她就是相府的云千梦,果真不是简单的角色!”一道轻柔的声音响起,带着点点威严!

    “那又如何?她今日能来,但未必能走出海王府!”海恬自负高傲的声音重重的响起!

    “那么一个美人要是没了,岂不可惜?我倒是觉得她比辅国公府的曲妃卿有趣的多!”而这时,一道带笑的男声穿进两名女子的对话之中!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ljaie.jtnvc.cn/

北京赛车微信信誉群www.cnkgl.com,四、乌鲁木齐5·22暴恐案在北、上、广和江苏网民中传播最广从事件传播的区域分布上可以看出,北京、上海、广东、江苏的网友对此事件最为关注。疮痈肿毒、烫火伤、蛇伤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白小姐点特 七乐彩出过同期号码 pk10最常用的两期计划 广东11选5杀号软件下载 投注比例
广东11选5定位胆怎么玩 腾讯分分彩输死多少人 贵州11选5走势图遗漏 辽宁11选5中奖金额 天天娱乐城